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26
    我想改,你也没有那个能力承接,膺青,你连暗瑄王朝最小的皇子都不如,如何同强大的拓跋撤相比?你走吧,我的水晶宫从此不欢迎你进入。”一甩衣袖,她不悦的逐客,真是个懦弱又没有品的男人,膺龙那么强大威猛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后代?即便造物神真的衰弱了,也不会这样无知得可笑,逆天改命,真可以逆天改命,她又何必将自己困在这地方冷淡过日?

     “卡琳思,你记住,别太傲慢,先皇祖父不爱你,就是因为你太盛气凌人了。”斯文的脸上满是愤怒的火焰,叫嚣声传遍整个水晶宫。

     “不爱?呵,他爱得已经完全迷失了,只是,我不能爱他而已,什么都不知道还能说得那般嚣张,这天下本来是我的,只要我愿意。”冷笑着,她之所以没有离开这里,成为圣女,除了天神的安排外,还为了一个男人,守着他曾经送给她的土地,默默宣誓着对他无法表露的爱情。

     “圣女大人,您为什么放纵伊娃去爱苍狼?明明说过,身为圣女是不能有爱的不是么?”膺青走后,灵巧的侍女走来服侍她更衣。

     “不经历爱情是不会大彻大悟的,而且苍狼并非她心中的爱,她爱的那个男人,是天下的主宰,是强大到连天神都不敢造次的人物,所以,她是最适合的圣女人选,一切的命运要开始改变了,人书已经令天书重组,这不但改变的是千年后也将改变千年前。”睿智的眼里充满期待,改变历史将带来什么,她真的很想知道。

     “改变?您不是说天命是不能改变的吗?”改变了,那么千年后的一切都会混乱,该出生的人可能没有出生,该死的人也许逃过一难,人间的一切都会杂乱无章。

     “呵,是啊,但是事实是真的变了,而且还是大变,那就证明,改变是顺应天命的。”轻笑着,人间已经太久没有大的变化,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沧海桑田那样震撼人心的事了,平淡太久,也该有些趣事才是。

     “您好似很高兴,这变对你很有利?”她好久没见圣女笑过了,她总是冷漠木然的摆弄着水晶球,或者关在寝殿内一整日谁都不见,这样开怀这样善言,有问必答是从未有过的。

     “要真说有利,不过是让日子不再那么无聊。”淡然的说完,她挥手遣退了侍女,平淡只会让思念加深,掀起紫纱,雪白的手臂上全部是累累的伤痕,第一道是他立后时割的,第二道是他第一个皇子诞生,第三道是立妃,第四道是第一个公主出世,每当夜深人静时,她都在看着和这些伤痕,默默的看着渡过一个又一个长长的夜。

     “膺龙,原来你伤了我那么多次啊?呵,真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多,多到数不清,却比不上我伤你那一来得重。”苦涩的笑在唇边绽放,她甚至找不到他的灵魂,百年归老后,他好似完全在这世间消失,她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只能守着他的回忆守护他的子孙。

     “伊娃,去吧,放开心扉爱一次,你才能真的成长才能辅佐命定的少女陪伴自己心爱的男人。”水晶球里的男女好似定格在那一般,她一挥手,就消失了,闭上眼,嘴角浮起安然的笑,她该离开了,做完这随后一件事,天晔就会被暗瑄所替代,到时她就没有再守护下去的必要。

     “膺龙,上穷碧落黄泉,我都想找到你,喂你一碗忘魂汤,忘川河畔,你我相见相忘。”

     正文 第八十八章:谁是男主?

