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7
    r/>

     古冰睫将心里全部的委屈化作力量击打在男人身上,她一边哭一边手脚并用的又踢又打,也许下一秒又会被他恼火的疯狂伤害,但,这一刻,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最后,打累了,也不管是不是一具尸体,是不是恶心,一口狠狠的咬住他的肩膀,冰冷坚硬的肌肤几乎让她咬掉牙,但,气总算是顺了点了。

     “发泄完了?”她最后的那一下,虽然很狠,但却连他的皮肉都没有伤害到分毫,只是那湿濡的啃咬,温润的唇触,让他升起另一种渴望,大手开始不安分的游动,他低头望着她问。

     正文 第七十章:不安分的情错

     “你。。。。。。我真的不喜欢你总是把我当做发泄的工具,我想你尊重我,我是人,我有自己的感情,我也会有想说不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抚触令她了解他又想要她时,古冰睫真的很无奈,他的好就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付出自己么?每一次都这样,她不是玩具。

     “。。。。。。孤从未这样对你,也许其他女人是这样,但你,却是不同的,孤每次抱你,都是真心的。”他对她总是欲罢不能,与她结合的感觉美妙的让他一尝难忘,所以他才无法真的惩罚她,舍不得她受伤。

     “真心的每次都弄伤我,真心的每次都不知节制的弄晕我?你想看看那些痕迹么?这副身子不久前才被你狠狠的修理过,现在,你是要我重温噩梦?”他从来都是自己享受过就算,有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让她觉得自己好似最低廉的ji女,任人蹂躏。

     “。。。。。。是你惹怒孤的,真的很痛么?”抽出探入她衣襟的手,他抱住她却不再动作。

     撼“你说呢?”身子的痛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唉,闭上眼,休息下吧。”轻叹一声,他大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身体隔着衣物。

     “你。。。。。。不要我了么?”惊异的抬眼,他刚才不是想的吗?

     调“在你伤好以前,孤不会再勉强你了。”低头吻着她的额,他淡淡的说。

     “。。。。。。你对伊娃是否也这样温柔?”心再一次不争气的动了下,记得有人说,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忍住***,就代表他是真的爱你。这一刻,古冰睫才发现,她原来,竟是那么渴望被爱,无论是谁,在这该死的书中,她希望有一个男人能爱自己,好似小说中的女主那般,被捧在手心里疼。

     “不,你是特殊的,孤只对你一人这般。”贴着她滑嫩的小脸,他低喃着。

     “。。。。。。撤,伊娃也能唤撤么?”她管不住自己的心了,他的话击破了一切心防,原来她也是小家子气的,原来她也爱计较,在那么多男人都痴恋着伊娃的同时,有一个男人爱她,也会令她这么感动。

     “孤说过,天下间,唯你一人能如此唤孤。”够了,他的话令她心中甜蜜无比,苍狼那种该死的男人早就该滚到西边去了,她被这个男人感动,并开始在乎他,她居然对一具千年的尸体动了心?

     “撤,我心不那么痛了,真的。”甜甜的笑着,她在他低喃着,好似梦呓。男人低头望着她,感觉从未有过的满足,这个小女人活了他的心,他想宠她,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宠她。

     “糟了,帝君开始不安分起来,他想挣脱地陵的禁锢。”柯瑟一大早就冲进苍狼的帐篷,脸色沉重的说。

     “我知道,他终于找到值得他苏醒的东西了。”相较于柯瑟的凝重,苍狼反倒淡然的很。

     “你怎么能那么镇定?难道你不怕那个恶魔重临人间么?”不敢置信的瞪着他,守陵不是真的守住盗墓者,而是守住里面那个满身暴戾嗜血的恶魔。

     “我在帝陵内发现了一个入侵者,身上有青龙的刺青,帝君让我不要杀他,丢出去就行。”抬起眼,他平静的说着。

     “青龙?四神使之一?”

     “对,预言启动了,帝君要重回这人间,伊娃也说过,四神复活的同时,人间将接受新的洗礼,柯瑟大夫,别忘记了,他是神,是战神,不是魔。”苍狼站起来冷漠的说。

     “你也别忘记,天晔王朝那场大屠杀,伊顿大陆化为沙漠,这一切是谁的作为。”柯瑟也不示弱。

     “你错了,天晔王朝的事,是我的过失,和帝君无关。”闭了闭眼,苍狼有些无力的说。

     “。。。。。。你难道不反对帝君重临人间?”

     “反对不了的,伊娃早就说过了,除非沙漠不再是沙漠。”

     “她从未想过恨你,她只是爱错了人,苍狼,你不该一直活在过去。”

     “是我亲手毁了她对我的爱,是我逼着她爱别人的,我只是想完成她的心愿,无论是因为爱,还是赎罪。那时候的我,真的很无知,是我害死了她,曼陀罗香的毒不是在我体内发作,我从未压制,就是想一再重复感受她临死时那种痛。”高大的身影开始有些摇晃,苍狼的疲惫颓废是很少得见的。

     “你想让伊顿大陆恢复原样?这不可能。。。。。。”这是伊娃致死都想念的愿望。

     “只要帝君肯,就可能。”只要有古冰睫在,就不会错,命定的少女就是她,她有机会改变整个人间的命运。

     “。。。。。。唉,我老了,受不住那些过往,随便你吧。”沉默了下,他忽然发现自己很不了解眼前这个男人,曾经,因为女儿的关系,他们一起痛过,他以为天下只有他了解他,却完全不是的,他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伊娃临死前谁都不见只见了苍狼,他们不知道说了什么,死时,那个男人并未回来,还在战场上,但是,伊娃的脸上却荡漾着微笑,而本来几近崩溃的苍狼,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却从此戴上铁面,守护着地陵。

     “对了,柯瑟大夫,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伊娃说只有在命运启动是才能说,她的死,并非自然,而是早已预测到帝君将被遏制,她为他而殉情,只求与他同葬。她不说,是怕你伤心。”其实最伤心的应该是他吧,柯瑟回头看着他的眼,点点头:

     “我早猜到了,那个傻丫头,总是那般决绝。”挥挥手,他一步步走出苍狼的营帐,难道曾经伊娃想做却无法做到的事,那个女人现在就能做到么?

