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62
    > “算了,事已至此,请君多珍重。”他眼中的愧疚已经抹去了所有,如果爱他就必须承受这些,那么她也甘之如饴,至少,在最后一刻,他是爱她的,虽然他已经没有说出那三个字,但是,她能感觉到他的心。

     “记住你答应孤的事……”她退开他的怀抱,然后好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转身离开,拓跋撤心里一惊,拉住她的手,厉声说。

     “恩,我绝不食言于你。”她会等他回来的,不然她走也走不安心不是?

     “孤送你回去……”得到她的允诺,他不安的心稍微定下了些,但还是不想就这样结束今夜,所有他开口想多和她呆一会儿。

     “好!”古冰睫也舍不得那么快就结束,毕竟这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夜,比起上次她离开他来到千年前更加不舍。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思绪百转沉默现在居然成为两人之间时常出现的境况,古冰睫在前面一步步的挪动,而拓跋撤则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一段路不过半柱香的时辰居然走了一炷香都不止还未走到。彼此都在留恋着吧,不肯让夜过早的结束,希望就这样走到生命的尽头,但,再希望,再慢,也还是不过一刻钟就能到的地方,远远的君临殿的朱丹色大门已经可以看见,古冰睫不自觉的停下来,拓跋撤也停下来,两人就这样站着。

     “怎么不走了?”最后,还是拓跋撤靠近她先出声问。

     “对不起……”他的催促令她心里一痛,也许不舍的只有她吧,古冰睫低低的道歉,然后继续往前走,这次速度快了很多,好像还带着一抹怨气。

     “……冰睫,为何就是不肯承认,你是舍不得孤的?”拓跋撤则站在那看着她略带倔强的背影,忽然大喊一声,他就不明白,为什么她非得筑起高高的墙将两人硬生生隔开?今夜,她明明可以躺在他怀中,让离别变得不那么伤感,或许,只要她开口,他可以不亲征,一个小小的卡其顿,青龙使一人带兵就能平定,只要她愿意,他可有留下来,为什么,宁愿磨着时辰也不开口挽留。

     撼“没有,我没有,帝君,送到这里就行了,请回去休息吧,明日还要出征不是?”摇着头,她决绝的说。为什么他就是不懂,她已经没有资格留在他身边了,刚才那些浓情蜜意是最后一次的放纵,现在,应该清醒了,她是一个丑陋的半脸鬼,他是高大帅气的战神,英俊阳光,她在他的照耀下只能魂飞魄散,两人如何再相守?

     “……只要你开口,孤可以不去……”他又妥协了,天知道这个小女人究竟给他下了什么咒,见到她那明明痛苦却强作镇定的身影,他又忍不住心软了。

     “帝君,你应该以国家以暗瑄为重,天色不早了,请回去休息吧。”她又一次拒绝了他,古冰睫捂住疼痛不已的心,他还能继续爱她吗?一再的拒绝,一再的任性,按照她对他的理解,他恐怕又要发怒了吧。

     调“……唉,容貌于你如果真那么重要,如果这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阻碍,那么孤就去想办法恢复你的容貌吧,冰睫,你爱孤么?”他没有生气,叹息一声,高大的身子靠在路边的树上,显得那般无奈,绝世无敌的战神,何时出现过这样的表情?一个女人,就将他彻底的打败了,让他学会什么叫心痛,什么叫不忍,什么叫妥协。

     “……曾经是爱的。”她想告诉他她爱他,爱入心底,爱至骨髓,却到口边又犹豫了,出口却变成了曾经。

     “即便只是曾经,也希望你相信孤,为了你,孤会找遍世间所有神医,所有妙药除去那伤痕,恢复你的容貌,所以,别轻言放弃,别放弃对孤的爱。”曾经两个字还是令他心伤,但,他知道她在介意什么,他从来不是认输的人,对她,硬的不行,强的更不行,那么就从心病开始入手吧。

     “你……”转过身,古冰睫瞪大眼睛望着他,她的绝望在他那坚定的话中变得那么渺小,她自顾自在哪哀伤的时候可曾想过他的心?在他不断的妥协不断的哀求下,她的执意斩断两人情愫是否太过任性?

