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45
    不住不见。

     “主,拓跋撤发下话来,要在一年之内灭掉琪雅,得到整个伊顿大陆。”这时,窗外一个男人轻轻的禀告着。

     “知道了,明日我就回去,你们先撤了吧,让我一个人陪陪她。”灭掉琪雅?呵呵呵,拓跋撤你太自大了,既然他公然的挑衅在前,就别怪他不客气。

     “滚开,你这个混蛋,别碰我……”女子激动起来,她的梦里依旧在愤恨那个男人,每一夜她都重复着那个噩梦,知道天明,无法清醒,这算一种病态吗?还是自我惩罚,因为没有保住还在而做的自我惩罚。

     “好,你不要我碰你,我就不碰你,是我欠了你的,雪燕,对不起。”男人坐在她身边,不碰她,只是低低的道歉,他也在自我惩罚,每天都接受她恨他这个事实,然后感觉那挖心般的痛。

     “王子殿下,您还想逃去哪?”古冰睫没找到,反倒找到了那个逃家的拓跋无心,苍狼凉凉的站在前面问。

     “苍狼,你干吗老来纠缠我,王兄已经让我离开了。”拓跋无心挑眉,他心中心情很不爽,他最好不要来招惹他。

     “可是,属下接到的旨意是带您回去,如果反抗格杀勿论。”双手环胸,他淡然的将格杀令说出。

     “怎么可能,我都已经退出了,王兄为什么还要杀我?”瞪大眼睛,他不明所以的问。

     “古冰睫没有出现,好几日了,她都没有出现。”言下之意就是,快点交出人吧。

     “不会的,难道冰睫出事了?都是我不好,欠缺考虑,她一个女人家家的,独自上路肯定会有危险的,真该死,我要去找她。”拓跋无心脸色一变,慌乱的就要去找人。

     “你真不知道她在哪?”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说谎,那么她真的不见了?

     “如果她选择的是我,如果她想留在我身边,我会这样难受吗?苍狼,别阻了我的路,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你虽然是暗瑄第一勇士,但,也不见得我会输给你。”担心古冰睫出事,拓跋无心第一次认真起来。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君王不早朝

     “……我不会阻止你的,帝君寻你也是为了找到那个女人,走吧,我陪你一起……”正在想说他陪他一起找,就被传令官打断了:

     “将军大人,帝君有新的旨意,古冰睫已经找到,现人在宫中,请您速速回宫。”

     “找到了?她已经被找到了?”心里不只是高兴还是失望,拓跋无心不断咛喃着。

     “唉,她是帝君的女人,你见过帝君对谁那么上心的吗?别在执迷了,你不可能和他抗衡的。”看出拓跋无心的失神,苍狼惋惜的说。

     撼“……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那么我可以走了吧?”沉默了下,他不无沮丧的说。

     “暗瑄需要你……”两人一起在战场上并肩杀敌那么多年,他对他有着一份兄弟之情,所以苍狼也不忍见他伤心。

     “等我想通了,我会回去的。”摇摇手,他黯然的离去,好似一头受伤了的野兽,找一个地方舔邸伤口。

     调“……好在我心上的女子不是她,好在,帝君心上的女子不是冰倩。”他是幸运的不是?想到当初,以为帝君看上的是古冰倩时,他的那种心情,他很了解拓跋无心的无奈。

     “主子,您找我?”暗红的宫殿内四处都是火焰的痕迹,落雪依躺在榻上,五十杖刑令她有些虚弱,橘推开门眼底闪过一抹怜惜,却又很快压制住。

     “我要你去查那个女人的来历,帝君居然让她住进了寝宫,后宫佳丽全数迁回,他却连正眼都没去看过,整天守着那女人,已经三日未上朝了。”怒火在眼底蔓延,她愤怒啊,守候了那么多年的爱恋,即便没有回应,至少对她,他还是纵容的,但是,比起那个古冰睫,却完全的输了,她的一句话胜过她百句,不甘心啊,让她如何甘心?

