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5
    啊?怎么了?”回头看看眼前的老头子,那个帝君不会和他一样又老又丑吧。

     “浑身都不舒服,喉咙痛,眼睛涩,鼻子不通气。”连忙虚弱的说着,古冰睫可不想那么早就被告之已经痊愈,她还没想到要怎么离开这里,甚至是这个帐篷都没离开过。

     “姑娘,老夫虽非什么名医,但也不是庸医,你除了身子乏溃,体虚气弱外,风寒已经痊愈。”摸着胡子,老大夫冷冷的戳穿了她的谎言。

     “喂,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来问我?”恼羞成怒的瞪着他,这不是明白的漏她的气么?

     “你是不是想逃啊?”老大夫也不生气,突然压低声音问。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翻翻白眼,傻子才会承认。

     “装傻?告诉你,没有人帮助,你根本走不出这里,别小看苍狼的能力,沙尘军团的根据地里全部是机关暗器,没有人带,你走不到十里就得变成死尸。”靠近了点,老大夫一双眼睛闪烁微光,看得古冰睫浑身发麻。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咽了口口水,她知道没有人带是走不出去的,所以这些天都不敢妄动,只是,眼前这个老头子可靠么?他又为什么要帮助她?在事情没有明朗前,她还是小心点的好。

     “呵呵呵,照你现在的情况,至多三天就能完全恢复,到时候要离开就更难了,自己想想吧。”诡异的冷笑几声,老大夫站起来往外走。

     “等等,你为什么帮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么?”孤注一掷吧,大不了一死,她真的不想再回到那个阴暗的地下了。

     “我不是帮你,是帮自己,要不要出去只在你一念之间,明日我来诊视时再答复,离开这里究竟是好还是坏,还是未知。”寓意深长的说着,他走了,古冰睫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不觉陷入沉思,走还是不走?

     “听说你已经没有大碍?”傍晚时,苍狼进来冷冷的问,他总是在离她三尺的地方停下,不愿靠近,好似她得的是什么传染病似地。

     “。。。。。。”无语的望着他,古冰睫不懂他究竟想说什么。

     “既然没事了,那么三日后就继续回去侍奉帝君吧,他十分挂念你。”眼神微眯,他说得万般肯定。

     正文 第十九章:出来了就要逃3三日后就回去继续侍奉帝君,苍狼冰冷的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一脸呆滞的古冰睫靠坐着,如今已是箭在弦上,迫在眉睫,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相信那个老大夫,别无他路。

     “恩恩,你的气色不错,身体应该出了还有些乏力外,没什么大碍了吧。”摸着脉老大夫点点头说。

     “我答应你,带我离开吧。”压低声音古冰睫小声哀求。

     “想好了,不后悔?”摸摸八字胡,老大夫莫测的问。

     “恩,想好了,不悔。”点点头,古冰睫坚定的说,她没有后悔的余地,无论是什么结果,她都能坦然承受。

     “好,晚上我来接你,你先准备准备。”收拾起东西他说完就迅速离开,古冰睫支着下巴望着他匆匆而去的背影,她真的能逃脱这里么?真的能吗?

     沙尘军团的营地十分壮大,几乎可以和一个强大的部落相媲美了,他们物资武器都十分充足,这个沙漠上所有绿洲国家都不敢招惹他们,只要接到沙尘令,无一不奉上物品,所以,即便身处沙漠中心,被黄沙所围,也安逸自得。

     “柯瑟大夫!”几个士兵对着急急行走的老大夫行礼,这个地方除了最高统治者苍狼外,还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就是柯瑟,年近半百的他,为这个军团所有士兵都整治过,而且,他的女儿曾经是地陵的圣女,所以,他地位与众不同。

     “恩,你们今夜又要出战了?最近似乎不怎么太平啊。”状似不经意的问着,他眼底总是暗潮汹涌。

     “据说有人出卖了地陵的图纸,三大盗墓帮派都出动了,主子说,最好一次全部灭了他们,上次土风帮已经被灭,这次,可能是麒麟山庄,今夜又能带回不少好东西。”战争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次掠夺的过程,他们如同沙漠中的风暴,席卷而过不留片瓦。

     “恩,祝你们成功。”微微一笑,柯瑟继续往前走,这次,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占尽,还愁送不走那个祸水?

