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66
    一个诱惑的问题,黑冥深沉的心底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你先下去吧。”他很想,但是,梦里梦外这样失落的感觉实在不好受,还是尽早将真人找回来才是真的。

     “你会想要的,即便她就在你身边你也会想要梦中的她,因为只有在梦中她才会义无反顾的表现出自己的真性情。”黑冥缓慢的离开,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她成功了第一步,接下来就看运气了。

     一夜春梦,古冰睫捂着发烫的脸缓缓醒来,昨夜她在梦中与拓跋撤相遇,他好激烈哦,想着脸更红了,天啊,难道她太长时间没有得到他的宠爱,欲求不满?不然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你醒了?昨夜睡得可好?”上官无尘不知何时出现在她房内,望着她脸上诡异的潮红。

     “啊,是你,我睡得还行吧……”先是惊呼一声,然后想起自己是在人家的地盘,又想起昨夜,古冰睫脸红的快滴血了。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阴谋的再次升华“怎样?决定了吗?回去拓跋撤身边。”不动声色的问着,昨夜的巫术似乎是入梦大法,巫医说那法术可以让两个人灵魂在梦中结合。

     “呃,我……”她想回去,回到拓跋撤身边,可是,在回应的时候又不免有些犹豫。

     “明日就启程吧,别想太多,你现在已经恢复的不错了。”拍拍她的肩,他不容她再多言,拓跋撤已经知道她在这里,很快就会举兵攻来,他现在不想和他正面冲突。

     “……好吧。”点点头,她想起昨夜的梦,如果是真的那该有多好啊,他一点都不介意她脸上的伤。

     撼“乖女孩,这才对么,对爱情不能轻易放弃,如果你变丑了他都依旧要你,那就代表他是爱你的不是么?”点点头,他赞许的说。

     “谢谢你的大恩大德。”古冰睫跪下来诚恳的说。

     “快起来吧,老实说如果不是对手是那个拓跋撤,我可能会将你抢过来的。”扶起她,上官无尘心中居然有了一些愧疚,他是要将她推下地狱的人啊,她还这样谢他。

     调“你不会的,朋友妻不可戏不是吗?”笑着,古冰睫天真的说。

     “……是吧。”上官无尘忽然觉得无法直视她那灿烂的笑容,呻吟了声后,转身急速离去了。

     “他还在害羞呢。”浅浅的笑着,她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心思已经百转千回,以为他只是不习惯被人道谢。

     朋友妻不可戏,该死的为什么这种话会从拓跋撤的女人口中说出?上官无尘愤怒的敲打着墙上已经千疮百孔的画像。他不会心软的,计划还是要进行,只是不知道多出来的那个黑家女人是敌还是友了。

     “巫医,你有办法将那个黑家女人引出来吗?”如果是敌,那么就杀,是友那最好不过。

     “老夫去想法子,不过,拓跋撤应该很快就会举兵而来了吧,主子有何打算?”

     “送那女人回去已经来不及,找到苍狼他们的下落,将她交给他们,让他飞鸽传书去安抚住拓跋撤是上策。”现在他还无法和他对抗,也不想和他对抗。

     “主子果然高明,您放心,那女人经过老夫这些天的调养,怀有身孕是迟早的事情,很快就大仇得报了。”

     “很好,去想办法将那黑家女人弄出来,我要知道她究竟能不能活。”

     “是!”

     然而,还没等巫医想办法去引那黑冥,她就自动找上门来了,一身黑衣,完全包裹在黑暗中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论装扮,两人倒是有的一拼。

     “你……”上官无尘警惕的望着眼前的女人,心中大概猜测的出她的身份。

     “上官族长,在下黑冥,是巫女部落的首领。”女人轻浅的说着,自顾自坐了下来。

     “哦,不知你次来所为何事?”这就是那个黑家女人,上官无尘暗暗观察着她,他们是同类人,都是散发着黑暗气息的那种。

     “我希望你多拖住那个毁容的女人几天。”不是请求,她的语气简直就是命令了。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上官无尘有些不悦,她太嚣张了。

     “呵,我是一个巫女,我能知道你心底最黑暗的部分,你想对付拓跋撤,我想对付那个女人,我们的想法都一样。”淡笑一声,她站起来靠近上官无尘,将那恶毒的计划耳语给他。

     “原来如此,你这点子真毒,得你相助,我大仇得报。”上官无尘越听越高兴,他们的想法居然不谋而合了。

     “所以,现在还不是送她离开的时候,多留两日比较把稳。”她就知道他会配合她的。

     “恩,但是,拓跋撤那边如果不安抚住的话,恐怕马上就会举兵而来,现在蛇族不具备抵抗他的能力。”急行军的话只要五日就会抵达的。

     “没关系,那边我会拖延住他的,大概再过个十日左右你再让女人回宫就成。”

     “好,没问题。”两人顿时达成共识,阴云密布的早晨,危机越来越近。

     “怎样,找到冰睫他们了吗?”三日过去了,古冰倩焦急的询问着苍狼,她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大。

     “找到柯瑟大夫了……”苍狼让开一步,让柯瑟进入帐篷内。

     “冰睫呢?”古冰倩望着两人。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她,她被几个黑衣人带走了,估计那几个人是蛇神部落的,而且其中一个身上有淡淡的腐味,应该是蛇族首领上官无尘。”柯瑟愧疚的低下头,无法面对古冰倩晶亮的眼睛。

     “她被蛇族的人带走了?他们为什么抓她?”烦躁的站起来,古冰倩不安的来回走动,心底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感觉到危机已经在慢慢靠近中。

