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5
    作伴,死就死吧,至少不是一抹孤魂。”男人定定审视她良久,突然一叹,无所谓的说。

     “你倒是豁达的很,既然是作伴的人了,就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上官冷,你呢?”

     “古冰睫。”

     “对了,你怎么会睡在地陵的墓室里啊?”

     “我真的不知道,醒来就已经在那里了,你呢?这里有苍狼的沙尘军团守卫,你怎么进来的?”不想提那些破碎的过去,古冰睫一言带过,反倒问起他来。

     “呵,这个是秘密,有些东西是致死也不能泄露的,就好像你的心事一般。”

     “那就说说这个地方吧,这里以前其实并不是沙漠,而是天晔王朝的都城——失落之城,当时统御着整个北方,是最强大的国家。。。。。。。”

     “天晔王朝。。。。。。”古冰倩咛喃着抬起头。

     “怎么了?”男人见她停下,不悦的问。

     “古冰睫掉落的书中沙漠,真的曾经是天晔王朝么?”心又开始泛疼了,男人残妄冰冷的话还在耳边:我会用事实证明,你所做的一切有多么愚蠢。

     “不错,失落之城就是天晔王朝的首都。”

     “她是天晔王朝的圣女?”所以才他们才选择她进入到那该死的书中世界?

     “这个和你无关,不要想得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

     “。。。。。。”古冰倩沉默了,想知道更多,只有尽快完成这本书,也许,一切都会水落石出,而古冰睫也能得到最终的幸福吧。

     正文 第六十五章:地陵盗墓者3“天晔王朝?”古冰睫只觉得那个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里看过。

     “对,天晔王朝你应该有听说过,而且,除了它的强大外,最出名的是当时的圣女,她有着让太阳也失落的美貌,失落之城的名字由此而来。”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从声音里,不难听出他语气里的黯然。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心里忽然一跳,她沉声问。

     “柯伊娃,天晔王朝的圣女。”抬起头,上官冷轻轻的说。

     “。。。。。。真的是她。。。。。。”低喃着,古冰睫听到那个令人心碎的名字,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沉默令人窒息。

     “那么为什么,天晔王朝会成为沙漠?”好久之后,古冰睫才又问。

     “不知道,我出生时,这里已经是沙漠,据说和圣女的死有关。”叹息一声,他遗憾的说。

     “死?她死了?”古冰睫惊异的抬起头,怎么可能,这本书的女主角居然是个死人?

     “恩,死了好久了。”

     “骗人,苍狼和拓跋无心都。。。。。。”一时慌乱的脱口而出,她忙捂住嘴。

     “你果然是故意的啊,我就想了,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怎么可能没事,你是专门留在地陵里迷惑盗墓者的吧?”上官冷站起来,冷冷的问。

     “你说什么?我不懂。”他难道以为会困在这个该死的地方,是她刻意安排的?

     “我没有。。。。。。”古冰睫扶着墙壁想站起来,却不小心按到一个凸起的东西,嗖嗖两声,有什么从耳边飞了出去。

     “小心!”她焦急的叫喊着,上官冷轻松的让开了。

     “怎么,被识破,所以放暗器了?”这个该死的女人,想杀了他?

     “不是,我只是不小心,你没事吧?”不敢再随便乱碰,古冰睫焦急的解释。

     “别再演戏了,父亲说的对,女人都是不能相信的,越美的女人,越不能相信。”最该死的是,他还是被她迷惑了。

     “不,我真的。。。。。。算了,都是要死的人,随便吧。”无力再说什么,她颓然的跌坐下来。

     “你一定知道出口的,告诉我,出口在哪里?”走上前两步,他犹豫了下,还是没有靠过去。

     “呵,出口就在这些墙上,每一个按钮都有可能是出口的机关,但是,按错就会想刚才那样触动暗器。”她随口说的,那些盗墓小说里都这样写。

     “。。。。。。你真该死!”他不甘心死在这里,还有人在等他回去。陶出怀中的一颗珠子,马上就有了微弱的光。

     这是否又是一个局?他们能安然逃脱么?借着亮光,古冰睫能看到那个男人的长相了,亲们期待他是怎样的男人呢?晚上继续!

     正文 第六十六章:地陵盗墓者4“哼,别瞪着我流口水,如果真的迷上我的话,就把出口打开,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看在你还算不错的份上,纳你做个妾也不错。”没有回头,上官冷还在研究那些凸起的按钮,话却飘飘摇摇的传来。

     “。。。。。。你要是真能带我离开这里,我求之不得,算了,反正你也不信。”收回视线,她又靠回墙上。

     咔的一声,某个东西松动了,接着墙壁一转,她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就被换到另外一边去了。

     “啊!”后知后觉的惊呼一声,眼前是豁然开朗的走道,微弱的烛光,在记忆里有些模糊的印象,她曾不止一次走过这里,一直走下去就是地陵的中心墓室。

     “喂,上官冷,你在哪?”回身敲着墙壁,古冰睫大声呼喊着,可惜那石墙隔离了一切,她的声音根本传不过去。

     “怎么办?走下去么?”喃喃自语着,她不想走下去,她不想见那个可恶的男人,不,是男尸,可是,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往回走吧,难说可以找到出去的路,想着,她凭借不怎么准确的记忆开始摸索着走下去。

     路并非想象中那般一条通到底,而是曲回的,每次交叉她都凭借运气去选择一条,好在并没有什么机关暗器,一路走来都很顺,最后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石门,好似宫殿一般的石室,她确定自己是往外走的,为什么,还是会来到这个地方?