     “不要!”伊娃终有从情雾中醒来,她双手抵住他的前胸,虚弱的低喃。

     “为什么不要?伊娃看着我,你看着我,还记得那满山的栀子花么?还记得你我的誓言么?无论天地如何变迁,你都是我的女神,而我则是你的英雄。”苍狼有些狂乱了,他抬起伊娃的脸焦急的望着她的眼。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些,我真的不知道。。。。。。”她记忆里没有那些画面,但,他说的栀子花,是开在水晶宫外三里的白目山么?那里是她最爱去的地方,满山满山的栀子花海,让人迷醉。

     “你知道的,即便现在不知道以后也会知道的,这铁面为你而戴,只因你不爱别人窥视我的英姿,如今同样为你而解,伊娃,别拒绝我。”抬手解开铁面,一张俊美坚毅的脸出现在她面前,那是多么迷人的英姿啊,那股霸气和睿智,可以让所有女人为止沉沦。

     撼“。。。。。。我,不行。。。。。。”她的心剧烈的跳动着,每一夜在梦中她都会看到一个男人孤寂的背影,或是一张冰冷的侧脸,与眼前的人几乎一致了。

     “行的,只要你肯,我们马上就走。”低下头诱*惑着她,他不放手,这次即便用强的也要得到她,暗自压抑住的性情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含着对古冰睫的欲*念,全部释放到伊娃身上。

     “苍狼,我不能放弃天晔王朝那么多人,我不能。。。。。。”最后的挣扎,她如果放弃了,那么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调“。。。。。。”他知道,如果真的逼她留下和自己一起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所以他沉默了。

     “苍狼?”没有得到他任何回应,她奇怪的抬头看他。

     “你来这里的目的,还有,什么时候离开?”重新戴上铁面,他冷冷的问。

     “找到命定少女,带她回去,改变历史。”心里有些微的黯然,他准备放弃了?

     “预言果然是真的,古冰睫就是命定少女,你打算怎么从帝君手里带走她?”

     “不是带走她,是让她心甘情愿和我离开,不然即便带她回到过去,也无法改变什么。”

     “。。。。。。这不可能,她为什么和你走?”

     “为了帝君,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弱点。”

     “伊娃,你还是心动了,不然你不会毫不防备就将这些告诉我。”唇落在她的额头上,苍狼暗哑的说。

     “。。。。。。你是我无法拒绝的男人,但是,圣女是不能有儿女私情的,现任圣女在天晔王朝建立之初爱上了,天晔的始祖膺龙,结果却得不到他的爱,她愤怒的犯下弥天大罪被造物神禁锢在水晶宫成为守护天晔的圣女,用以赎罪,并立下规矩,凡圣女候选人不得有儿女私情。”她也没想到,一向心如止水的心,在他面前却乱了,只为他的执着,只为他的强势,只为他不解的深情。

     “她得不到就不准别人得到吗?真是个令人气恼的老姑婆。”愤怒的说着,他回身吹响口哨,一匹黑色的骏马从不远处奔来。

     “别胡说,圣女是世间最美的女人,据说她的一个眼神就能令男人失魂,除了膺龙,所有男人都无法抵挡她的魅力。”

     “是么?走吧,我们先回去,我不会放手的,总能找到解决的方法。”抱她上了马,苍狼坚定的说。

     “苍狼,为什么你会改变主意?”她以为他会强行将她掠走。

     “我不想你以后都不开心,因为我了解你。”体贴的用披风遮盖住她,他策马奔驰着,而伊娃的马则乖乖的跟在后面。

     “那么,你爱过古冰睫么?别骗我,我能感觉到你的心。”

     “爱过,但是,那知道一种移情,因为她有一双和你很像的眼睛。”

     “。。。。。。如果她不是命定少女,我倒希望你能继续爱她。”她给不起的,至少她可以给,这样,他会幸福的。

     “她爱的是帝君,我爱的是你,我们曾经都迷惘过,不过,一切都会回归正道的,无论是爱情还是命运。”她曾经爱慕过他,他也曾经迷恋过她,但最终都只是一场空。

     当他们回到失落之城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柯瑟焦急的等在城门外,直到见到两人的身影从远处显现时才松了口气。

     “呵,您还是第一次这样为我守候。”明知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苍狼还是调侃的说。

