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70
    不能告诉你,等办完了,我会来找你,你自己要小心,千万要小心。”古冰倩不知道圣女的预言是否能透露,但她不敢冒险。

     “你……好吧,在找到无心前,我都会在这里驻扎,即便离开,每隔三日也会来一次,你要是办完了事就飞鸽传书给我,然后来这里找我。”见她那焦急的样子,他也不好再为难她,只得放行。

     “恩,你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昨夜那种死亡的信息还在她心里回荡,古冰倩握住双手,不安的嘱咐。

     “放心,没娶到你,我不会舍得死的。”摸着她的头,他半玩笑半认真的说。

     “我走了……”红着脸,古冰倩转身急急离开,柯瑟看了苍狼一眼,对这个男人还算满意,笑笑点点头,以表示同意,跟着她而去。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古冰倩被劫“卡琳思真是麻烦,居然想出灵魂出窍这一招,搞那么多事情出来,真麻烦。”在拓跋撤驻营不远处,一抹黑影立在树梢之上,面带不屑,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双眼晶亮如炬直盯着远方。

     不一会儿,两匹快马向着这边驶来,男人将软剑往腰上一绕,眯起眼飞身快速向那方向掠去。

     “冰倩,休息下吧,马上就到了,我去找点水。”正是烈日当空的时候,可是见古冰倩小脸被晒得通红,嘴唇也干得裂开了,不觉心痛的说。

     “恩。”轻应了声,对于现在的柯瑟,老实说,她恨不起来,也许没有失去女儿他也不会变得那么阴险,他的心地其实是很不错的,是伊娃的死让他变得黑暗了,伊娃,那个本该是整个时局的女主角,让所有男人疯狂的女人,现在成为一个配角,让大家都正常了,这样的改变真是不错。

     撼“老家伙不在,正好!”如同鬼魅般出现在身后的男人,一把冰冷的剑搭在古冰倩的脖颈上。

     “谁?”无法回头,她只能冷声问道。

     “哼,女人,你太多事了,我不能让你去破坏黑冥的计划,走吧,跟我离开这里。”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人气,他贴着她的背让她感觉前所未有的冷。

     调“你是黑家的人?”古冰倩本想拖延时间想办法脱身,但想起柯瑟手无缚鸡之力,到时候如果见她被挟持,恐怕会豁出命去,皱着眉,她该怎么办?

     “废话少说,别想玩花样,要不是你还不能死,我早就让你永远离开了,哪那么多话。”这人似乎非常没有耐性,用力敲晕古冰倩抱起就飞身而去。

     “冰倩,水……”柯瑟抬着水走到他们休息的地方,却发现古冰倩不见了,地上有两个鞋印,有人带走了她?不安顿时在心底扩大,他迅速往回走,现在只有找到苍狼,让他派人去找古冰倩。

     “苍狼,不好了,冰倩不见了。”柯瑟慌乱的跑进帐篷大呼,苍狼本来正准备出去再找找拓跋无心的,却被他的话惊住,急速转身几乎咆哮起来:

     “你说什么?”柯瑟被吓了一跳,这是那个木讷不善言辞的男人么?怎么看着有帝君的影子?

     “你先冷静点,刚才我们在军营前面的树林里休息,我去取水,回来就看见冰倩不见了,地上有两个人的鞋印子,估计是有人将她劫持了去,但也可能是我多虑了。”看到那个比自己还紧张的男人,柯瑟反倒镇定了,他只是猜测她被劫持了,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先到树林去看看再说。”苍狼脸色苍白,却极力维持冷静,他也明白现在急躁只会延误救援时间。

     “恩!”柯瑟觉得他真的很可靠,越看越顺眼,要是冰倩不反对,他觉得这个女婿还不错。

     冰冷的山洞,冰冷的空气,一切都是冰冷的,古冰倩时被冻醒过来的,她睁开眼看见一个黑衣劲装的男人正背对她盘腿而坐。

     “你是谁?黑家的人吗?抓我究竟想干什么?”半支起身子,她搓着手臂,好冷,明明是夏末初秋的天,为何会冷成这样?

