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72
    似在冰窟窿里呆了好久一般,寒气都快噬心了。

     “开药。”寒气?寒冰洞难道真的对人类有这样大的伤害?

     “这位爷,请付诊金吧。”虽然他很凶,但是他们小本生意,概不赊欠。

     “……你先开药,我稍后取来给你。”钱,这个人间最肮脏的东西,他怎么会有,看来得去找财神借点了,真是麻烦死了,这个情还得他浑身不爽。

     “主,成功了,拓跋撤已经知道那女人怀有身孕的事了。”

     “恩,日子算得准么?差几日就前功尽弃了。”

     “要不让老夫去替代那个御医?”

     “这样把稳点,去吧,让他在喜悦了多沉浸下再说。”

     “遵命!”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神的迷惑“天啊,闊影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财神诧异的望着踢门而入的男人,他脸色苍白,浑身冒汗,狼狈不堪。

     “少罗嗦,给我钱。”伸手他就像个拦路抢劫的人,更加让财神张大了嘴,他没听错吧,这个无视一切的常世神居然来他这里抢钱?

     “呃,冥君阁下,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药神那看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他要真抢,他还不是他的对手。

     “废话,不给我就要动手了。”皱起眉,闊影不悦的冷哼,幽冥刀在手中成型。

     撼“啊,别激动,别激动,要多少?”这人还真不客气,财神无奈的问。

     “……看个病要多少钱?”皱起眉,他忘记问那个老家伙要给多少诊金了。

     “十两就够了。”财神小气的说。

     调“给我一千两。”想了想,闊影冷声吩咐。

     “啊?真的十两就够了。”心痛他的钱啊,财神凄惨的说。

     “不想给?”皱眉,看病要十两,那么他还得让女人住的舒服点,不能再会寒冰洞了,剩下的钱就用于吃住吧,反正这些开销到时候要和那该死的卡修斯报账。

     “不是……只是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一千两啊,人间一辈子能见到一千两的有几个?

     “……”耐性告尽,闊影毫不留情的一刀挥去。

     “啊,我给,我给还不行么?”颤巍巍的递上一千两银票,财神那个郁闷啊。

     “记住,帐算在卡修斯头上。”一把拿过银票,闊影头也不会的走了。

     “智慧神?”又是一个他惹不起的人,虽然比起阴暗的常世神来说智慧神要温和得多,但是熟悉他的都知道,闊影冷,冷在面上,而卡修斯却是典型的笑面虎,冷在心底,随时让你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卡修斯的后盾是造物神,他特定要不会来了,一千两看个病,他好奢侈哦!

     “冰睫快跑,跑啊……”噩梦纠缠着古冰倩辗转反侧,即便烧已经退了,依然满头大汗痛苦不已,当闊影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一时竟起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但是非常不舒服,他皱着眉将眼瞪向旁边打着盹的大夫。

     “她为什么还那么难受?”怒气冲冲的质问直把快被周公召唤去的大夫吓了个跳,他惊魂未定的回头就看见一双紫色深邃的诡异妖瞳,更是吓得差点心脏暴毙。

     “说,她为什么还那么难受?你没给她医治么?”不耐烦的再次询问,闊影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没有啊,这位爷,小的已经给她用了针也喂了药的,而且姑娘的烧也都退了。”不敢提钱,好在他不是势利眼不是非见钱才做事的人,否则今日恐怕死在这里了。

     “……拿着钱滚出去。”走到榻边抬手捂上古冰倩的额头,感觉到适度的体温,脸上才放松了些,拿出十两银子转身放在大夫面前。

     “呃……十两……”太多了,这点小病不过几个钱,大夫老实人,不敢拿多,有些犹豫。

     “不够?”吝啬财神,居然敢骗他,闊影皱眉,不悦的想多从腰间抹点银子出来,却吓坏了老大夫,以为他要拔剑。

     “不是不是,够了够了,您忙,小的先下去了。”天啊,虽然一大笔银两算压惊,但是她老命都快吓掉半条,也不知道他这银两干净不干净,到时候别惹祸上身,不放心的抬眼望去,只见他高大的身影立在床前,不觉叹息,多漂亮的姑娘啊,咋摊上这么个男人?像个索魂恶鬼一般,吓死人了。

