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65
    造物神的力量有多大?古冰睫的灾劫有多重?这都是未知的,只有一点可以明白,古冰睫死了,命运就真的不能改变了。

     “倩,你不相信我么?举天为证,我苍狼,今生今世绝不负你。”走到她身后,苍狼揽住她坚定的说。

     “……苍狼,我也希望命运可以改变,悲剧不要发生。”回身望他,哪里有一丝梦中男人的暴戾之气。

     “我们之间不会有悲剧,相信我。”低头覆盖她温软的唇瓣,他信誓旦旦的说。

     “苍狼……”她应该对他有信心么?应该相信他吗?应该相信命运真的是可以更改的吗?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班师回朝“孤已经照你所说灭了卡其顿,还是用最残暴的手段,现在你可以同孤回去了吗?”

     “这个自然,帝君的大恩大德,黑冥永世难忘。”

     “不用,只要你治好一个人的脸伤,孤不会亏待你的。”

     于是拓跋撤在灭了卡其顿之后就急速行军赶回王宫,他根本不知道心心念念的女人已经不在了,还期待着她知道脸伤有望痊愈后的惊喜表情。而黑家的当家黑冥则跟随他一起回宫,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可是非常迷恋的,但是,拓跋撤本身也会法术,百毒不侵,她无法对他下手。

     撼“帝君,恭喜您胜利凯旋。”失落之城外已经站立了一排欢迎的队伍,拓跋撤冷眼一扫,并没有看见希望中的倩影,想到她的顾虑他也没说什么,下马往后宫而去。

     “惨了惨了,帝君回来了,怎么办?喜儿姐姐,咱们都得丧命啊!”几个小宫女吓得挤在一起,从发现古冰睫不见开始,她们就求护卫四处查找都找不到,现在帝君回来了,她们死定了。

     “这是入喉即死的毒药,实在不行只能这样了,还能少点痛苦。”天牢里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女人是她们的噩梦,与其那样不如自行了断。

     调“呜……我还不想死……”其中一个最年轻的宫女颤抖着说。

     “我们也不想,但是……”喜儿正想说什么,就被传令官的声音打断:

     “帝君驾到!”短短几个字,吓得几人脸色又是一白,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都起来吧,冰睫呢?”眼睛在君临殿内四处搜寻,却没有看见那个喜欢一身白衣的女子,她还在躲他?

     “……帝君……帝君饶命……饶命……”喜儿语不成声的说。

     “给孤好好说话!”皱眉冷哼,拓跋撤不悦的说。

     “冰睫小姐她……她……离开了……”闭上眼,她豁出去了,颤抖着捧上用白纱包裹着的信纸和青丝,喜儿绝望的说。

     “你说什么?”拓跋撤接过她手里的白纱,心底的怒火在澎湃,她居然敢食言,那是欺君,是死罪。

     “帝君……小姐她……”在那凶残的瞪视下,喜儿再说不出下面的话,只能低下头等死。

     “青丝断?来世续?哼,古冰睫,你别想逃过孤,别说今生,就是以后的每一世你都是孤的女人。”捏着那碍眼的信,他说不清心底的感觉,五味掺杂,看到那晕开字迹的泪痕又心升怜惜。

     “来人,宣黑冥觐见。”大步走到主位上坐下,他还是将她留下的青丝收好,并没有责怪其他人。

     “参见帝君,不知帝君可是要我见那人了?”黑冥很快来到君临殿内,见一室奴仆全部跪着,而拓跋撤则黑着脸,不觉诧异。

     “孤要你用巫术找一个人。”冷漠的声音显示出拓跋撤的心情非常糟糕,可以感觉得到他正在极力压制怒气。

     “这个简单,不知帝君想找何人?”黑冥很好奇,那个让他气成这样的究竟是什么人。

     “一个女人,这是她的头发,帮孤找到她。”将怀中的青丝取出,拓跋撤递给黑冥并不忘吩咐:

     “小心点,别弄掉了。”

     “哦,这样啊,我去取水晶球来,很快就能找到了。”一个女人,居然是一个女人,捏住那刺手的青丝,黑冥不高兴的想,他为什么那么在乎那个女人,传言战神是最无情的,杀人不眨眼,对所有人都视为无物,怎么会忽然对一个女人那么在乎?

