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8
    “喂,你们有没有问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意思?有没有问过我的意愿?”眼见两个男人就要打起来了,古冰睫无奈的大吼一声,让两人同时回头看她。

     “我要跟他走,你真的需要冷静下,我不是伊娃。”从床*上下来,古冰睫站到苍狼身边淡然的说。

     “冰睫,我是认真的,我知道你不是伊娃,我从未将你当做是她。”拓跋无心不悦的去拉她,却被苍狼隔开了。

     “无心,冷静点,你有多爱伊娃,整个沙漠都知道,别伤害了她。”苍狼冷冷的话,让他怔愣了,手也不自觉的滑落。

     “这个还是你自己留着吧,谢谢你的情错,可惜,我不喜欢做替身。”话是对着拓跋无心说的,但却也是说给苍狼听,只可惜,那个男人坚硬难摧,恐怕是不会寻求替身的吧。

     “走吧,我安排你住到别的地方。”苍狼拉着她离开,留下呆呆的拓跋无心,一个人望着手里的红木梳发愣。。。。。。

     正文 第七十二章:失控之吻

     一路沉默,古冰睫默默的跟在苍狼身后,深一步浅一步的向前迈进,她有些被吓到了,拓跋无心的突然变脸让她有做梦的感觉。

     “心思不要那么沉,不要被外人干扰。”苍狼似乎看出她的迷惑,冷冷的警告。

     “苍狼,你知道么?我曾经很爱你,从第一眼看见你时就有些无法自拔。。。。。。”低下头,她说这些并非是告白,只是觉得一段感情就要结束了,却连开始都没有有些可怜,所以,她想告诉他,曾经她真的很爱他,即便他根本没有看她一眼。

     “你是帝君的女人,有何资格言爱?”心不可控制的颤抖了下,但是,他还是语气冷漠的而僵硬。

     撼“呵,我知道,在你眼中,我的存在就是一个祭品,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放弃了,现在我已经不再爱你了,你就是一个英雄,铁一般的英雄,是我望尘莫及的男人。”心还是痛了,她以为有了帝君的滋润,结束这份感情时不会有感觉,但没想到还是痛了。

     “。。。。。。能认清自己的身份是件好事,安分的做帝君的女人,别想那些有的没有的。”这话本来应该是轻松的,因为她已经放弃了,已经不会再迷惑他了,可是,为何说来却是那般苦涩。

     “呵,你知道么,我居然对那腐尸动了心,很可笑吧?所以,我不要你了。”甜甜的笑着,古冰睫站住抬眼望着苍狼,话说出口时,她有种很舒畅的快意。

     调“。。。。。。那很好!”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捏紧,这三个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的。

     “但是还是有些遗憾,苍狼,你能吻我一下吗?我想感觉一下书中男主角的吻。。。。。。”那是她开始看书时就渴望的事,当做吻别吧。

     “你。。。。。。”他应该拒绝的,但是话却梗在喉咙里无法说出,看着那红艳的唇朝向自己,心中的渴望无法自制,他屈服了,微微一叹,揽住她的腰将脸缓缓靠近。冰冷的唇贴上她温润的唇瓣,本意只是轻浅的点吻却变得越发不可自拔。

     搂住仟腰的手越来越用力,他的舌最终还是撬开她的唇探入,却被她一把推开:

     “谢谢,已经够了。”微微喘息着,古冰睫脸上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当他的唇贴住自己时,她脑海里出现的还是那个男人的侧脸,她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不够,是你先挑起的,我觉得根本不够。”他知道,她爱上帝君了,那种失落突然间令他压抑已久的真性情爆发出来,大手用力勒住她的腰,将她紧紧贴在怀中,他的唇再一次压住她,这次没有任何控制,长驱直入的掠夺。

     “唔。。。。。。放开。。。。。。放。。。。。。”古冰睫极力想挣扎,但是失去理智的男人已经听不到了,他沉醉在那美妙的滋味中,只想一尝再尝。

     “老大,老大,出事了。。。。。。”远处飞奔而来的声音终于让他突的一震,放开古冰睫,他眼中满是未来得及褪去的情潮,他做了什么?他强吻她?一时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苍狼呆住了,完全无法动荡。

     “呼呼呼。。。。。。”推开他自顾自喘着粗气的古冰睫也不懂,为什么只是一个轻轻的碰触就带来这样的效果,他好似完全迷失了自己一般。

     “老大,出事了。”直到这时,那身影才奔到面前,苍狼有铁面遮盖,除了气息微微不稳外,看不出不妥,而古冰睫马上转身避开那人的窥探。

     “出什么事了?”冷沉的问着,他强迫自己马上恢复镇定。

     “我们今日负责出去探路,结果遇到一个少女晕倒在沙漠里,本来这与我们无关,但是,柯瑟大夫却在看了那少女一眼后,马上脸色大变,他说圣女复活了。”

     “圣女?那少女呢?”眼神微变,苍狼回头望了眼古冰睫略带僵硬的身子,不觉开始深思起来。

     “已经被带回来了,就安置在柯瑟大夫的帐篷里,他似乎很在乎那个女子,一直悉心照料她。”

     “恩,你带她到新建起的那个大帐篷里休息,照料好她的起居饮食,我去看看。”点点头,苍狼吩咐完就要离开。

     “如果真的那么在乎伊娃,就不该为别的女人失控。”古冰睫冷冷的话随即袭来,刚才他明明为了一个吻而迷乱,现在却又能如此冷静的抛下自己,即便是不爱他了,她还是有些受不了。

     “刚才我恍惚了,你身上的栀子花香和伊娃的一模一样,我想拓跋无心也是被这香味所迷惑了吧。”他脚步未停,却留下如此残忍的话,古冰睫在那一瞬真的很恨这个男人,如果不是早已变了心,那么她又会被他伤得多惨?心不知又会痛成什么样?

