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40
    拓跋无心正在帐篷里睡得香甜,这两天应付一批批追兵可累坏他了,如果没有美人在旁看着,他不能太露怯的话,他早就投降了,反正他们也要回宫不是。

     “殿下起来了。”苍狼要摇摇他。

     “别来烦我。”挥挥手,他不悦的嘟喃。

     “帝君要见你。”靠近他的耳,他轻轻说。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兄弟之情

     “……谁?你说谁?”一开始还是呼噜着,忽然像被人淋了盆凉水一样坐起来,睁着朦胧的眼睛问。

     “很不幸被我言中,帝君来了,就在树林里,他要见你。”凉凉的说着,苍狼怜惜的望着他。

     “不是真的吧,至于么,明日就能抵达的了,至于一晚安生日子都不给我吗?”不悦的喃喃着他不过是耍了他一下而已,至于逼得这么紧么?

     “你以为帝君是为你来的?”拉他起来,苍狼翻了个白眼,他还没那么重要。

     撼“你的意思是,王兄是为冰睫而来?”难得正经起来,他有些闷闷的问。

     “谁知道呢,走吧,帝君越等越冒火,还是早点出现的好。”免得到时候更惨。

     “哦……”脚步沉重的跟着苍狼来到树林,远远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冰冷的空气显示出他的怒火,拓跋无心缩了缩脖子,实在很不想过去。

     调“哼,怎么,敢做不敢当?还不快点过来,想让孤亲自动手吗?”冷漠的声音传来,令他不自觉的抖了抖,大热的天,他怎么觉得身在冰窖一般。

     “那个,王兄,呵呵呵……”干笑着,苍狼居然丢下他自己闪了,真不够义气,他要是还能活着离开,一定和他断绝所有关系。

     “不要傻笑了,她呢?”拓跋撤懒得回头,听声音都知道他又在那装疯卖傻,于是他直接切入正题。

     “她?谁?”他果然是为冰睫而来的,他们究竟是什么见过的啊?虽然她很美,但是,后宫中不乏美女,王兄也不是爱女色的人。

     “别挑战孤的极限。”声音沉下几分,威胁的意思很重了已经。

     “……您该不是说古冰睫吧?”大胆猜测小心求证,他希望被否认掉。

     “明知故问,说,她在哪里?”回身,拓跋撤锐眼一瞪,吓得拓跋无心脚发软。

     “呃,那个,走散了,前两天……呃,王兄?”话还未说完,就被拓跋撤掐住脖子,他的力道之大,让他马上就脸色铁青。

     “她在哪里?”一个字一个的问着,他越来越用力收紧五指。

     “呃咯咯……”拓跋无心已经开始翻白眼了,他这次应该是死定了吧。

     “说!”放开手,将他甩到一边,拓跋撤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命令。

     “咳咳咳,王兄你真狠,臣弟差点没命……咳咳咳……”贪婪的呼吸着空气,拓跋无心一边咳一边说。

     “再废话,孤不会再停手。”不耐烦的催促着,为什么每一次当他以为可以相见却又让她溜走,他已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臣弟有和她约定脱围后在北门相聚。”命要紧,死了,就什么都得不到了,所以拓跋无心乖乖的说。

     “哼,说,你们二人如何相识的?”冷哼一声,拓跋撤再次问。

     “呃,那日在迷雾之森捡到她,她好像迷路了吧。”不敢隐瞒,男人吃味的愤怒很可怕,特别是眼前这位。

     “那么这几日你们朝夕相对?”心里舒服了些,他们的相遇是偶然?

     “没有没有,不是才逃出来一天就给追兵追上,我们就走散了。”隐瞒了他们要回宫,而且古冰睫心系与他这一点,拓跋无心还是不甘心死心,他第一次遇到想好好疼惜的女子,怎么能那么容易就让给别人,虽然那个人是他的王兄。

     “是么?很好,听着,以后不准你再靠近她,她是孤的,谁敢动她,孤就废了谁,兄弟亦然。”暴戾之气隐去,拓跋无心的话令他心情大好,几日来的躁动烦恼似乎全部烟消云散了。

     “……可是臣弟爱慕她,王兄,女人你后宫三千,把她让给臣弟好么?”沉默了下,拓跋无心忽然直起身子定定望着拓跋撤,那眼中的坚决令他也不自觉皱眉。

     “……哼,那好,等孤玩腻了就赏给你。”没有动怒,拓跋撤只是冷冷的说。

     “您怎能如此?那样她会伤心的。”瞪大眼,他还以为她对于拓跋撤来说是不一样的,没想到也不过如斯。

     “少罗嗦,在孤还要她时,你不准靠近她,等孤不想要她了,就赐给你。”不耐烦的转身就要离开。

     “您不配,您不配得到她,我希望她永远不要被您找到……”他怎么可以把她当做物事,需要就用,不需要就转手给别人。

     “……放肆”拓跋撤厉眼一眯,只是伸手一指,凌厉的指锋在拓跋无心俊美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血汩汩的流下来,说明伤口十分深。

     “即便您杀了我,我也要说,您不配,她是需要用心呵护的精灵,不是您的玩物。”不卑不亢,拓跋无心的坚决令拓跋撤都有些意外,他这个玩世不恭的弟弟,明明聪颖过人,天资绝佳,却不肯认真,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如今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敢公然对抗他。

     “你来真的?”若有所思的回身望着他,他该放弃那个女人吗?成全他们,这样是否是对的?

     “臣弟是认真的,对冰睫,臣弟爱慕她。”他说得万分坚决。

     “……那就让她选择吧,明日北门外,她选择你,孤就成全你们。”拓跋撤不怎么情愿的说,毕竟兄弟情还是比一个陌生女人来得重吧,但话出口他就后悔了,那女人避他如蛇蝎,怎么可能选择他?