     “冰睫,孤知道曾经食言于你,但是这一次,绝不食言,再信孤一次好么?”见她有所动了,拓跋撤再接再厉。

     “撤,我爱你,爱入骨髓,我会等你的,其他,等你回来我们再说好吗?”她的心震动了,也开始反思自己这几天的行为,但是,真的接受还需要时间,所以,她想在他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将一切重新想过。

     “好,孤不逼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记住这不是结束,是新的开始。”她总算不再是那种绝望而疏离的态度了,他也知道不能急进,就让两人都借着出征的机会想想,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恩!”他感觉到了,古冰睫终于明白刚才那些话的含义,他猜到她的心了,所以才迟迟不想离去。对于他的执着,她一再退开是否太过懦弱?她的执意离开,不过是为了逃避,是为了自保,她的爱,真的太不够坚强,轻易就被打破,一时顿觉汗颜。

     “撤,对不起,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会努力走出迷茫。”对着他离去的背影,她喃喃着,希望等他回来时,她能更加坦然的接受他,然后,一起去寻求恢复容貌的方法,只要他不介意,她或许也可以慢慢接受那恐怖的脸吧,只是,他真的不介意么?

     “帝君走了,你呢,什么时候走?”第二天一早,柯瑟来到君临殿,拓跋撤已经带军启程了,她没有留下他,所以,柯瑟以为她终究没有去见他。

     “不,我答应撤会等他回来的,柯瑟大夫谢谢你点醒我,我想看看现在的模样。”想了一晚上,她决定先让自己慢慢接受那容貌。

     “……你确定?我觉得还有些过于早了,等伤口再愈合点……”吃惊的一愣,她好似变得更加坚强了,是什么改变了她?

     “不,我想早点开始适应,别担心,我有心理准备的。”即便再恐怖,也没有办法改变了,她需要的是坚强。

     “……好吧,不过第一次先看一部分就好。”拿过一面铜镜,他小心的解开她伤口处的纱布一角,红褐色的疤痕马上露出,抽气声响起,古冰睫双手紧握,指甲都扣进肉中却不觉得痛。

     “放松点,看到这里差不多了。”才打开不到四分之一,他停下来,知道她已经到极限了。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残酷的现实昨天答应的包括今天在内的总共六更只兑现了二更,实在是从昨天开始就病倒了,写完两更后开始恶心发晕,熬到今天不好,去医院,是疲劳性中暑,掉了一天的针水,实在抱歉,请大家忍耐下,今天倩只能一更,医生吩咐不能再熬夜了,但是,倩还是会努力加油的,明天开始身体好点了,尽量恢复三更,这个月除了休息时间,倩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熬坏了身子,写不了文了,大家体谅下好不?倩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希望大家稍微忍耐下,给倩一个喘息的机会,谢谢!

     “这伤根本不可能痊愈的对不对?”泪控制不住的滑落,好可怕,她真的好可怕,才那么一点点就吓人到这种地步,不,她不要让他看见了,她后悔了,宁愿死也不要让他看见这样的自己。

     “呃,以后等伤口再收点起来会好些,不过,痊愈是有点困难……”柯瑟早料到了,那伤口就是强壮如帝君恐怕都接受不了,他也没真正看过,只看到被血模糊的痕迹而已。

     “……呜呜呜,为什么不让我死了,这样不人不鬼的活着,我究竟是什么?”激动的将铜镜扫落地上,古冰睫绝望了,才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就让她吓得喘不过气来,那么全貌会怎样?

     撼“古姑娘你冷静点,你不是还有心愿未了的么?”无奈的叹息,那女人也真狠心,那么深的伤口,好多经络都割开了,能合拢都不错了。

     “……帮我,柯瑟大夫,求你了看在冰倩的份上帮我,我不要再留在这了,帮我离开。”逃,现在的她只有一个念头,逃离这王宫,逃离关于拓跋撤的一切,逃……

     “呃,你不是答应了帝君等他凯旋的么?”他也理解她的心理,只是她怎能言而无信?

