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64
    。”

     “卡其顿?卡其顿已经灭族了啊。”皱起眉,上官无尘忽然想到什么似地:

     “巫医,你知道这个黒氏一族多少事情?”

     “她们过于神秘,我知道的不多,但是,她们世世代代都居住在卡其顿境内,却相当恨卡其顿的统治者。”

     “恨?我终于懂了,巫医你先帮她淡化伤口吧,对了,换脸皮需要什么特殊的物品吗?”

     “需要找到和这位姑娘一样肤色的人,不然就成阴阳脸了。”

     “恩,这个是关键,我懂了。”虽然有些突发状况,但是,也不算全盘皆输。

     “上官无尘,你想干什么?”古冰睫心里一紧,一股不安在心底回荡。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蛇族巫医倩身体好多了,所以今天补偿大家,十更给大家看过瘾,谢谢大家在倩病的这段时间没有弃文!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伤的。”安抚般拍拍她的肩,上官无尘淡然的说。

     “换脸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无需费心,我已经接受事实了。”叹息一声,她已经离开了王宫不是吗?离开了他,她是不是美女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真不想回去了么?失去你,拓跋撤会有多伤心?你真舍得?”皱起眉,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撼“……伤心?或许会吧,但是总有淡化的时候,他不是一个儿女情长的人,他是战神,总有一天会忘记我的不是么?”哀伤在不经意间就泄露了,想到他会忘记自己,古冰睫就觉得连呼吸一下都是痛的。

     “你难道不爱他吗?被他遗忘也无所谓?”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已经传递出那种深沉的无奈,上官无尘知道,她现在不过是有心结,他必须解开她的心结,不然,所有计划都会被毁掉。

     “……”真的被遗忘也无所谓吗?无论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他们之间的一切全部被抹掉,真的无所谓吗?泪不自觉的滑落,她真的能够忍受么?

     调“别想太多,好好养伤,这对你们也是一个考验。”知道她哭了,上官无尘总算放心下来,她还是爱着拓跋撤的,只是为了脸上的伤。

     “你真奇怪,为什么这样帮我们?”古冰睫疑惑的问,她本以为他是贪慕她的美色才为她疗伤,可是听他的口气好似又不像,她不懂了,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我同拓跋撤之间有一段莫逆之交,帮他是还他的情。”淡淡的说着,上官无尘吩咐巫医好好治疗,就离开了。

     “姑娘,你身子似乎不怎么好啊,这样以后很难有子嗣。”巫医在为古冰睫脸上的伤口上了药后,又为她把了脉,然后摇着头说。

     “……呵,没有容貌,又不能怀孕,我真是个没用的女人。”冷笑一声,古冰睫自嘲的说。

     “你也别灰心,你吃了千年何首乌,已经调理了一部分,再喝老朽几副药就能痊愈。”只是她似乎并没有这个希望,药力会减弱的。

     “不必你费心了,我……这辈子恐怕都没那个命了吧。”低下头,她苦涩不已的说。

     “别说这样的话,姑娘,只要有希望没有什么是不能达成的,如果你爱那个男人,就该为他坚强。”

     “可是,你看我的脸,连你也没办法……”

     “他嫌弃过么?色衰而爱驰,真的这样么?如果他在乎的只是你的容貌,再美的花也会凋谢,这样的宠爱能有多长久?”

     “我明白,可是他是天下间最完美的男人,不是绝色的女子根本不配站在他身边……”巫医所说的话,她都明白,却没有信心,即便是没有毁容时,她也没用自信能绑住那个男人,何况现在?

     “不能因为他的优势而抛弃他,你这样做不是很无理么?”抛弃?这个词也能用在那个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男人身上?巫医自己都觉得荒唐,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认识呢?

     “抛弃?你在说什么啊?”是她抛弃了他么?

     “难道不是么?你的离开,不是抛弃是什么?”虽然他不知道拓跋撤对眼前这个女子是什么感觉,但是,主说了,他很在乎她。

     “我……我只是……”只是不想他成为一个昏君,只是不希望他儿女情长,只是……全部都是借口,她不过是懦弱,不敢面对他而已。

     “可怜的拓跋撤,知道你离开,不知道他会疯狂成什么样子,唉,造孽啊。”巫医暗哑的叹息直直传到古冰睫心底,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在指责她,她不过是,不过是做了一回缩头乌龟,要离开心爱的男人,她比谁都痛,为什么没有人理解她?

     “长痛不如短痛,他总有一天会习惯的。”赌气的说着,受伤害的是她啊,没有人安慰,还都在责怪她。

     “赌气有什么用,等你能从这个黑暗中离开,你或许会考虑回去。”主吩咐了,不但要治疗她脸上的伤,还要调养她的身子务必在最短的时辰内怀孕,而最重要的是解开她心底的结,让她自愿回去拓跋撤身边。

     “你的意思是我脸上的伤能痊愈?”女人没有不爱美的,更何况是曾经美丽过,古冰睫期盼的问。

     “虽然不是一点痕迹都没有,不过可以淡化很多。”

     “我就知道……”她不该有太多希望的。

     “你放心,即便有痕迹也不碍事,他只会更心疼你,残缺的美才最动人,拓跋撤会心怜你的。”抬手抚摸那疤痕累累的侧脸,巫医暗哑的说。这样漂亮的肌肤,就算有黑家的女人在,也难找到同样的脸皮。