     “……臣弟只希望,如果您真的在乎她,请珍惜她。”其实他刚才找他要人不过是冲动,他心里很清楚古冰睫一心只在拓跋撤身上,这局注定是他输。

     “无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皱起眉,拓跋撤心里一颤,难道他知道自己会输?

     “……如果您伤害了她,那么天涯海角,臣弟都要带她走,远远离开您,这是臣弟的警告。”没有回答,拓跋无心站起来往来处走去。

     “你要去哪?”挑着眉,拓跋撤第一次被他的话制住。

     “去疗伤。”可怜他唯一的一次心动,却只能无疾而终。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苍狼的心愿

     “腰板要挺直了,这里要弯下去,对,甩水袖,好……”筱妩暗叹眼前的女子不但人美,身段好,而且还很有灵性,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美,任何动作一点就通,短短几日已经可是登台了。

     “筱姐姐,可以休息下吗,我好累。”抹着汗,古冰睫问。天知道她以为他们很快就能进城然后进宫,没想到,那筱妩居然临时改变主意,在离城几百里的一个小镇住了下来,每天都没日没夜的在训练她,她快吃不消了。

     “不行,你也不看看,都耽误好几日了,没多余时辰给你休息,快点继续。”筱妩语气不善的说。

     “筱姐姐,为什么你不去练她们,只练我呢?”她快崩溃了,累死人,这两天几乎没得睡的练习,而其他人则闲闲无事瞎转悠,真是不公平。

     撼“你想跳台柱么?想在帝王面前露一脸么?想的话就少罗嗦。”她这是在栽培她,不是看到她是百年难见的好苗子,她才不会临时改变主意,拖了那么久的行程只为让她速成。

     “啊,筱姐姐难道你是打算让我独舞?”可是她行么?不过几日的练习,她还是个新手。

     “恩,你想的话,就给我好好练,我很少这么用心栽培谁的。”

     调“好,谢谢你,我会努力的。”古冰睫感动的眨着眼,这样,她就能在撤面前献舞了,她一定要用最美的舞姿让他惊鸿一瞥,征服他霸气十足的心。

     “丽姐,你看,班主是想用她来压制你吧。”远处几个舞娘聚在一起看着古冰睫在筱妩的指挥下动作着。

     “哼,还不是看中她那狐媚的样子,想靠她迷惑帝君,借着挣点钱。”不屑的冷哼,论舞姿,没有人能比得上她,只是相貌平庸了些而已。

     “也是,她注定不可能留下的。”那种女人,不是进青楼,就是入后宫的料,估计班主是想借着她飞上枝头的瞬间捞点好处。

     “所以,咱不要费力气了,走买胭脂去。”朱玲丽带着几个女人往小镇唯一的胭脂铺走去。

     “啊,好痛!你走路都不看的吗?”撞到一副坚硬如铁的身体,朱玲丽不悦的抬眼瞪去,顿时倒抽一口气,那人比她整整高出两个头,冰冷无情的双眸隐在一副黑色的鬼面之下,此时正狠狠的瞪着她。

     “放肆!”后面迅速上来几个黑衣人,一把将她推开,粗鲁无礼。

     “主,没事吧?要属下杀了这个放肆的女人吗?”一个黑衣人恭敬的上前询问。

     “不用,不要惹事,我们次来的目的不适合暴露身份。”男人冷淡的说着,继续往前走。

     “哼,算你走运。”黑衣人转身凶恶的瞪了她一眼,马上跟了上去。

     “丽姐,你没事吧,太可怕了,那个男人。”等那群人走后,几个舞娘才跑过来扶她。

     “……”朱玲丽似乎被吓傻了,一言不发的呆愣着,刚才,她闻到那人身上带着淡淡的腐臭味。

     “丽姐?”大力摇晃着她,几个舞娘焦急的呼唤。

     “啊?我没事,走吧,咱们去胭脂铺。”回过神,她淡然的说着,站起来继续走。

     “呃,咱还去胭脂铺?”她没事吗?换她们早吓死了,还有心情逛胭脂铺?

     “去啊,为什么不去?我真的没事。”带头往前走,她真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果然不是普通人能比得上,她真强,要是我早瘫了。”

     “是啊!”后面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并没有进入前面走着的女人耳中,她还在想刚才那个男人身上那种死亡的气味,他究竟是谁?

     “没有?你确定?”一连几天,拓跋撤都让苍狼去北门那里等古冰睫出现,结果,没有,他心里还是犯嘀咕,莫不是无心欺骗了他,所以才不接受他的挑战,本来他还心情大好的以为,古冰睫向无心透露了心思,所以他才黯然离去。可是,一再等不到人,他开始怀疑又被拓跋无心耍了。

     “没有,臣已经从寅时等到未时都没有见到人。”

     “该死的无心,他又骗孤,苍狼,孤命令你迅速去寻他,五花大绑给孤绑回来。”愤怒的捏紧拳头,他一定将她藏起来,等脱身好去接她,该死,真该死。

     “请帝君息怒,当初臣遇到殿下时,他身边并没有人,如果他的话是真的,那么可能是冰睫小姐遇到危险了,或者遇到什么事情耽搁了,毕竟一个女子单身上路,很危险。”苍狼倒不认为拓跋无心会撒谎,他应该很清楚拓跋撤的能力,即便上天下地都能将他挖出来,他这个谎撒的可真没水平了。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那这样,你带两路人,一路去找拓跋无心,一路去找古冰睫,无心那边如果敢反抗就格杀勿论,古冰睫那边要保证她的安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