     “该死,既然烧退了,为什么还这么难受?”他还是比较喜欢面对盛气凌人的她,耍着把戏的想逃开他,而不是这样奄奄一息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她。

     “冰睫……不要……”古冰睫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她面前,古冰倩吓得猛然惊醒,头撕裂般的痛,浑身虚脱,口干舌燥,她怎么了?好像经历了一场生死一般。

     “醒了?”冰冷的声音令她暮然回首,只见一双透彻心扉的紫直入心底,她恍惚了,一时呆愣住,感觉心快从口中跳出一般,是因为病了虚弱导致的吗?

     “咳咳,水……”轻咳两声,她张嘴才发现声音是那般沙哑难听。

     “喝吧。”一杯茶温温的递到她手里,她不解的望着他,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神么?什么时候那么体贴的.?

     “我怎么了?这里是哪里?”总是缓过一口气来,古冰倩沙哑的问。

     “你忘记了么?在寒冰洞中晕倒了,一直叫冷,我带你来看大夫。”皱眉,她自己病成这样居然都不记得,却牢牢记住别人的死活,这个女人,真是很让他费解。

     “哦,我真的病了啊,谢谢你带我来看大夫。”这人还真不能装病,一装就成真的了。

     “……是我不好,不知道那种寒气对你身体有这么大的害处,对不起。”即便是神也不能随便伤害生命,除非她们罪有应得,所以闊影的道歉是很平常,却吓到了古冰倩,那种不可一世,沉默少言的男人居然说对不起?

     “你说什么?我不懂……”她是不是并重产生幻听了?

     “我说,你会晕倒是我的疏忽,对不起,我会注意的。”见到她张口结舌的表情,他眉头皱得更紧,人类真是让人觉得百思不得其解,特别是眼前这一个。

     “哦,如果你觉得内疚就放我走吧,我必须回到古冰睫身边,求你了。”趁着他现在不正常,古冰倩马上要求。

     “不行,你都这样了,就是我放了你,你又怎么回去?”她都不为自己着想的吗?那个人对她就那么重要?

     “只要你放了我,其他的我自己会想办法。”

     “你好好休息吧,明日跟我搬到客栈去住。”转身避开她祈求的眼,闊影觉得自己开始动摇了。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苍狼之死“孤说了不准就是不准……”拓跋撤烦躁的对着床上望着他眼泪汪汪的小女人咆哮。

     “可是倩是我最好的姐妹,她现在失踪了,苍狼也生死不明,比苍狼还厉害的人将她带走了,她会有危险的。”古冰睫急死了,但是拓跋撤就是不让她下床,不让她去找古冰倩。

     “孤知道,孤已经派出很多人去找她了,你就乖乖在床上安胎。”没有回转的余地,他可不会随她去胡闹。

     “但是已经好多天了,什么消息都没有……”她也不是想自己去找,只是想去看看柯瑟大夫,看看他有没有醒,知不知道古冰倩去哪了。

     撼“启禀帝君,黑冥求见。”就在拓跋撤几近抓狂的时候,黑冥来了,她还是一身黑衣,散发着黑暗的味道,让古冰睫非常不喜欢。

     “参见帝君!”微微行礼,优雅而高贵。

     “什么事。”拓跋撤的声音缓和下来,虽说不上温柔但却不再生硬,古冰睫心里顿时一紧,眼神不悦的望着两人,他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和除她以外的女人说过话,那个黑冥,原来不是因为阴沉而找人厌恶,是女人的直觉?

     调“帝君,有人遮盖了圣女的气息,而且是非常寒冷的感觉,我实在无法知道她在哪,那种感觉很陌生。”皱着眉,她也第一次感觉到那种冰冷的寒意,还有死亡的气息,好像黄泉往生国的味道,难道她已经死了?那为什么,她的生命体还是正常的?

