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56
    他的话更加令她如坠深渊。

     “你在说什么?”她轻轻的问着,眼里带着不敢置信的迷惑。

     “以后再这般无礼,孤就按规矩掌你的嘴。”避开她受伤的眼神,他烦躁的一把扯开她的衣裙,将她压于身下。

     “不要,你怎么可以在说了那么无情的话后,还碰我?”古冰睫回过神来,极力反抗着。

     “告诉你,后宫的女人只有一个作用,就是让孤发泄,以后只要孤要,你就必须给,没有条件可讲。”将她反抗的双手压住住,拓跋撤冰冷的说着,低头咬上她的脖颈,好似那一夜,她极力反抗他,得到的惩罚,噩梦会再次重演么?她该如何面对暴怒中的他?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无情的惩罚

     夜在细碎的哭泣中蔓延,拓跋撤如同不知疲倦的雄狮般奋力需索着,耳边是哀怨的抽泣声,她不再反抗,如同破碎的娃娃任他耸动着,他可有一丝快意?烦躁的加大力度,为什么会这样?他没有在她身上得到满足,只是越来越郁闷,雪白的娇躯已经斑驳不已,她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到处都是他带着愤怒的咬痕。

     “呜……”感觉到他的用力,她轻吟一声,咬住的嘴角再次被蹂躏着,血从破裂的地方缓慢的流出,她好心痛,原来被爱人伤害是这样的痛啊,上一次,他这样对待她时,她只有恨,因为她不爱他,现在,却完全不同的心境,痛,浑身都痛,却不及心痛的一半。

     “哼……”随着一阵冷哼,他总算停下来,带着微微的喘息,然后,起身,不看一眼那如同破布的女人,直径起来穿衣。

     “你要去哪?”颤抖着,她支起酸软疼痛的身子,心惊的望着那冰冷的背影,颤巍巍的问。

     撼“孤从不在女人身边过夜。”没有回头,丢下一句冰冷的话,他毫不留情的离开了。

     “不……”凄厉的哭泣声随之响起,古冰睫跪倒在床上,他的话说明,她真的成为那百花丛中的一株新秀,再不是特殊的那一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哭了,他烦躁不已的想着,身上的欲火并未真的解除,在那细碎的哀鸣声下,他几乎没有得到一点快乐,那熟悉的身子,熟悉的体香,只让他绝对郁闷。她的泪曾落到他胸膛,滚烫的,烧痛了他的心。

     调所以,只要了她一次,他就不耐烦的起身,再留下了,估计刚刚坚定的心又要开始动摇了。真是该死的女人,他决定短时间内不再去见她,让自己冷静一下。

     “你为什么将千年灵芝那么容易就给了我?”落雪依不解的望着上官无尘,当她说出此来的目的是得到千年灵芝时,他居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将东西给了她。

     “这样你才更容易得到拓跋撤的赏识不是?具我所知,他最信任的是苍狼,而不是你们四神使,我要打破这个现状,你必须成为他最信任的人。”一颗灵芝而已,又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你究竟是怎么计划的?我不喜欢被人蒙在鼓里。”皱起眉,她还是不太相信这个老奸巨猾的男人,他比想象的要来得深沉,别到时候连自己都被设计了。

     “放心,我不会言而无信的,计划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你稍安勿躁,知道的人越多,就越不容易成事。”淡然的安抚着她,上官无尘处心积虑等到了那么多年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透露。

     “哼,别耍花样,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冷哼一声,落雪依站起来,转身离开。她其实也不是很反感他的设计,没有他的帮忙,她也许永远都无法成为那个男人最信任的人。

     “不客气?你能怎样?一枚棋子而已,难道还能反噬主人?”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差不多是时候开始启动计划了。

     “启禀主人,拓跋无心已经找到了,而且,据探子回报,拓跋撤同那女人起了争执,后宫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起争执?怎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皱起眉,上官无尘不悦的说,别是三日的新鲜过完就没兴趣了吧,那样他的计划不是全盘崩溃?

     “是,听闻那女人的哭声整个皇宫都听见了。”

     “后宫那边有什么反应?”处心积虑那么久,他不甘心啊,还得再试探一次。

     “有人想要那女人的命。”

     “是么?呵呵,看来得赌一把了,赢就是天不亡我,输就为儿子豁出一条命吧。”眼底闪动着诡异的光,上官无尘的心思令禀告的人浑身一颤,他想做什么?为什么是那种阴冷恐怖的表情?

     “主子……我们该如何做?”

     “俯耳过来……”招招手,他轻轻在那人耳边说了几句。

     “属下马上去做。”

     “等等,让巫医开始准备,计划照常进行。”

     “是,属下马上去吩咐。”

     “拓跋无心人在哪?”

     “西丽桥附近,已经安排人随时监视跟踪着了。”

     “恩,对付他,我必须亲自出马。”

     “是,主子,小心。”

     “恩,去吧,等我将拓跋无心带回,你那边也该有消息传过来了。”

     “主子,筱老板的车队又上路了,需要跟么?”