     正文 第七十一章:突来的告白

     那场战役因为自己的刻意出卖而产生了突变,虽然最终是赢了,但是,帝君却受了很重的伤,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那个女人,致死都不忘记伊顿大陆,致死都设计好千年后的计划,他还能怎样?除了赎罪,也是心疼,心疼她总是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

     “伊娃,没有人能代替你,没有。。。。。。”她们真的是不同的,伊娃的脸上永远都是不屈服的坚强,而古冰睫,却是可怜兮兮的绝望,伊娃的坚强震撼了他的心,而古冰睫的绝望却是渗透了他的心,苍狼控制不住自己想保护她的***。

     你真是悲哀,亲手将她送给那个老怪物糟蹋。拓跋无心的话还言犹在耳,苍狼无奈的叹息着,她不但迷惑了帝君,也迷惑了自己,甚至是那个拓跋,真是名副其实的妖精。

     当古冰睫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拓跋府的卧房内,而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他走了,心里泛起一抹失落,昨夜他真的没有碰她,就这样抱着她睡了一晚,心不自觉的柔和了,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

     撼拓跋无心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好怕是一场幻境。

     “呃,那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啊?”回过神看见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影时,古冰睫正想解释她为什么睡在他的床上时,却突然被抱住。

     “你没事,真的没事么?”一旦确认了自己的感情,他便再沉不住气了,拓跋无心焦急的询问。

     调“呃,那个,我没事,不过你可不可以放开我,我不能呼吸了。”他又受伤了?还是又神志不清的错认她是伊娃了?古冰睫用力挣开他,不懂为何他会这般激动。

     “真的没事么?”不死心的再问,虽然不满她挣开自己,但,想到他的唐突也不好勉强,拓跋无心抬手抚摸她的身体。

     “喂,你究竟想干什么啊?我不是伊娃!”他越来越过分了哦,居然开始上下其手了,皱着眉,她不悦的说。

     “我知道,你不是伊娃,放心,我不会再认错的。”坐到她身边,他认真的说。

     “拓跋无心,你是不是病了?你这样很不正常。。。。。。”她被他看的浑身发麻,不自觉的往后退。

     “这个给你,我会想办法救你脱离帝君的魔爪。”将怀中的梳子递到她手中,他坚定的说。

     “这个不是你重于生命的东西么?”她有说过要离开帝君么?他今天是不是鬼上身啊?

     “以后,你同她一样重要了。”转开脸,一抹可疑的暗红浮上他略微黑实的脸,古冰睫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说什么?”张大嘴巴,他这是在告白么?

     “冰睫,你这个该死的女人,诱惑了我的心,真该死。”看到她呆愣的傻样子,他觉得十分可爱,忍不住俯身贴上她的唇咛喃着,那栀子花的香气令他迷惑,啄吻开始变得热烈。。。。。。

     “不要!”脑海里浮现一个男人的侧脸,她心中一紧,一把将拓跋无心推开,潮红着小脸不断喘息。

     “对不起,我太急躁了。”眼底的情*欲还未褪去,他怎么会如此不知足,吓到她了。

     “你不是爱着伊娃吗?怎么那么快就转变了?”而且变得这么大,像换了个人似地,令她措手不及。

     “。。。。。。对,我还是爱伊娃的,但是,我也被你所吸引,你不知道,当我看见伤痕累累的你躺在床*上时心里有多痛,而后,你被苍狼抱走,身陷地陵,我居然担心得坐立难安,不顾一切想去救你。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你,再放不开,这一次,我不会再退让,无论是苍狼还是帝君,都不给。”一把将她抱在怀中,拓跋无心激动的说。

     “一个人的心是很小的,特别是在爱情面前,你怎么可以揣着伊娃的爱来说对我有情?如果伊娃还活着,我们同时掉进河里,你会救谁?”推开他,她冷静的说。这一切来得有些莫名,也许那一天,他在昏迷中将她当做了伊娃,所以移情作用,却不是真的,她才不要做谁的替身呢。

     “伊娃已经死了,没有如果。”沉默了,他无法回答她的问题,救谁,如果是三天前,他肯定不用想就选择伊娃,但是现在,他真的无法选择。

     “所以我更加不可能赢过一个死人,你只是移情作用而已,根本不是真的。”

     “不错,无心,你现在很混乱,需要的是冷静。”这时,苍狼不知为何出现在门外。

     “你来做什么?”一副老母鸡护小鸡的样式将古冰睫护在身后,拓跋无心充满敌意的问。

     “来带她离开,她不能再留在这里,你这样迟早得惹下大祸。”

     “你又要来和我抢,这一次我绝对不放手。”

     “她是帝君的,别惹事。”

     “不,她不是,她是我的,那场比试,我赢了。”

     “那么再比一场吧,我和你的,谁赢,谁得她。”

     “你以为我不敢?”

     “不是不敢,是不可能赢。”

     “苍狼,你别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