     “遵命!”橘蓝色的眼眸内是无奈,她对拓跋撤的爱恋就好像他对她的一样无望。

     “橘,你愿意为我而死么?”他接下了任务,她却并未马上将他遣走,而是轻轻的问。

     “你知道的,何必再问?”眼神一黯,平淡的脸上出现一抹黯然,他从不掩盖自己对她的爱。

     “那么,帮我杀了她。”落雪依抬起眼,她不管,凡是出现在帝君身边的女人,凡是威胁到她的女人,她全部都要杀,她不允许任何人站在他身边,包括她自己。

     “……如果我失去了你,我会伤痛欲绝,如果你失去了帝君,你会疯狂失控,那么如果帝君失去了那个女人,会怎样?人死了,就无法复活,希望你能想清楚再吩咐我去做,否则,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他蓝色的眸光深沉的望着她,对于爱情,他看得很透彻,从她捡到记忆一片空白的他时,他只学会了怎样去爱她,怎样被爱伤害。

     “你真的很可恶,非常可恶,今天不准你吃饭,给我滚出去……”为什么他要打破她的希望,她知道的,任何人都不配站在那个男人身边,但是,古冰睫却站了,如果失去她,他会不会像现在的她这般痛不欲生?那么她会比他更痛,为什么要点破这一点?

     “遵命,如果不是想到你的痛,我早就去杀那个男人了,即便结果也许是我死,但是,死了就可以不再爱你,死了就可以不再悲伤,但是,我死了,那么谁来爱你?如果侥幸是他死了,那么你将去爱谁?所以,我没有出手。”橘在离开前说了这句话,令落雪依呆愣住,她第一次正眼去看那个被捡到的小可怜,如果不是看在他善用毒药的话,她也不会留下他的命,一个奴隶而已,却在刚才,说出了那么惊心动魄的话。

     君临殿内一片昏黄,地上是锦紫的龙袍同破裂的白纱裙的混合体,几个宫女迅速将晚膳布置好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去。已经三日了,帝君没有出过房门,甚至甚少离开那芙蓉帐,火红的帐内风光无限,雪白的肌肤上爱痕斑驳,他居然贪恋女色到了这个地步。

     拓跋撤睁开眼,不知今夕何夕了,他满脑子都是身下女体娇柔温香的触感,要了她多少次?他自己都数不清,却总是解了饥解不了馋。

     “冰睫,饿了么?起来吃点东西?”拍拍她疲惫不已的小脸,他是心疼的,但是,一碰到她的身子,他又控制不住自己。

     “唔……撤我好累……”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不用害怕黎明的到来,他对她的需索更加肆无忌惮,她已经被他抽空了。

     “你给孤下了什么迷咒,居然让孤对你这般放不开?”低叹着,他对她的***本来就强烈,她还给他下药,真是自讨苦吃。

     起身取了些食物,她必须吃东西保持体力,不然如何能应付他那汹涌澎湃的情潮?于是将美人抱在怀中,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她。

     “唔……我不喜欢吃这个。”闭着眼,半梦半醒的只靠本能在咀嚼,古冰睫皱眉嘟喃。

     “不准挑食,你看你,那么瘦,每次都晕倒,孤要把你养胖点,才能经得住孤的需索。”

     “……”没有异议,她又睡过去了,拓跋撤失笑,看来是真累坏她了,明日给她休息一日吧。

     “来人,传旨下去,明日恢复早朝。”勉强噻了一晚饭给她吃下去,拓跋撤这次借着她用过的碗筷把自己喂饱,然后复又上床楼着她闭上眼,抱着他,他总是能睡得很沉,是因为全心的放松么?