     “……”男人根本不甩她,继续在那鼓弄着。

     “喂,你是哑巴还是聋子?我记得几个时辰前还是会说话的嘛。”不悦的皱眉,抓了人家来又不说话,他究竟想干什么?

     “闭嘴,女人,你很呱噪。”冷眼扫来,男人不解,她难道不怕他吗?居然还敢那么大声的说话,那么大声的叫喊。

     “你抓我来就该想到的,女人都呱噪,不爽放我走啊。”他的眼睛是紫色的,古冰倩心儿一颤,那紫简直深邃不已,是她最爱的颜色,但是,除却之外的地方,她全部都讨厌。

     “……啧,真是麻烦,该死的女人,真该死。”皱眉,她不怕吵得他不爽了拔剑给她一个了断么?

     “闊影,你也有被骂的时候啊,我今天算是开眼界了。”山洞外,一个男人温和带笑的声音传来,古冰倩举目望去,却不见踪影。

     “卡修斯,别占着自己是神,我从未怕过你。”男人手里的一截东西应声而断,看得出他十分不爽。

     “好了,别老是一副阎王脸,会吓到那小女人的。”随着声音的靠近,终于一个青袍长衫的男子出现在门外,一副书生打扮,清秀温和,嘴角带着淡然的笑。

     “喝,来得正好,这个麻烦交给你了。”吓到?她会么?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她肯定不会被他吓到。

     “麻烦?你才是麻烦呢,快放了我。”他掠了她还说她是麻烦?这个男人欠修理,古冰倩不高兴的说。

     “有意思,小姑娘,你真大胆,对着这个冷阎王居然也敢大骂出口,我很欣赏你。”卡修斯永远都是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双手环胸笑瞄着古冰倩。

     “欣赏完就放我走,我不认识你们,你们老缠着我干吗?”古冰睫的危机已经开始了,她必须回去帮她。

     “那可不成,卡琳思给你说的事是天机,在事情没有结束之前,你都不能离开。闊影,我还有其他任务,这个麻烦挺好玩的,留着玩几天吧。”无视某人杀人般的历眼,卡修斯将一个令牌丢给那男人。

     “这是什么?”他最讨厌就是这个不正经的智慧神,老爱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让人猜。

     “以后总会用到的,约瑟琴让我向你问好,她说月神殿中需要一个制冷的东西,你哪天空了上去帮帮忙。”

     “该死的卡修斯,给我滚出去。”也没见他动,只有一声厉喝,那书生就被一阵旋风卷走了。

     “真是爱生气的男人……”然而那令人万分厌恶的声音却还在回荡。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苍狼的劲敌“这的确是个男人的脚印,而且武功非常强,要不是沾了露水,鞋子湿了的话,根本不会留下痕迹。”苍狼蹲在地上,皱眉凝视,显得非常焦虑,现场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是因为两人认识还是因为古冰倩根本无还手之力呢?

     “那冰倩是被劫持了吧?”柯瑟的不安更加扩大。

     “不好说,周围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甚至是离开的痕迹……”正说着,就看见一块很不起眼的布,好像就是古冰倩身上穿的那件衣服的颜色,苍狼连忙将不取下,只见上面有用血写成的字:驱逐黑冥,快!原来在那男人用剑抵着她的时候,她就迅速挂破手指,在裙子上留下信息,然后故意挂在石头上。

     “看来她真的被劫持了,和那个黑衣女人有关。”苍狼捏住手中的布,站起来,穿过这片树林就能到达帝君驻扎的地方,而黑冥就在那里。

     撼“我们快去,那个女人肯定知道什么。”柯瑟也一刻不耽搁,两人迅速进入了树林。

     然而,已经穿梭过无数次,甚至是为了寻找拓跋无心都已经将这里翻了个底朝天的树林,如今却变得万分陌生,一进去就走不出的感觉。

     “柯瑟大夫小心,这个树林有诡异。”盯着眼前忽然多出来的树木,他们在这里面转了半个时辰了,按理这个树林走遍也不过半个时辰,现在却还在原地打转。

     调“恩,有人布置了奇门阵法,我们中招了。”毕竟是巫医,对于这些东西他明显比苍狼在行。

     “有办法破阵吗?”

