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2
    却迟迟未感到疼。只感觉脖颈处一片冰凉,于是,她小心翼翼的眯起眼睛,只见一把大刀正贴着自己的长发,顿时三魂不见了二魂,泪就那么控制不住的流了下,这是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她第一次流泪,因为她终于相信了,这不是梦,土风老大那带着温度的血是真的溅到她脚背上,而那刚刚取了他脑袋的明晃晃的大刀现在也确实架在她脖子上,只要稍微动下,她就可能和地上的人头做伴。

     “主子,已经确认无一活口。”手下来到身后禀告,再一下,就能回城了,只要割去她的头颅,一切就结束了。

     “主子,这个女人是?”一到地陵,马上就有人出来接应,然而,在到达前,古冰睫就被苍狼用黑布蒙住了眼睛,所以她能听,却什么也看不见。

     “贡品,献给帝君的。”冷声说完,他将古冰睫抱下马,不顾其他人的眼光直直往墓室走去。

     正文 第四章:地陵墓室2咔啦一声,好像是铁门打开的声音,令古冰睫心一寒,他该不会是要把她喂野兽吧?

     “你。。。。。。你要带我去哪?”颤巍巍的问着,她伸手就想扯下黑布。

     “我才没有流泪呢,是沙子眯了眼睛。”愤愤的说着,就算真的命丧当场,也不能叫他小瞧了。

     墓室?古冰睫只觉浑身发冷,难道自己现在正在书里所说的地陵内?那不是和一具千年腐尸在一起?手脚都是自由的,她却不敢解开黑布,就怕看见一个半脸鬼或者木乃伊站在面前。

     “呜呜呜,该死的小说,该死的作者,该死的男人,为什么,在家里看书也会这么倒霉?”低低的哭泣着,这样折磨她,还真不如刚才就给她一刀来得痛快,难说她就能回家了。

     “真是呱噪,死人也给你吵醒了。”沙哑暗沉的声音闷闷的传出,就好像隔着门板发出一般,古冰睫吓得连哭都忘记了,那不是从棺材里发出的吧?

     “你就是孤的贡品么?”咔咔咔的声音又响起,脑海里不自觉就浮现出一只枯骨般的手慢慢推开石棺的画面。

     “不。。。。。。”凄厉的嘶鸣声在空洞的墓室里回响。

     正文 第五章:地陵墓室3“都说你太呱噪了,还叫?”一只冰冷刺骨的手紧紧捂住古冰睫的嘴,那沙哑的好似来自地狱深处的声音居然瞬间就近在咫尺,她只觉头皮发麻,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不晕倒。

     “恩,真香。。。。。。”感觉一个冰冷的东西碰触了自己的脸,她浑身一颤,吓得上下牙开始打结。

     “很冷么?”冰冷的手延着脸颊开始往下滑动,感觉到她不自然的僵硬和颤抖,那人居然放柔了声音。

     “呜。。。。。。”嘴被放开后,古冰睫小声的抽泣着,她不敢看,不敢说话,又无法晕过去失去意识,只能颤抖着任那冰冷的感觉遍布整个身子。

     “呵,就算你不紧闭双眼,你也无法看见孤,放松点,不然等下有你痛苦的。”一声轻笑响起,冰冷的触感出现在眼上,他在轻吻她的眼皮。

     “啊,求。。。。。。求。。。。。。求你放了我。。。。。。我好。。。。。。好。。。。。。好怕。”不知从哪得到的勇气,古冰睫奋力挤出几个字来,开玩笑,她怎么敢睁开眼,要是眼前出现个生化危机里那种丧尸,那她不是得吓死?