     “不要了,我答应过她,不再去***扰她的。”眼神黯淡了下,上官无尘挥挥手示意他退下,两个人的痛,只有在仇人消失的那一瞬才能解开,他的仇人是拓跋撤,而她的仇人是他,苦笑着,他们是一样自大的男人,都不知道原来爱是那么的重要,非得等到失去才会想要珍惜,他定会比他痛的,只要他这次的试探成功的话,蛇神啊,请您保佑我,不要前功尽弃。

     “你们是谁?”拓跋无心皱眉望着忽然多出来的几个蒙面人,警惕的问。

     “阁下请同我们走一趟吧。”

     “呵,为什么?我一个人流浪习惯了,多几个人在身边会不舒服。”冷笑一声,他们是想绑架他?真是不自量力。

     “那就对不住了。”长剑出鞘,黑衣人凌厉的攻势马上就到眼前。

     “别以为我好欺负,比这个,你们人再多也不是我对手。”剑都未出鞘,他用手指轻易就制住了他们的攻击,虽然他定性不够,但是天资聪颖,在暗瑄,除了拓跋撤和苍狼,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他实在太强了,怎么办?”几个黑衣人被打得有些扛不住了,狼狈的问。

     “都说了,等我来再动手,你们真是大胆。”一道劲风吹过,啪啪啪数声过去,每人都被赏了一个巴掌,拓跋无心暗自吃惊,这人身手恐怕在他之上。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打入后宫

     “不知这位半道杀出来的仁兄究竟为何非得纠缠在下?”停下攻势,高手对决就不能如此轻率了。

     “自然是有用处,废话少说,乖乖同我走,或者让我动手,后者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突然多出来的男人,带着诡异的黑色鬼面,浑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上官无尘?是你,你想干什么?”拓跋无心脸上微沉,他们曾经在战场上动过手,他身上那特殊的腐味他不会认错的。

     “既然你认出我了,那么就不废话了。”凌厉的攻势瞬间就到眼前,拓跋无心急忙抵挡,但是,没有用,上官无尘的武功不是普通的强,和拓跋撤不相上下。拓跋无心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十个回合过后,他被点住了穴道,昏睡过去。

     撼“将人抬走。”大手一挥,上官无尘冷漠的说,嘴角去浮起一抹邪笑,现在就差那边的试探结果了。

     五日,比上次还久,拓跋撤再没有踏进君临殿一步,喜儿怜悯的望着憔悴苍白的古冰睫,她刚才去打探过了,帝君这两日都在后宫留宿,并未处理什么国家大事,毫无疑问,眼前的女人是失宠了。

     “小姐,您这样也不行,好歹吃点吧。”一桌子菜,没有动一下,她只是发呆般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调“喜儿,你老实告诉我,帝君这两日都在哪过夜的。”她不问,不代表她感觉不到,这一次,他是来真的。

     “呃,这个,小姐,我是个下人,这种事……”正在为难的不知该如何说,门外忽然传来一阵争吵声。

     “对不起,帝君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护卫的声音里带着一抹无奈。

     “哼,难道你不知道,帝君现在最宠爱的人是谁么?敢挡我的路,想找死啊?”一个妖魅的声音传来,古冰睫微微皱眉,站起来,向门的方向走去。

     “小姐,您要去哪?”喜儿焦急的跟着她。

     “你别管。”古冰睫冷冷的说着,然后走到门口,一身火红的艳丽纱裙,一个妖魅不已的女人站在门外,嚣张的态度令人不敢恭维。

     “你们在吵什么?”打断几个人的纠缠,古冰睫淡淡的问,眼睛一刻也没离开那妖艳女子的脸,她真的很美,虽然不是那种纯粹的美,却带着妩媚妖态,最碍眼的是那眉眼间的迷醉,那是被男人宠爱后的迷醉,直直刺着她的眼。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下堂妇啊?真是,啧啧,看那苍白的样子,难怪帝君才几日就对你厌烦了。”轻蔑的望着她,女人嚣张的态度实在很过分。

     “是么?你现在是新人笑,他日也会成为旧人,你我都是那百花园中的一株花,总有一天会凋谢,何必如此嚣张呢?”冷笑着,她眼底没有任何波澜。

     “那是你,帝君这几日都在我那过夜,他可是很迷恋我的。”女人不屑的说着,一点都没有危机感,更加不知道身后一抹高大的身影正在慢慢靠近。

     “是么?希望你能永远留住那个男人的心,不然,就不要放自己的心,否则,就像我一样自作自受。”冷淡的说着,她看见那个男人走过来了,皱着眉,他冰冷的眼也于她相对,于是,古冰睫浅浅的笑了,输人不输阵。

     “你为何在此?”拓跋撤冷漠的声音在女子身后响起。

     “啊!帝君,妾身只是路过……”女子一颤,回头看见他不悦的表情,连忙跪下行礼。

     “参见帝君!”古冰睫也跪下行礼,这恐怕是两人重逢后,第一次对他行礼吧。

     “起来,你,想抗旨么?孤说过任何人不得入内。”大手挑起女人的脸,他冷漠的问。

     “妾身不敢,妾身这不是还没进去么?”他的眼底的无情令她颤抖,她赶紧说明。

     “哼,恃宠而骄的女人,下场就是……来人,将这女人发配边疆,慰军。”无情的话直逼古冰睫而去,拓跋撤是故意做给她看的吗?

     “不要啊,帝君,妾身知错了,饶了妾身吧。”女人脸上顿时一片惨白,她拉住拓跋撤的腿,凄厉的嘶鸣着。

     “君无戏言,来人拖走。”不耐烦的踢开她,拓跋撤这次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古冰睫,她的憔悴任谁都能看出,如果她认错的话,他可以考虑原谅她。

     “帝君,是在杀鸡儆猴吧?”古冰睫淡淡的说着,抬起头望他,她眼底的冷寂让他心里微微一颤,当日的怒气早已经消了,会来找她,也是不想再勉强自己,但是,她却出乎意料的冷淡。

     “别再惹孤生气,知道么?”大步走到她身前,挑起她的下颌,拓跋撤冷冷的警告。

     “呵,恃宠而骄的女人必须去劳军么?帝君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