     “真的吗?”她有些心动了,如果不是看到那恐怖的疤痕,她也不可能下得了决心离开他的。

     “当然,我们拭目以待吧,希望主能找到同你一样美丽的肌肤,这样你就可以完全恢复了。”看她的另一侧脸,真是个漂亮的女人,比起主母一点都不逊色呢。

     “那不是得让那个人毁容?不要吧,太残忍了。”心情好多了,古冰睫开始为那个同自己有相似肤色的女人担忧。

     “不是毁容,是死,但是,如果拓跋撤知道这个方法,他也会为你寻找那个女人的,除非你自己不要恢复,乖乖留在他身边。”失去半边脸皮还能活么?她真是天真。

     “啊……那还是不要了,太残忍……”脸色白了一半,古冰睫颤抖着说。

     “我说了,要不要全在你一面之词,不是么?”快要成功了,感觉到古冰睫的松动,巫医再接再厉。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卡琳思的预言“恩,巫医,我明白了,等你的治疗结束,我会考虑是否回去的。”她知道,拓跋撤会想治好她的脸,是因为那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障碍,如果她放弃执着,接受他,他也会放弃。只要她自己能接受,那么他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总算没有浪费老朽的一番劝说,姑娘,你的命格虽然多灾劫,但是总会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时候,别轻易放弃。”任务达成,他好心情的泄露了点将来给她。

     “谢谢你,我知道这次是有些冲动了。”她得好好想想,不知道拓跋撤在卡其顿的战事如何,他应该不会让她失望的吧。

     “倩,不好了,古冰睫被毁容,现在已经离开王宫了。”三日前苍狼带着古冰倩来到琪雅境内,还没开始寻找拓跋无心的踪迹,就接到飞鸽传书,卡其顿的叛乱他是知道的,但是帝君亲征倒令他有些诧异,那么一个小族,根本无需战神出马,然而,飞鸽传书上的事才令他焦急不已。

     撼“苍狼,你说什么?”古冰倩心底的不安得到应征,她急切的问。

     “你看这个是柯瑟大夫的飞鸽传书。”怕拓跋撤回朝发现古冰睫不见了,大怒而连累无辜,他特地将他们的行踪用飞鸽传书传给苍狼,希望在造成大杀戮之前制住帝君的圣怒。

     “该死,怎么才离开十数日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冰睫被毁容,该死的拓跋撤他究竟在搞什么,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将那信揉碎,古冰倩愤愤的说。

     调“别生气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们吧,两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在这动荡不安的局势下,很危险。”第一次见古冰倩发怒,苍狼也怔住了。

     “他们向着琪雅而来,我们应该能遇到……”她心好乱,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伊娃的预知能力在缓慢的苏醒,她现在的预感越来越准。

     “恩,我马上派人在沿途注意,柯瑟大夫说他们的马车上绣了一朵罂粟花,很好识别。”

     “好,你马上去,我现在静下心来感应一下她的方位。”点点头,古冰倩走到帐篷内,盘腿坐下,闭上眼开始感觉。

     “冰倩……你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一个温软的女音在她的脑海里浮现。

     “是谁?”不是古冰睫的声音,但是非常熟悉。

     “我是卡琳思啊。”

     “是你啊,圣女大人,你也知道冰睫出事了?”有她的帮助,也许古冰睫能逢凶化吉吧。

     “恩,这是造物神做的手脚,我现在已经归位,无法随意下来帮你们,但是,历史被强行扳正了,被改变的地方也被一一修改,从卡其顿战役开始,一切又回到轨迹上来了。”

     “怎么会这样?”

     “这是造物神的意思,但是他也不忍心自己一手造就的伊顿大陆化为沙漠,所以,他说过,他会尽力去扳正改变了的历史,但人心是无法改变的,所以,只要他们坚定自己的信念,他也无能为力。”

     “我不明白,现在冰睫她……”

     “我知道,冰睫这不过是一个小难,是被造物神刻意制造出来的,只要她坚定对拓跋撤的爱,历史依旧能改,但是,不久后的大难才是关键,她有生命危险,我没有时辰了,造物神马上就会醒来,记住,一旦她怀孕了,你要片刻不离的跟在她身边,记住了!”

     “圣女大人……圣女大人……”猛的睁开眼,古冰倩满头冷汗,那不是梦,是真的,只是她不明白,不明白的事情太多,想不通也没办法,现在古冰睫的下落都还不知道,谈什么其他?

     “倩?你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苍狼听到她的呼喊,连忙走进来,只见她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连忙走到她身边问。

     “我没事,尽快找到冰睫吧,不然,帝君又要发狂了。”从卡琳思的话中,她只听出,如果古冰睫不在拓跋撤身边,那么历史就会重演,战事会波及整个伊顿大陆,将之变为一片黄沙覆盖的慌乱之地。

     “恩,我已经从前线得到消息,帝君已经将卡其顿灭族,现在正在班师回朝的路上。”大火整整烧了一晚,帝君从来不会用这么麻烦的手段,为什么这次会那么失常?苍狼也不明白。

     “所以我们没时间了,得快。”历史不能回归到正轨上,,古冰倩抬眼望着面前的男人,想起那个久久未曾再做的梦,她绝对不能让一切回归正道。

     “恩,别急,相信我,能找到她的。”揽住她,他正色的说。

     “苍狼,如果有一天,帝君用整个失落之城同你换我,你换吗?”曾经他换了,亲手将她送给了别人,现在他会换吗?

     “不换,给我整个天下也不换,再说了,帝君迷恋你的好妹妹,怎么可能想要你呢?”轻刮了下她的鼻,他笑她胡思乱想,却不知道她心中的那份不安,历史要是真的回到原点,一切都会重演,包括他们的恨,和他的无情。

     “你不会明白的,如果命运真的无法改变,我宁愿从未遇过你。”叹息着站起来,古冰倩望着天边的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