     “是什么人?蛇族的人吗?这个世间能有这样能力的人,除了上官无尘还有别人吗?”愤怒,拓跋撤第一次下定决心灭掉蛇族。

     “不是,那不是蛇族的人,是……常世神?”这个结论她一早就得出了,只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一直不敢说出来。

     “……常世神?不可能,那家伙根本不问世时,一直都在寒冰洞里不会出来的。”皱起眉,拓跋撤有一种身在阴谋中无法脱出的感觉,神界那些家伙在蠢动什么?卡洛斯又在想什么,失去了失落之城难道想对付他吗?

     “对不起,那我就真想不到了,苍狼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请您节哀顺变。”黑冥低下头冷冷的说。

     “什么?苍狼他……”古冰睫一直听不太懂他们的对话,直到她最后这一句才让她惊愕的呆愣住。

     “冰睫,你怎么了?”拓跋撤心里虽然也不怎么舒服,毕竟是跟了自己那么多年的手下,几乎是兄弟的感情,但是男儿悲痛都会化作力量,他誓言要为他报仇,但是转身却看见古冰睫泪流满面,一时不解,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交集,甚至连绵都没见过几次,为何,她会这样伤心?疑惑,不解,甚至是猜妒都开始在形成。

     “没有,只是为了冰倩而伤心,不知她知道这个噩耗没?”她的话明显说的言不由衷,苍狼,那个戴着面具,骑在高大的马上低头望她的男子,那个因为栀子花香而吻他的男人,那个她口中的英雄,就这样死了,抹去沙漠苍狼的印记从此消失在千年前的时光中?是她害死他的吗?如果她不回来,不改变历史,他就不会死,会活到千年后……

     “孕妇不能伤心,不准伤心了。”拓跋撤皱眉,他忽然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她的过去,来自何处,和什么人在一起,他对她是一片空白,苍狼的死,她那么伤心,他们以前肯定有过去,忽然想到那日梦中,她醉了之后说的话,那些难道不是醉话吗?

     “撤……对不起……”她其实想说的是,苍狼对不起,只可惜现在拓跋撤已经开始怀疑了,她不能说出来。

     “别难过了,黑冥你先下去吧。”挥挥手,斌退所有人,拓跋撤走回床边揽住古冰睫,她现在怀着身孕不能太过激动,心里的疑惑就放到孩子出世后再慢慢问吧,反正苍狼已经死了,无论什么样的过去也已经过去,他要的看的,是将来,是以后。

     “撤,冰倩会不会很伤心?如果是你……老天,千万不要,你不能有事,否则我肯定会活不下去的。”孕妇都是情绪病,怀孕的女人最爱胡思乱想加不安,所以古冰睫焦急的拉着拓跋撤的胸襟,眼泪更是哗哗的流个不止。

     “别胡说,孤不会有事的,孤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就算真是常世神那家伙来,孤也不怕。”抱住她,拓跋撤心里一松,她最在乎的毕竟还是他,至于那些过去,他会慢慢查出来的。

     “冰倩也会死吗?那人为什么要抓她?”在他宽厚的胸膛里,古冰睫抹抹眼泪,虽然想着他肯定又不高兴了,却无法自控,她要如何告诉他千年后那些往事?告诉他她曾经迷恋过那个男人,告诉他曾经那个男人是她心目中的英雄,告诉他都是为了他,所以她才来到这里,害死了那人,她要怎么说出口?所以只好忍住眼泪,将心思转到别处。

     “不知道,孤会多派点人出去找的,你别再担心了,小心肚子。”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每一次感觉那种跳动,都让他心醉不已,那是他和她的孩子,想着都会热血沸腾。

     “恩,我知道了。”再说下去就代表着不信任,古冰睫只好乖乖闭嘴,眼泪却在眼底隐忍着,她不敢相信苍狼真的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