     “你还是第一次这样兴高采烈,一点不像历劫而归的人。”

     “原因都是一样的不是么?”都只是为了一个人。

     古冰睫冷冷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幕,虽然帝君的选择安抚了她的心,但她还是觉得有些失落,女主回来了,她这个半路插进来的人就该被抛在一边,默默看着她倍受宠爱。

     “冰睫,你也在担心我吗?”伊娃回头看见她,马上微笑着走来。

     “我只是想早一点解除撤的束缚而已。”她却一点都不想领情,她的友好好似一根刺,刺痛了她的心,只有幸福的人,才能有多余的同情施舍给别人。

     “恩,你今晚先和他说一下,明日我将竭尽所能为他施法。”那禁锢里带着熟悉的味道,如果不是圣女大人的封印,那就是自己后来设计的封印了,除了她们二人没有人能设计出这样的封印。

     “谢谢!”古冰睫说完回身进入帐篷,忽然感觉一阵心慌,如果她的能力真的解除了帝君的封印,那么他是否会再次想要得到她?她是女主,现在虽然得不到帝君的爱,但,很多书都是在后面才能得到男人全心的爱,他是不是男主呢?究竟这本书的男主是谁,帝君还是苍狼?

     “在想什么?”忽然被抱住,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呆呆的抬起头,熟悉的蓝色眼睛,正深深的望着自己。

     正文 第八十九章:致命宠爱

     “撤,我好想看看你的样子,是否和我想的一样。”抬手抚摸着他的脸,她深情的咛喃,见到他后,一切的不安似乎是假的,马上就消散了。

     “。。。。。。孤是不能见光的,一点光都不能见,连月光和烛光都不行。”语气里充满了遗憾。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好心疼,心疼他的寂寞,千百年来,没有人陪伴,他一直沉睡在那阴暗的石棺内么?

     “在孤薨的那年,受了很严重的伤,而且,那对手临死前还下了咒,因为孤已经无力抵抗咒术的吞噬,从那时开始就无法见光,任何细微的光第孤来说都好似地狱的炼火一般炙热难耐,伊娃曾想为孤解咒,可惜,还来不及就死了,据说是曼陀罗香的毒发作,她执意要与孤同葬,孤也不懂为何。”以前那些往事总是令他愤怒,甚至想毁灭一切,但,不知为何,在她的安抚下,说来居然也能如此淡然了,也许有了她的陪伴,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了吧。

     撼“现在这个伊娃能解了你的咒么?”抬起头,她期盼的望着他。

     “不知道,但是,据孤的感觉,她的能力还未完全苏醒,应该还不成气候,恐怕。。。。。。”他也不想让她失望,只是,事实就是如此。

     “撤。。。。。。我会努力的,即便要我的命,我也要解除你的咒。”他应该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接受他们的膜拜,而不是沉睡在这死寂的地陵里重复回味着当年的仇。

     调“傻话,在你出现之前,孤从未想离开地陵过,现在想,也是为了白日不再分离。”冰冷的唇覆盖上她,激烈的允吻只为她不顾一切的感情,他觉得心里满满的,只要她在,只要她用那美丽的眼睛望着他,他就可以忍受一切。

     “撤,抱我。。。。。。”第一次,她主动去拉扯他的衣服,第一次,她主动献出自己,第一次,她说想要他,这都令他热血沸腾,再冰冷的心也融了,甚至是那千年不变的冰冷身体也奇迹般有了热度。

     “冰睫,孤做不到温柔,但是还是会尽量不伤到你的身子。”勉强拉扯出一丝理智,他记得她说过,不喜欢他的粗鲁总是让她晕过去,还弄得浑身伤痕累累,但,她的身体就好像最强烈的魅*药,令他理智全盘崩溃,只能迷失的顺应欲*望而为。

     “没关系的,我想要受伤,用你的身体让我受伤。”她爱他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