     记忆中,她就是被苍狼丢弃在这巨石之后,这里是地陵的中心墓室,马上转身往回走,却在刹那间看见了一行刻字,刀工精致,字迹龙飞凤舞十分大气:

     愠年,孤自葬于此,身前所有遗物不得移动分毫,地室需与此寝宫同型,圣女与孤同眠,苍狼为之守灵,钦赐!

     这里不是墓室,是那个老怪物生前的寝宫,古冰睫吁了口气,乱走乱转居然那么巧的走到了这里,一时好奇心顿起,那里面有些什么呢?遗物里会不会有他的画像?她突然觉得好像知道那个强占了自己的男人,那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是什么样子。

     脚步不受控制的挪动到石门前,古冰睫看看那沉重的石头,有些顾虑,她怎么可能搬动?或许有机关?墙上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一排字了,她抬起手一个个按去,按到眠字时,轰一声,石门顿时滑开,洞开的寝宫内含着怎样的秘密?

     正文 第六十七章:预言命定的少女

     夜色慢慢侵袭了整个沙漠,一道挺拔的身影避开巡逻的士兵迅速向帝陵而去,墓室的门还开着,他轻易就钻了进去,却没想到那里早就有人在等他了。

     “你想干什么?”身着白色披风的男人隐没在黑暗中,发光的银色面料是唯一的亮点,低沉暗哑的声音在黑暗的帝陵内回荡。

     “是你?你为什么在这里?”黑影愣了下,不解的问。

     “守陵!”男人轻叹一声,走出来,迎着月光,铁面散发出诡异的蓝光。

     撼“笑话,苍狼,你有多久没在夜晚到这里来过了?守陵,守的是那女人吧?”冷笑一声,男人不屑的说。

     “那么你呢?拓跋无心,一向仇恨帝君的你,难道是来瞻仰他的么?”

     “。。。。。。哼,彼此彼此,五十步笑百步,你还不是一样背叛了伊娃。”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拓跋无心俊脸微红,撇开头,他是担心古冰睫,一闭眼就看见她满身是伤的样子,帝陵内机关重重,从来没有人能进入第二层,都是不出十步便成为一堆白骨,她在里面会不会出事?这样想着,他就忍不住来看看。

     调“你不觉得她的出现太过巧合了么?这样娇弱的身体又是如何在沙漠里存活的?”

     “她是土风老大献给浪人部落的贡品,也许一路都是他们带着她。。。。。。”

     “我遇到她时,她浑身没有一点风沙的味道,根本不是在沙漠里徒步那么久的土风帮带来的人。”

     “你究竟想说什么?”

     “你听过萨拉的预言么?当天上的吉星同地上的煞星相重合,命定的少女就会凭空出现,圣女将凭借少女的躯体而复活。”

     “吉星和煞星是什么,我们完全参悟不透不是么?”

     “。。。。。。她出现的第三天,有一颗明亮的星星陨落了,我觉得这不是巧合,她就是那位命定的少女。”

     “你在为自己的变心找借口吧,她就是她,古冰睫就是古冰睫,不是伊娃,虽然我也迷惑过,但是,我知道,我对她是不同的,我爱伊娃,我也在乎冰睫,我不会将两个人重合来自欺欺人。”拓跋无心激动起来,他想说她是伊娃,然后又将她抢走么?

     “别忘记了,她是帝君的女人,你我都没有资格窥探。”他就是太过感情用事,到了现在还是无法成熟,一遇到感情上的事就乱了章法。

     “我不在乎,我只在乎她的心,她不爱那个老怪物,而你,苍狼,你真可悲,亲手将她送给帝君糟蹋的你,真的很可悲。”

     “我。。。。。。这一生。。。。。。都只有一个女人,生生世世。”仰望着墓室外的夜空,月光冷冷的照亮了一切,苍狼的声音无限悲凉,却也坚定。

     “。。。。。。那么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拓跋无心沉默良久后讥讽的一笑,转身就要进入地陵。

     “我说过了,我在守陵,你是要撩拨我的怒气么?”苍狼一个闪身挡住他,冷声问。

     “我还未见你发过怒,就是当年伊娃背叛你,你也只是笑笑,我真想看你怒发冲冠的样子。”拓跋无心邪肆的一笑,两人之间的火花几乎一点就着。就在这时,轰隆一声,墓室发生了变化,数十道门开始移形换位。

     “该死,帝君要封闭地陵了。”苍狼看着眼前的变化,顿时一僵。

     “冰睫!”拓跋无心焦急的就要闯进去。

     “别动,你想被空间的缝隙压碎么?放心吧,我已经将所有机关停掉了。”一把拉住想冲进去的拓跋无心,苍狼见他那么激动,只好实言相告。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在这守陵,哼,你对她的感情远比我猜测的要深,但是,这一次,我绝对不再退让,她是我的。”数秒的时间,整个地宫入口已经起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如果没有帝君给出图纸,他们谁也别想进去。于是,发下话后,拓跋无心转身离开了。

     “你好似弄错了对手,你最大的威胁是帝君,他她的第一个男人。。。。。。”无奈的轻叹,帝君并非真的想要古冰睫的命,他关闭所有开关的事他不会不知道,却放任了,并未干涉,看来,她在他心目也许会是个不一样的存在。

     “我已经说了,她是个祸水,你为什么执意要留下她?”这是,在一边将一切看尽的柯瑟走了出来,脸色不悦的问。

     “因为我相信萨拉的预言,您不也是么?我们都希望伊娃能复活。”她不是伊娃,古冰睫就是古冰睫,我觉得,你就是一个英雄,真正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