     “走吧,那帐篷可是老大亲自监工的,不过,看样子你也住不久,那女人据说和圣女一模一样,连柯瑟大夫都觉得她是圣女,相信那帐篷也很快就会易主了。”惋惜的看着她,其实说句老实话,眼前这个女人比圣女更妩媚三分,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所有男人都升起保护欲。

     “我从来不是苍狼的女人,我和苍狼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冷冷的说着,她举步往前走,这样的男人,再执着下去就是傻了。

     “呃,真是的,做老大的女人不知有多少女人梦寐以求,只是他太死心眼,只守着圣女一个人,你是他除了圣女外第一个碰触过的女人,你该觉得荣幸。”苍狼是沙尘军团的核心,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所有人都崇拜他,所以这个士兵自然也认为能得到他的眷顾是一种无上的光荣。

     “做个替身也得荣幸?现在真身回来了,我得下堂了。”冷笑一声,现在女主角的回归或许才是这本书真正的开始。

     正文 第七十三章:突来的少女

     柯瑟沉默的望着床*上昏迷的少女,她身着白色纱衣安详的睡在那,就好似伊娃下葬时的最后一幕,他当然知道长的像并不一定就是,但,预言说,命定的少女将带来重生,苍狼认为古冰睫就是预言里那个少女,他却不以为然,只因她们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柯瑟大夫,我进来了。”帐篷被掀开,苍狼高大的身子跨了进来,只一眼就呆住了,那是伊娃,那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坚定的执着,那不是像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是的问题。

     “你怎么看?”好久后,估摸着他已经回过神来了,柯瑟抬眼望他。

     “她是伊娃,我能肯定,连气息都是一样的。”他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她回来了,他觉得好似一场美梦。

     撼“恩,如果连你都这样认为,那么就不会错了,但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而且还那么年轻,伊娃死时应该稍长几岁的。

     “不知道,你看呢?”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的问题,还是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旋转了。

     “那个预言,你还记得么?”长指轻扣着膝盖,柯瑟相较苍狼来得镇定些。

     调“你是说,她才是命定少女?”可能吗?一切都在古冰睫来之后才开始走上轨迹,他还是觉得她才是命定少女。

     “恩,如果伊娃借助她复活,这样才是完美的。”她的出生也许就是为了死亡,然后付出身体给他们最崇敬的圣女。

     “她什么时候能醒?”还是得听听看她的来历才能定论吧。

     “不知道,她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哪里不适,脉象平和,但就是不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柯瑟皱起眉,非常不解。

     “。。。。。。如果她醒了,告诉我一声。”苍狼转身要离开。

     “你不在这里守着她?”柯瑟是否诧异的望着他,他以为他会欣喜若狂,为什么却那么镇定。

     “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她毕竟还是个迷,我不想先入为主影响到自己的判断力。”冷静的说着,他很清楚一个不留意就可能会万劫不复,一切计划都会破灭。

     “以前,你对伊娃总是难以自控,现在居然能如此理智,是因为她么?”他变了,面对伊娃就失去理智的苍狼居然连守护都不愿意,柯瑟心中升起一股怨气,难道那个女人魅力就能如此大?短短几日就能改变那么多年的思念?

     “别多心,我早在这漫长的思念中学会了冷静,我不想再伤她一次。”他离开了,脚步十分沉重,事情变得越来越难以琢磨,那个突然出现的少女究竟是谁,为什么连气韵都和伊娃一模一样,她出现的目的又是什么?

     现在还是白天,古冰睫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因为帝君不会出现,她只能无所事事,而大家都为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感兴趣,她也很好奇,书中的女主角究竟长什么样,当然也有些担心,不知道身在地陵的帝君是否知道这件事,更加担心的,是他究竟爱不爱她。

     好不容易盼到了夜晚,她没有睡,坐在桌旁等他,大概午夜时分,桌上的烛台突然熄灭,她心中一跳,他来了,空气里那种凝滞的感觉告诉她,他就在门外。

     “怎么不睡,在等孤?”门推开,高大模糊的身影一踏进来就愣住了,沙哑的声音在夜色中回荡。

     “恩,撤,我想你。”轻应了声,她忽然觉得很恐惧,颤抖着抱住他。

     “。。。。。。你怎么了?”她的撒娇令他心中一柔,从未有过的保护欲迪然而生,大手揽住她的腰,他低头问。

     “没有,就是想你,整个白日都见不到你,好讨厌。”他知道伊娃出现的事么?她该问吗?心思百转千回,惴惴不安。

     “呵,小东西,你今夜怎得如此可爱,是因为拓跋无心么?”轻笑一声,他抱她上*床,解开彼此的外裳,裹着中衣揽她躺下。

     “你知道了?关于拓跋无心的事。。。。。。”惊异的抬眼,那么关于伊娃的出现呢?他也知道了么?心中有些微的窃喜,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不在意。

     “沙漠里没有什么事能瞒过孤,你告诉孤,你对他有心么?”他自然知道她拒绝了他,否则,恐怕不是这样的祥和,沙漠也许早就天翻地覆了,但还是迫切的想从她嘴中亲耳听到答案,他不知道为什么,其实不过是不安罢了。

     “没有,对他,对苍狼,我都没有心。”古冰睫马上否认,她只对一个老怪物动了心,但是她不会轻易告诉他的,免得当他得到后就不懂得珍惜。

     “是么,那么对孤呢?对孤,你是否有心?”状似不经意的问着,他甚至不敢听到答案,什么时候居然有了怕的感觉,这个小女人简直将他所有不可能存在的弱点都激发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