     “别怕,孤不会伤害你,孤疼你都来不及。”冰冷的大手已经开始在拉扯裹着她身子的毯子了,古冰睫一时本能的一把挡住,那手虽然冰冷,但好像并未腐烂,也没有是枯骨,她小心翼翼的眯起眼睛,露出一条小小的缝,真的什么都看不到,四周还是一片漆黑。

     “孤早说了,就算你睁眼也看不见什么的。”沙哑的声音又在头顶发出,古冰睫努力望去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感觉他十分高大,那身形绝对不输给苍狼。

     “你想干什么?”她也知道自己问的这个问题十分傻,他那放肆的碰触早已表明一切,可是,在这样的气氛下,似乎也只能问这么一句了。

     “想干什么?有趣的女孩,当然是享用你了。”他好似又笑了,轻轻挣开她挡住他的手,继续拉扯那毯子。

     “你可以放过我么?”古冰睫再次问了个傻问题,但,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么个怪物,在现实中都舍不得送给男友的贞洁,难道真要在这里葬送给这怪物么?

     “你说呢?”冰冷的唇移动到她纤细的脖颈上,他已经等不及了,没心思再去搭理她的傻问题。

     “求你放过我吧,我。。。。。。我还是处。。。。。。处*女。”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现在贞操就要被毁,古冰睫一急,也顾不得害怕,双手本能的推拒起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入手的是结实冰冷的胸膛,隔着一块薄薄的布,那冷气几乎穿透她的手心。

     “呵呵呵,正因为你的处*子之身,孤才享用你,你也才有资格。”执意吻住她的唇,他不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冰冷的气息直接从口腔中透到心底深处,古冰睫绝望的闭上眼睛。。。。。。

     正文 第六章:书外书内1“老人家别担心,她那么大的人,不可能凭空从家里消失,也许只是有什么事临时去办了,没来得及给你们二位说,又忘记带手机了,才会这样。”努力安慰的几乎急白了头的二位老人家,根据经验,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拜托你们了。”

     “伯父伯母,冰睫出什么事了么?”这时,一个男人冲进警察局,焦急在朴实平凡的脸上显露。

     “你是?”

     “我是古冰睫的男朋友,林楠。”男人马上对警察表露身份。

     “我出差了,今天刚刚回来,我的同事可以作证,你们该不是怀疑我吧?”男人怒目相瞪的望着警察。

     “别激动,你们关系那么近,我们只是例行公事。”看他那腾定的样子,应该不是他。

     “小林啊,你们吵架了吗?”这时古爸爸突然问了一句。

     “没有啊,我们一直好好的。”一脸莫名的说着,他们不会全当他是嫌疑犯吧。

     “是吗,那怎么冰睫都好久没和我们提你了。”古妈妈也皱眉问。

     “可能我最近比较忙,所以有点冷落了她。”林楠脸色有些怪异的说。

     “好了,几位,先回去吧,关于这位林先生的不在场证明,我们回去调查,有消息会马上通知你们的。”

     “恩,是啊,伯父伯母,我送你们回去吧。”林楠马上体贴的说。

     “好吧,老婆子,走了,相信警察同志会找到冰睫的。”

     “恩,警察同志拜托了。”点点头,古妈妈也只好跟着老公离开。

     一路无语,林楠将二老送上楼,并要求到古冰睫的房间看看,两位老人心力憔悴,也没那心思管他,也就随他了。电脑还发出微弱的蓝光,对这些现代东西不敏感的两位老人家并没有关闭它。

     “冰睫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里?”喃喃着,交往那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随意扫了一眼电脑,一段话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

     命定的少女在沙漠里晕了过去,被土风帮的老大救起,土风老大当时就决定将这沙漠中最珍贵的宝物献给浪人部落的首领,抱起一身奇装异服的女子,一个布袋似的东西掉了出来,上面有张十分精致的小画片,还写着古怪的字体:古冰睫。

     正文 第七章:书里书外2“奇怪,这书怎么是用冰睫的名字写的?”喃喃着,林楠坐了下来,开始看电脑里的书,一时被其间的描写吸引住,看着那女孩被苍狼带走,他竟然感到一阵心疼。

     “小林啊,你在冰睫房里做什么呢?”长时间没看见他出来,二老怕出事,忙到门外唤了声。

     “伯父伯母,我只是想看看冰睫最后接触的人,所以看了下她的电脑,当时她正在看小说。”一脸平静的走出来,林楠将书名记住了,那是刊登在红袖文学网上的一本小说,叫《地陵囚妃》。