     “将军,您回来了?”是夜,苍狼归来,带着一位老者,他脸上掩盖不住的兴奋。

     “恩,将这位先生带到我的住处好生招呼着。”吩咐完,他就急急向圣女宫而去,虽然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但是,他忍不住想将惊喜带给古冰倩。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不该出现的人

     “冰倩,我回来了。”毕竟是夜晚了,苍狼没有再不识大体的推门而入,而是在门外敲了敲,呼唤着她。

     “很晚了,将军请回去休息,有事明日再说。”淡然的声音自内室传来,令他不自觉的皱眉。

     “你生气了吗?因为我两次都没有将古冰睫带回?但是我带了另一个人,你肯定想见的人……”

     “将军,冰倩已经睡下了,什么事请明日再来。”她还是不冷不热的说着。

     撼“宝贝,你别气了,我也没想到她会那么快就被帝君找到,你先开开,这么多日不见,我真的很想你。”低声哀求着,他焦急不已。

     “苍狼,你忘记曾经答应过要尊重我的吗?我没有生气,请你现在马上离开。”她的语气加重了些,让他一时有些沮丧。

     “是,我马上走,你别生气,晚安。”无奈的回身,他真的不甘心这样就走。

     调“苍狼,我也很想你,但是今夜不行。”就在这时,她忽然开口,拉回了他的脚步,即便隔着门,也让他再感觉下她的气韵吧,他这几天真的很想她。

     “他已经走了,说吧,你究竟想怎样?”门外已经没有了声响,谁能想到,隔着一道门后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一个红发男子,手拿一柄长剑,剑身正压在古冰倩细致的脖颈之上,稍一用力,她就会人头落地,亏得她还能那般镇定。

     “听说你和古冰睫是姐妹?”男人冰冷的声音如同那浅蓝色的眼眸一般,令人觉得浑身发冷。

     “是又怎样?”挑眉,古冰倩冷冷的问。

     “告诉我她的来历和弱点,如果明日你还想和那位将军相见的话。”男人似乎也诧异了,她怎么能这般镇定呢?

     “呵,来历?她不过是我在迷雾之森内捡到的迷路人,对以前的事完全没有记忆,我收留了她,至于弱点,她比较爱哭吧,怎么,你对她有意思?那可不行,她是帝君的女人,你敢抢吗?”冷笑一声,她语带讽刺的说着,也不怕惹怒那男人被削掉脑袋。

     “你……”男人平静无波的心顿时泛起一股怒气,她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难道他不怕吗?长剑架在脖颈上,她怎么还能这样心平气和?

     “放开她……”这时门被踢开,一个坚硬的东西直直击打上男人的手腕,刀锋在划破古冰倩白皙的肌肤后,落到地上,苍狼迅猛的朝那人击来,谁知,那人却迅速将古冰倩一拉一推,推进男人怀中后,就跳窗跑了。

     “穷寇莫追!”一把拉住想追出去的男人,古冰倩忍住痛说。

     “该死,他居然敢伤了你。”见到那浓稠的血,他心剧烈的抽痛了下,更加不愿放过那个男人了。

     “没事,只是小伤,苍狼,你怎么会又折回来的呢?”欣慰与他的心有灵犀,但她还是好奇,他不是很尊重她的,这次怎么没有乖乖听话离去。

     “你说你也想我,既然如此为何不开门相见,一门之隔而已,我觉得你今夜有些不对劲,所以没有马上离开,结果就听到你们的对话了,你太莽撞,如果惹怒了他,勾起他的杀意,那可怎么办?”想到她可能会有危险,他觉得心脏都快停止了。

     “呵,他有求于我,不会动手的。”轻笑着,笑他的小题大做,如果目的是杀人,她早死了,何必那么麻烦。

     “你还笑,看看流那么多血……”他心痛啊,她却没事人似地。

     “你说带了谁来见我?”古冰倩心里暖暖的,他真的在为她着想,见他那严肃的表情,她马上转移了话题。

     “你不是明日才想知道么?那就明日再说。”挑挑眉,苍狼不悦的说着,将她扶起来,走到桌边,点起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