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38
    是,不是,我才不会爱他,不会……”一连几个不是,她不知是在告诉拓跋无心还算在说服自己,再次见到他,她才悲哀的发现自己是多么渴望再次重逢,多么渴望再见他一面,她爱上他了,只两眼,她已经无可自拔,那么撤怎么办?他们的爱情怎么办?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花心,多变,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好了好了,不爱就不爱,你干嘛哭啊?”被她的眼泪吓到,拓跋无心慌乱起来。

     撼“无心,你知道撤在哪里吗?”呜咽着,她有些分不清方向了,沙漠,伊顿,时光上的交错,她已经很累很累,来到这里那么久,她找不到他,遇不到他,却爱上了别人,真是悲哀的可以。

     “撤?谁?”拓跋撤吗?不是刚刚才见过的?

     “拓跋撤,你们姓一样,肯定有关系,告诉我,他在哪,求你了,带我去见他好吗?”穴道因为她的激动而被冲破,古冰睫拉住他的手,再次哀求着。

     调“呃,那个你别急啊,先别哭好吗?”越来越迷糊了,她想见的人不就是刚才那个?还要问他在哪里?

     “好,我不哭,你要告诉我撤在哪里。”迅速抹掉脸上的泪,她强忍住泪的模样更加令人怜惜。

     “首先我想问,你一直说的撤是不是拓跋撤,暗瑄的帝君?”也就是他的王兄,刚才差点吃掉她的男人。

     “恩,是!”点点头,她毫不犹豫。

     “那么你见过他吗?”应该是没见过吧,不然不会认不出来。

     “见过一个侧面的画像。”低下头,她有些哀伤的说。

     “很好,我就知道,那么,现在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真的很不想告诉她,刚才被她气得七窍生烟的男人就是她心心念念想见的人。

     “恩,说吧,再大的打击我都能受住。”点点头,她定定望着她,不觉有些紧张。

     “第一,拓跋撤是我王兄,第二,刚才那个被你气的七窍生烟的男人,那个恨不得撕了你的男人,就是我王兄,你想见的。”拓跋无心怜惜的望着她,预期的所有表情都没有,她只是呆呆的望着他,好似没有听见一般。

     “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懂。”心剧烈收缩着,可能吗?也许不过是另一个梦,梦醒如空。

     “就是说,我的王兄拓跋撤,就是刚才在迷雾之森里那个差点将你撕了的男人。”拓跋无心都准备好抱住晕倒的她了。

     “真的,你没骗我?”在靠近他一点,她的鼻尖都快擦到他的了,身上淡淡的香气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真的,我干嘛骗你?”一再坚决的点头,他的手忍不住向她的腰靠去。

     “他不是苍狼吗?为什么他带着苍狼的刀?”在他的手就要握住她的腰时,她忽然又靠了回去,喃喃着问。

     “呃,那一直都是王兄的专属兵器,上面那个火印记就是证明,所有属于他的物品都有那个烙印在上面,怎么会是苍狼的。”心里有着小小的失望,但是,她爱的是王兄的话,他还有机会,因为那个男人根本没有感情,只是一副权利和力量堆积起的躯壳而已。

     “怎么会,我是在做梦么?”这应该是来到这鬼地方以来,最好的一个消息了。

     “很遗憾的告诉你,这不是梦,是现实。”他会等到她受伤,然后再趁人之危,似乎有些小人做法,但,他会给她幸福的。

     “真的不是梦?真的不是?”古冰睫跳起来,激动不已的望着他问。

     “呃,不是……”她看起来好似不太像失落的模样,好似很开心啊。

     “呵呵,不是梦,他真的是撤,我没有变心……”开心的笑起来,她借着火光翩然起舞,迷醉了旁边欣赏的男人,她好美,美得那么透彻,美得那么自然。

     “无心,帮我,帮我回到他身边好吗?”旋转了片刻后,她停下来,美丽的眼睛深深望着拓跋无心。

     “回去?拜托,我冒着那么大的险救你出来,你现在居然要回去?”那他的险不是白冒了?

     “对不起,我刚才认错人了,所以才会拒绝他,要是知道他是撤,我……”见到他黯然的眼神,她忽然不再说下去。

     “谢谢你,谢谢你带给我这个好消息,我不该太贪心的,我会自己想办法回到他身边。”算了,既然对他无心就不该再欠他人情,她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都说了当你是妹妹,妹妹有事哥哥能不帮吗。”点了点她的额,他无奈的说。

     “真的吗?谢谢你,无心哥哥你真好。”甜甜的笑可以让圣人也坠落,他还能说不吗?

     拓跋撤一身暴戾气息的回到王宫,直接冲到圣女宫内,古冰倩正独自坐在房内看书,门被粗暴的踢开,她不悦的抬头,就看见一张铁青的俊颜。

     “帝君,怎么了吗?”难道是没见到冰睫来兴师问罪来了?