     “你别那么急,我打算今夜去夜探琪雅……”苍狼一把揽住,低头告诉她,他的打算。

     “不,不行,你别去,我有不好的预感。”一把拉住他,她马上否决了。

     “可是古冰睫怎么办?”苍狼皱眉,不知道那个上官无尘想干什么,但是绝对不会是好事,他和帝君之间的恩怨十分之重,而且还是为了女人。

     “向帝君求救吧,靠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做什么。”还是柯瑟比较冷静,现在宫内应该一片混乱了。

     “对,我们马上飞鸽传书,让帝君出兵。”

     “各位不要激动了,古冰睫没事的,她在蛇族不过是在治疗伤口,再十日就能治疗完毕,到时上官无尘会送她到你们这里的。”就在这时,一个黑衣女人忽然出现在门口。

     “你是谁?”苍狼警惕的将古冰倩护在身后,沉声问。

     “我是帝君请来为她疗伤的巫女,帝君早就知道她的琪雅了,不过为了她脸上的伤,他必须忍耐让她留在这里疗伤。”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古冰倩只觉就讨厌她,觉得她很危险。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再次入梦“你们可以飞鸽传书去问帝君,我没必要骗你们,好了,旨意传到,我要走了。”黑冥冷笑一声,转身离开,根本不屑于和她们废话。

     “怎么办?”古冰倩回头问苍狼。

     “我飞鸽传书给帝君问一下吧,这女人我不放心。”相信没有人会觉得她可靠吧。

     “恩,此事非同小可,还是问清楚的好。”柯瑟也点头,从那女人身上他感觉到阴谋的味道。

     撼“帝君,黑冥求见。”拓跋撤正在策划攻打琪雅夺回古冰睫,他微微眯眼,对那个女人心里总是觉得不怎么舒服,但是又必须借助她的力量。

     “宣!”冷哼一声,他依旧低头处理公务。

     “参见帝君。”黑冥利用巫术去了一趟琪雅却丝毫不见疲意,依旧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调“什么事,说吧。”拓跋撤也懒得抬头,冷声吩咐。

     “是关于那位姑娘的事,她脸上的伤……”看到他那副冰冷的模样,黑冥有些气闷,但还是极力控制自己,知道他关心的是那个女人,心里非常不爽。

     “如何?你别现在告诉孤你无能为力,你知道下场是什么的。”拓跋撤缓慢的抬起眼来望着她。

     “不是的,我想说的是,她脸上的伤被琪雅的巫医治疗着,现在暂时不能离开那里。”见他终于抬头了,却是那种警告的表情,她心里更加恨起古冰睫来。

     “哦?这可奇怪了,上官无尘怎么会救她呢?”他捋走她很正常,但是出手相救就非常不寻常了。

     “不知道,但是美人总能令男人失常不是么?”晃晃悠悠的话,说来无意听者却刺耳。

     “美人?她现在已经毁了容颜,何来美人之说?”拓跋撤烦躁的站起来,他想马上去把古冰睫抓回来紧紧拴在身边,以后无论去哪都带着。

     “这只是我的猜测,不过现在还是劝帝君一句,别去***扰她,否则治疗一半就前功尽弃了。不但打回原形,恐怕还会更糟。”满意于他的怒火,黑冥隐住笑,轻浅的说。

     “那要等多久?”双手紧捏,他压抑着心底浓烈的妒火,他闷闷的问。

     “十日左右吧,到时候帝君就可以开始寻找肤色相同的女人,换脸皮只有我黑家人才会。”

     “十日?不行,太久了……”那么久,会出事的,他不能让她在别的男人那里呆那么久。

     “帝君可以每夜入梦与她相遇,比起现实,梦中的她更加可爱吧。”带着暧昧的笑,黑冥的话真是诱惑到他心底。

     “……你先下去吧,孤再想想。”拓跋撤坐回桌前,她的话的确让他心动,梦中的古冰睫真的令他欲罢不能,因为是梦,所以她毫不掩饰对他的爱,让他心醉不已。

     “呵呵呵,你会同意的,拓跋撤,任你再是钢铁般的男人也会上瘾的,再加上罂粟花的香味,恐怕等她回来你都会忍不住想用梦去和她交缠吧。”离开书房,黑冥诡异的笑着,计划成功了,她飞鸽传书给上官无尘,让他开始按照计划行动。

     “上官,你是不是明日就送我回去?”是夜,上官无尘忽然来陪她用膳,令古冰睫有些诧异。

     “不,巫医说你的伤口还需要稳定几日,等稳定了再说吧。”一边体贴的为她布菜,一边说着。

     “哦……你该不是后悔了吧?”见他对自己的态度忽然改变,古冰睫有些忐忑的问。

     “别胡思乱想了,你也说过朋友妻不可戏的,这几日我太忙,都没有照顾好你,拓跋撤知道了会生气的。”揉揉她的发,他轻描淡写的解释着。

     “……谢谢你。”虽然不习惯拓跋撤以为的男人这样照顾她,但是人家的好意她也不好拒绝。

     “别说傻话了,快,多吃点,你太瘦抱起来不舒服的。”又夹了些菜给她,上官无尘说着很暧昧的话。

     “哎呀,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古冰睫脸红了,低下头不敢多语,拼命往嘴里扒饭,而上官无尘怎淡然的笑着,一脸满足的望着她,这样的画面任谁看了都会误会的。

     “传黑冥!”拓跋撤本不想再让自己沉浸那虚幻的梦中,他坚持一人独处,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古冰睫在梦中那娇媚大胆的挑逗,令他烦躁的辗转难眠。

     “帝君,这么晚了传我来有何吩咐?”明知故问的说着,她一副困顿不堪的表情。

     “再帮孤入梦吧。”

     “唉,既然是帝君的旨意,那我只好遵旨了。”不情不愿的说完,她开始布阵。

     陪着上官无尘喝了几杯酒,古冰睫迷迷糊糊的睡到床上,熟悉的香味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