     “唉,你也别着急,不是已经报警了么,先回去吧,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古爸爸看着眼前的男子,他是不错,就是普通了些,配自己美丽聪慧的女儿,一直觉得有些不够。

     “好。”点点头,他心中急切想知道的是被劫走的女孩会有什么遭遇,而那个女孩究竟是不是冰睫,他也知道这个想法很荒谬,但是,那种对心上人的感应却强烈的令他无法抛开这个念头。

     “求你了,别走!”黑暗恐怖的墓室里,古冰睫孱弱的抓住苍狼将要离去的腿。

     “这里不是我等能够多做停留的,你且好自为之。”冷漠的推开她,苍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就在铁门被关上不久,室内中间的棺木发出了声音,咔咔咔,好似那沉睡千年的古尸也为这美人而苏醒一般。

     咽了下口水,林楠艰难的看着,他似乎能感觉到古冰睫那无助且恐惧的心境,抬起茶杯的手都开始有些颤抖了。

     “你是孤的贡品,孤要好好享用你。”一双冰冷的手一直在古冰睫身上游走,冰冷沙哑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内回响。

     “不要!”不自觉的大喊出声,林楠在那一刻好似真的看见自己心爱的女友被一个千年怪物抱在怀中上下其手,是他太入戏,还是她真的已经在那书中?一把抱住电脑屏幕,林楠只觉得万分无助,他竟然救不了她,后面已经没有了,古冰睫的命运会怎样?他看了看作者的名字,古冰倩,两人只差一字,想了想,在下面评论的地方留了言:

     我认识你书中的女孩,这是我的QQ号,希望你能与我联系,她失踪了

     正文 第八章:书里书外3“不要!”就在那冰冷的男人吻住自己时,古冰睫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身子一僵,是林楠么?

     “不得不说,你真是人间极品。”轻叹一声,那声音更加沙哑了,冰冷的大手一刻不停的在其上游走,欲*望令他的身子有了微微的温度。

     “不可能,你是孤的贡品,将永远陪孤留在这地下。”贴住她的耳,他说得万分决绝。

     “好痛,求求你放过我吧!”指甲用力陷入男人冰冷的肩,她不断哀求哭喊,直到嗓子哑了,可是,身上冰冷的男体却没有一丝怜惜,还是坚持的动作着,在她身上得到极致的快*感。

     “告诉孤,你的名字。”在最后一次冲撞后,男人微微喘息着贴在她耳边说。

     “古。。。。。。冰。。。。。。睫。。。。。。”就快失去意识的古冰睫,只是本能的回应他的话。

     “冰睫?不错的名字,记住,你生孤的人,死是孤的魂,千万年都是属于孤的。”

     一夜的噩梦,她梦见很多腐尸在自己身上啃咬,林楠在不远处望着她,满眼焦急,却只能望着她,无法伸手,那平凡的脸现在看来是那般亲切。

     “啊!”惊叫着,从混乱无章的梦中醒来,她只觉浑身酸痛,特别是双腿间,那撕裂般的痛还是清晰的存在,她还是浑身赤裸,身上只有那条毯子,四周也还是一片无止境的黑暗,不同的只是,那压迫般冰冷的气息消失了,也就是说,刚才侵犯了自己的男人已经不在,或者是回到棺材里休息了。

     放下心,她缓缓向门的方向移动,咔啦一声,脚背一痛,古冰睫抬手去摸,一条冰冷的铁链锁住了她的脚。

     “不,他怎能这样?”绝望的泪再次涌出,她难道真要留在这个鬼地方陪他一辈子么?

     “啊欠!”冰冷的空气令她觉得浑身颤抖不已,头也晕晕的,打了个喷嚏后,只能绝望的再次裹住毯子睡去,不知那怪物什么时候还会醒来,到时免不了又是一次无止境的侵犯,还是睡下保存体力要紧。

     正文 第九章:墓室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