     “说,你们是不是膺青埋伏在孤身边的奸细?”腰间的刀已经出鞘,他冷声问,大有一不合适就地正法的趋势。

     “为何您会这样认为?”皱起眉,究竟发生了什么。

     “哼,那古冰睫,即来招惹孤又去诱惑无心,是想挑拨暗瑄皇室之间的关系好分化我们的势力吗?”冷哼一声,想起现在她和拓跋无心在一起他就更加控制不住怒火。

     “我想说的是,帝君这样的猜测是否有证据?查清楚了吗?冰睫出现在后山时根本不知道帝君会在那里。”拓跋无心原来是暗瑄皇族啊,他怎么会和冰睫扯上关系的呢?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情可贵

     “你是圣女,自然有预知能力,她的出现恐怕不是偶然吧。”见她一脸镇定,拓跋撤心不自觉开始有了些动摇,他其实是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吧。私心里,他还是想要她,如果是奸细那就麻烦了。

     “呵,那我又如何知道帝君一定会对她感兴趣?冰睫为人单纯,心思一向藏不住,就是要施美人计,也该我亲自出马,而不是让她去。”微微一笑,她答的坦然。

     “……算你有理,不过,孤会查清楚的。”抵不住心底的渴望,叫嚣着相信她,拓跋撤将出鞘一半的刀插了回去。

     “那么帝君是否因为这个原因伤害了冰睫?”皱起眉,现在轮到她兴师问罪了。

     撼“……孤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是她的拒绝令他失控了,如果她乖乖和他回来,也许他不会那么介意她的身份。

     “她可不是一个弱女子,心伤的多了会死的,那时恐怕你就完全失去她了。”冰冷的声音追着他而来,这算是预言吗?

     “孤不会放过她的,无论她是否奸细,但是,如果她真的查明了是奸细,死的那个会是你。”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的心为她的话而颤抖了下,但仅指是微弱的一下,并没有太大感觉就被忽略了。

     调“帝君手下留情啊!”这时,门忽然被撞开了,苍狼焦急的喘息着出现在门口,古冰倩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今天一整天他都没有出现,她以为昨夜的一切他全部忘记了,没想到,知道她有危险,他还是冲了过来。

     “你来做什么?”拓跋撤不悦的问。

     “呃,那个,小王子不见了,是否要派人去找?”见里面并没有发生什么惨剧,他连忙正色的说。

     “……哼,派出所有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提到拓跋无心,他更是恼火,冷哼一声,丢下旨意就快步离去了,空气里还留着他暴戾之气的余波。

     “呵,我以为酒醒如空,你完全忘记了呢。”拓跋撤一走,室内马上陷入一片尴尬,古冰倩淡笑着坐下来继续看书,而苍狼则傻傻的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没有……只是……对不起……”今天当酒醒后,回忆起昨夜的一切,他觉得又甜美又尴尬,生怕古冰倩生气,所以一直不敢来找她,直到接到报告,说帝君怒气冲冲的到圣女宫去,甚至带着刀,后宫死在帝君怒气之下的女子何其多,再不容他多想,拔腿就冲过来了。

     “你后悔了吗?后悔昨夜答应我的一切。”所以才说对不起?古冰倩暗自敛住失落,她昨夜再没有进入那个梦,所以不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有,我不会后悔的,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你,我怕你生气,我昨夜是那般无礼……”汗颜啊,他居然差点强*暴了她,苍狼面色潮红,手足无措。

     “呵,你真是个大木头,以后我就叫你木头好了。”扑哧一下笑,古冰倩抬眼看他那窘态,觉得他即便没有喝酒也还是那么可爱。

     “只要你喜欢,怎么都成。”见到她如花般的笑颜,他也咧嘴一笑,从那天在迷雾之森捡到她时,他们的命运就被连在了一起,他记得当他带着早晨的食物回到宿营地,发现她不见了时,那种慌乱,那就是爱了吧,反正他的心被她拴住了,只要她开心就好,他就快乐。

     “木头,帮我做件事好么?”拉住他的手,她轻柔的说。

     “好。”握着她柔软的小手,苍狼已经迷醉了,现在就算让他死他都不会拒绝。

     “我知道帝君在找拓跋无心,是因为我的姐妹和他在一起,我希望你先一步找到他们,然后给我带个信儿,我好担心她。”特别是她同帝君之间的矛盾,看起来似乎不小,为什么呢?明明是那么渴望相见的。

     “恩,好。”这样的小事,他没有理由拒绝她吧。

     “你真好。”踮起脚尖,在他俊美的脸上落下一吻,她俏皮的说。

     “倩……我可以吗?”摸着脸上微微湿濡的温暖,他忽然暗哑的问。

     “可以什么?”迷惑的眨着眼,她不解的望他。

     “可以这样……”低头覆盖住她的唇,他轻轻吸允着,耐心的等待她轻启唇瓣,然后加深这个吻。

     “这算你索要的报酬?”喘息着靠在他胸前,她轻问。

     “这是你先引起的,不怪我。”是她先诱惑他的,他只是对她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罢了。

     “苍狼,你眼中的我是古冰倩,还是伊娃?”她也会有这样斤斤计较的时候啊。

     “你就是你,古冰倩或者伊娃,都只是符号,你想挂上哪个都可以。”听听,多么贴心的话啊,她还是比古冰睫幸运,至少她动心的男人不是那么太难把握。

     暗瑄前都城蛇蝎之都内,大家都在做着迁都的工作,雪依熟练的指挥着奴隶们将东西搬上车。后宫佳丽三千,全部都已经上路,现在只剩下最后的收尾工程。

     “都统大人,今夜恐怕无法启程了。”这时一个橘红色头发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他身材提拔却单薄了些,脸色苍白,五官端正清秀,面对雪依时显得有些黯然。

     “为什么?我们已经拖了三日了,橘,你在挑战我的耐心吗?”带着男人的潇洒,她是那种花木兰式的女人,英姿勃发却不失俏丽。

     “对不起,属下办事不力,但是,奴隶们都已经三日没有合眼了,今夜就让他们休息下吧,不然,恐怕半路上要出事。”啪一声,话才落,脸上就出现了一条血痕,雪依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条鞭子,毫不留情的扫在他的脸上。

     “那些奴隶即便累死也不值得可怜,今夜必须出发。”

     “……即便赶到失落之城,帝君也不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正文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