     “这些树真真假假挡住了路,要能分辨真伪就有办法离开。”那些多出来的树就是问题的所在,将路全部遮盖了,让他们无法走出。

     “这个的话……就投石问路吧。”每走到一个方位就苍狼就用石头射击面前的树干,有些铿锵有声,有些就穿透了,就这样好不容易来到出口,一个青袍男子正站在那里等待他们。

     “不错,不错,不亏是战神手下最得力的将士,居然这样也能走出来,不过,走不出来也许还好点,走出来就只有死。”男子一副书生打扮,温文儒雅,却浑身带着杀气。

     “废话少说,冰倩是不是被你抓了?”苍狼马上全副武装的对着那人质问。

     “咳,这个么……自然是的,凡是打算去破坏黑冥的人,都必须除掉。”悠哉的说着,给他做个明白鬼吧,免得死得冤。

     “苍狼小心,这人身上带着强大的灵气,恐怕不好对付。”柯瑟担忧的说。

     “你先退开一些,等下如果看情形不对就马上跑,别管我。”苍狼第一次面对敌人开始没有把握,眼前的男人高深莫测,他居然连对方的呼吸都难以听到,可见那人有多深厚的内功底子。

     “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逃掉,来吧。”嘴角含着一抹嗜血的笑容,那人拔剑先攻过来,一场激烈的对决在树林内展开。

     “撤,陪我下嘛。”本来早就该班师回朝的拓跋撤因为古冰睫喜欢这里的景色而暂时搁置了,他在营帐中处理着从失落之城送来的奏折,然而,某人这几天是有些反常,居然敢直接冲进来打扰他。

     “你想干什么?”从奏折中抬起眼望她,拓跋撤冷声问。

     “你看了一天的奏折不累么?走吧,我们去换换眼睛。”古冰睫走过来又是捏肩,又是递茶的,讨好着。

     “你想去哪?”看她那殷勤的样儿,应该不是什么好地方,难道是有危险的地方?

     “走嘛走嘛,去看看就知道了。”用力往外拉他,她撒娇的说。

     “……”沉默了下,拓跋撤没有再问,径自任她拉着往外走去。

     “撤,你看,夕阳美吗?”昨日她自己一个人无聊乱逛的时候,就发现悬崖这里能看到很美的夕阳,而且感觉太阳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小心,你在干什么?”见她向悬崖边走去,还伸着手,吓得拓跋撤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总觉得伸出手就能摸到太阳了呢……”喃喃着,反正有他在,她根本无需担心会掉落,他肯定会紧紧抱住她的。

     “傻话,那只是视觉的错差,就好像沙漠的海市蜃楼一样,看着很近其实很远。”翻了个白眼,他肯定是疯了,所以才会在这里陪她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是啊,就像你一样,看着好近,其实总是离我很远。”喃喃着,古冰睫忽然有些伤感。

     “……你要孤在这里证明孤就在你身边么?”皱起眉,拓跋撤不懂她话里的含义,却不高兴她的忽视,他明明就在她身边,站的那么近,双手也正用力的抱着她,她难道没有感觉到么?

     “我说的不是人,是心。”他为什么就是不懂,她想听一句爱,就算只是喜欢也好,让她不要那么不安。

     “你这话什么意思?”虽然很不想理会她突来的反常,却又不忍心她眼底那抹怎么也解不去的轻愁,拓跋撤冷声问。

     “对不起,我只是不安,越靠近你越是不安,撤,我发现我更加爱你了……”而他却一句喜欢也不肯说,所以她好怕,好怕爱到深处时被他抛弃了。

     “孤就在你身边,为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