     “怎样?”见她在那里鼓弄半天,拓跋撤不耐烦的问。

     “她的气息被某种法术遮盖住了,不过按照我的感觉,应该是来自蛇族,她人就在琪雅不会错的。”那种腐朽的味道,只有那个男人身上才有。

     “该死,是上官无尘,他究竟想干什么?”站起来,拓跋撤不悦的四处走动。

     “帝君想见她么?我有一个绝妙的法术可以让您现在就和她相见。”黑冥掩盖住眼底的嫉妒,不怀好意的说。

     “真的?如果你真能做到,孤重重有赏。”猛的回身,拓跋撤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当然,我可以让您进入她的梦中,与她相遇,虽然不是真实的,但是,至少也可以缓解思念之苦。”一个邪恶的计划在她脑中成型,居然和上官无尘不谋而合了。

     “此话当真?”

     “我可不敢欺君。”

     “好,现在马上施法。”他要去好好质问下那个小女人,为什么逃开他。

     “遵旨!”得逞了,只要再添加点别有深意的香料,一切就水到渠成,阴谋在这一刻开始启动,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弱点了,总有一天可以得到他。

     “好了,小姑娘,你看看吧。”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他们终于从那个黑暗的密室里出来了,原来巫医是一个老头子啊,古冰睫看着眼前的老人,不觉想到柯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是否找到了冰倩他们。

     “怎么,发什么呆,快看看啊,现在这个样子如何?”把铜镜举到她面前,巫医催促着,他自己倒觉得很满意。

     “啊!”猛的看到镜中的人,古冰睫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那些错落的伤痕真的不再那么恐怖,只留下淡淡的痕迹,虽然还是毁了半张脸,但至少不再恐怖吓人,可惜她的美是无法恢复了。

     “怎样?还满意吧?”巫医得意的问。

     “……谢谢!”略微疲惫的道谢,她还能说什么?现在这个样子,她至少还有一点点勇气面对他不是么?

     “恩,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就让主子送你回去,估计拓跋撤现在正在暴跳如雷呢。”已经有消息传来,暗瑄的军队回朝了,拓跋撤应该已经知道她逃走的事了吧。

     “哦!”随口应了声,她又开始胆怯起来。

     “别想太多,好好休息吧。”感觉到一股法术的味道,巫医皱眉说完就离开了。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入梦大法“主子,那伤已经尽量治疗了,不过还是留着明显的痕迹。”

     “恩,我知道你尽力了,没想到那个女人那么狠心,我在寻找与她肤色相同的女子来取悦拓跋撤。”

     “我感觉到有黑家法术的味道,不知道是为何而来。”

     “我猜那黑家女人恐怕是投靠了拓跋撤那边,所以才会让他用那种手段灭了卡其顿吧。”

     撼“那么那法术是冲着咱们来的,还是冲着那女人来的?”

     “估计是那女人吧,不过也不能大意,还是注意,有什么不对马上来报。”

     “是!”