     调“他因为食言害我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不能食言?”疯了,她已经疯了,当那些恐怖的痕迹不再是感觉而是历历在目时,她就受不了了,伤口好似被再一次扯开一般痛入心扉。

     “你冷静点,想好了吗?真的要离开不后悔?”柯瑟难得大吼一声,让古冰睫呆住了,她的双眼好似被蒙住了一般,看不清也听不清,只回荡着后悔两个字,拓跋撤那坚定的话还在耳边,他说只要她爱他,就会等他,等他找到恢复容貌的办法,可是……

     “柯瑟大夫,这个伤,还有办法治么?”忽然冷静下来,古冰睫抬起眼定定的望着他等待着宣判。

     “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即便能治,也不会痊愈,你的半边脸全部被毁了,除非换掉……这是不可能的。”他也不想再刺激她,只是,给她无望的希望只会让她在知道真相时更加绝望,所以,他还是实话实说了。

     “……是么?带我离开吧,今夜就走,我不悔。”闭上眼,她决定,不是不爱他,是爱不起,也不想她为了那永远都不可能成就的希望劳累,他是属于天下人的,不是属于她的,虞姬自刎只为霸王,只可惜她太过留恋终究成就一代骂名,而霸王也成为一个为女人而放弃了天下的俗人,所以,她不能再拖累他,爱他就要懂得放手。

     “既然你决定了,那么就准备下,我们晚上出发,借这个机会留点什么给帝君吧,否则他会以为你被人绑架了,到时候恐怕怒气又会夺去很多人的性命,包括现在在外面守卫和工作的人。”点点头,他尊重她的选择,冰倩离开时说了让他好好照顾她,而他也认为她现在还是离开王宫比较好,也许出去散散心,可以改变她的心情。

     “拜托你,把这封信带给苍狼。”出了君临殿,柯瑟将一封信递给传令官。

     “是!”那人拿着信离开了,而他也去准备晚上离开王宫的东西。

     古冰睫呆呆的坐在君临殿内,看着那红纱飘逸的芙蓉帐,想着那些疯狂的夜晚,她沉醉在他的怀中,感觉到他的呼吸还喷在脸上,灼烫了她的心,浓重的阳刚气息包围着她,那些记忆,好似上辈子一般那么遥远。

     撤: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撤:

     我食言了,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你……

     地上丢满了被揉起的宣纸,古冰睫烦躁的放下笔,天色已经西沉,黄昏转眼就快来临,而她却再无法写下任何只字片语,如何告诉他,她的心,如何告诉他,她的无奈?他不会懂的,从未沮丧过的神如何去了解一个人的心?于是她将所有写着离别无奈的纸全部撕碎,然后付之一炬,夕阳总算是落下了,只留一抹余晖,她剪下自己的青丝,只留一句话:

     青丝断,情已残,今生无缘,来世续,别过,勿连累无辜!

     泪落在墨迹上晕开那个情字,好似注定一般。

     “准备好了吗?走了,现在是守卫最松散的时候。”一身素衣裹身,古冰睫一头半长不短的发,显得那般突兀。

     “走吧,我准备好了。”带着面纱,她淡然的走向柯瑟,未再回头看一眼。

     “你这是……”柯瑟有些吃惊的看着那长短参差的发,一时怔愣。

     “断了情根,免得胡思乱想,走吧。”她变了不是么?变得更加坚强了,一滴泪也没流,柯瑟感叹不已,望着她走在前面的背影。

     “主,我们查到,古冰睫离开王宫了。”

     “巫医那边怎么说?”

     “要看到具体伤势才能断言。”

     “……卡其顿那边战况如何?”

     “拓跋撤还是战无不胜,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他的战术,估计再十日左右卡其顿和其他五个部落就会被灭,而且,这次暗瑄采取的是毁灭战术,所过之处片草不生,却出了个特别军令,凡是能治疗过重伤痕的,经过确认属实,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