     调夜色深沉,古冰睫躺在床上,本来毫无睡意的,却忽然闻到一阵奇异的香味,顿时觉得昏昏欲睡的,眼睛马上就挣不开了,沉沉的睡了过去。

     眼前一片漆黑,古冰睫感觉很是不安的往前走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在视线内浮现,那熟悉的味道,令她忍不住心痛。

     “撤……”激动的往前跑去,她告诉自己这是梦,在梦中她可以完全放开顾虑,只要爱他就好。

     “哼,你还记得孤么?还记得答应孤的事么?”拓跋撤回身见她扑来,冷漠的闪开,浑身散发着怒气的问。

     “呃,你生气了?”这不是梦么?梦里他就不能温柔点吗?古冰睫沮丧的想。

     “你这是欺君,你知道不知道?”大力捏住她尖细的下巴,他面色不改的说。

     “好痛哦,撤,人家也不想的,对不起,我错了。”反正是梦,古冰睫一点都没想过控制自己,真性情表露无疑,将撒娇发挥到极致。

     “知道痛了?当孤回到君临殿却发现你不在了,你说孤心里有多痛,恩?”对她娇媚的样子没辙,拓跋撤语气软了些,但还是坚持着不肯抱她。

     “心痛啊?那呼呼就不痛了。”小手自动自发的抚上他结实的胸膛,感觉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明显颤抖了下,而且力道也不那么大了,古冰睫得逞的笑了。

     “呼呼?那是什么?”语气已经不再冰冷强硬,他的所有感觉都集中到那柔软的抚摸上了。

     “就是……这样……”趁着他手力一松,她挣脱他的桎梏,靠近他胸口轻柔的吹着气,并故意发出呼呼的声响来。

     “哦,你这个该死的小妖精,想用美人计么?”浑身一颤,他好怀念她这样娇俏妩媚的挑逗,没想到在梦中她竟然如此大胆。

     “呜,人家哪有,你心痛我也会痛的,这样还痛吗?”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看得他晕头转向的,再忍不住低头覆盖上她的唇。

     “孤不会停的,你挑起的火,就必须你来灭。”***排山倒海的袭来,他已经顾不得生气了,空气里一直弥漫着的奇香让他欲罢不能。

     “荣幸之至。”她喜欢看他失控,为了她。古冰睫挑起一抹得意的笑,沉浸在他激烈的掠夺中,不觉纳闷,真是太久没有得到他的滋润了么?这个梦为何感觉是那般真实。

     “冰睫……”轻喃着她的名,他专注的吻着她左脸上轻浅的痕迹,大手扯开衣裙,迫切的想同她交缠。

     “撤,我爱你,好爱好爱你呵……”她也不同以往的矜持,激烈的回吻着他,在他耳边喃喃着爱语,让他几近疯狂。

     “你今夜真像个妖精,迷乱孤的妖精,让孤为了你,可以不顾一切。”大力的爱着她,他几近疯狂的咛喃,如果她真是敌人派来魅惑他的美人计,他也只能弃械投降了,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让他在觉得已经不可能再多重视她时,又让他更加重视她?

     “撤,我只有你,什么都不要……”指甲深深的陷入他的背,她迷乱的说着,这个梦要是永远不醒来多好啊。

     “冰睫……别离开孤,发誓,永远不离开孤……”他无法再承受没有她的日子,拓跋撤强悍的要求着。

     “发誓……不离开……”反正是梦,她可以无所顾忌。

     “记住,这次再食言,孤就对你不客气。”嘶吼着在她体内爆发,拓跋撤喘息着靠近她的耳威胁。

     “恩……不食言……”揽住他的肩,她半梦半醒的说。

     “很好。”低头再啄了啄她的唇,他满足的抱着她闭上眼。

     “帝君,帝君……”女人的声音扰乱了他的清梦,拓跋撤不悦的睁眼,怀中女人没了,一室激情迷乱没了,原来不过是一场梦啊。

     “……原来只是一场梦……”太过真实的梦,让他觉得无法自处,现实是那么冰冷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虽说是梦,但也算是一解相思了。”带着诡异的笑,黑冥淡淡的说。

     “恩,下去领千两黄金作为赏赐,退下吧。”挥挥手,他站起来,感觉身子还充满着那种满足,心境却截然不同,如此大的反差令他更加难受。

     “帝君是否想在寻回那女子前,每夜都入梦呢?”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