     天色慢慢开始转暗,古冰睫的心也随着太阳的西落而开始紧张,她对大漠几乎一无所知,逃出了这里,接下来该何去何从也完全没有概念,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即便没有进过沙漠,也看过很多关于沙漠的书,对于一个没有任何沙漠知识的人,孤身闯入就只有死路一条,她该怎么办,反悔么?

     “姑娘,准备好了么?”苍狼在月亮升起的第一时刻就带着大部分沙尘军离开了,现在守备空虚,是离开最好的时机,柯瑟来到帐外轻声呼唤着她。

     “老大夫,请问离开这里以后,你打算带我去哪?”掀开帐幕,古冰睫觉得还算问清楚得好,她可不想无辜葬身在这沙海之中。

     “你恐怕会错意了吧,我只答应带你离开营地,并没有说要带你走出沙漠啊。”闪烁着阴谋的光芒,柯瑟冷冷的说。

     正文 第二十章:沙漠遇险1“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那茫茫沙漠中?”瞪大了眼睛,古冰睫不敢置信的问着,她真的没想到他会这么狠,那不是等于谋杀么?

     “。。。。。。我可以反悔么?”陪着那老怪物活着还是拼死出去搏一搏,这个问题实在很难决定。

     “这样吧,老夫送你到最近的绿洲这是最大限制了。”想了想,柯瑟决定让步,这令古冰睫很是奇怪,他为什么非送走自己不可?

     “好吧,别眶我,否则,我想方设法都回来找你报仇。”这个人实在有些不太可靠,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只能暂时相信他了。

     “走吧,趁苍狼带着军团大部分人出去了,这是唯一可以离开的机会。”没有理会她的威胁,柯瑟拉着她就走。

     “哎,等下啊,我准备了食物和水。。。。。。”被拖着往外走,古冰睫一边轻声唤着。

     “别管那些,走吧,他们马上就回来了。”根本不把她的呼唤看在眼中,一个将死之人不需要那些东西,带了也是浪费,柯瑟的眼中闪烁着杀意,对一个刚刚认识的女子,何以如此满怀仇恨,巴不得她早日死去。

     因为苍狼不在,守卫虽然更加严了,但对于熟悉这里一切的柯瑟来说绕开那些士兵是非常简单的事情,那些机关自然也不在话下,很快就顺利出来了,几乎没有遇到一点险阻,令古冰睫有些不太适应,她早做好很多危机处理的准备了,却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好了,把脸蒙住,马上就要进入沙漠区了。”夜晚开始起风,虽然只是微微的吹拂着,却会带来少量的沙尘,令人呼吸困难,所以柯瑟一出营地就马上吩咐着。

     “哦!”马上就要进入沙漠了,第一次在沙漠中行走时那种酷热的感觉,四周充满了死寂的恐怖,漫天漫地看不到边缘的黄沙,令古冰睫觉得心跳加速起来,真正的磨难现在才开始。

     “别跟丢了,沙漠里很容易迷路的。”眼中微光闪动,柯瑟冷冷的说完,就继续往前走,古冰睫怕他甩掉自己,忙跟上,看着后面亦步亦趋跟着自己的身影,他咧嘴一笑,对于他来说,这些沙地就好似平面,走起来根本不费劲,但是对于从未在沙漠中生活过的古冰睫来说,这就是一个又一个大坑,每走一步都艰难不已,想跟上他,根本不可能。

     “等等。。。。。。”走了没几步两人之间已经拉开十米远了,古冰睫焦急的大喊,可惜前面的人不知是听不到还是根本不想回头,还是继续往前走。

     “等等。。。。。。啊。。。。。。”越急越乱,看着老大夫的身影愈来愈远,她想快走几步,结果却被绊倒了,等再抬头,眼前除了漫天漫地的黄沙外,什么都看不见了。。。。。。

     正文 第二十一章:沙漠遇险2“不是吧。。。。。。”古冰睫一脸呆滞的坐在沙地上,望着那弥漫天际的沙尘,感觉自己是那般渺小,随时都可能被那些沙尘淹没,老大夫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他果然是想丢下自己的,可怜她完全不知道沙漠里要跟住一个人是那般困难,欲哭无泪的她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那个该死的老东西,居然连水和食物都不准我拿,他肯定早有预谋的。”站起来,她一步步艰难的往回走,他们走出来不过几十里吧,她应该能再走回去的,大不了被骂一顿,她不想死,身在这莫名其妙的书中,她是受了些罪,但人总要积极的面对生活,她还要找出离开这里,回家的方法,才不想就这样死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漠中。

     “奇怪怎么好像越走越不对了呢?”风席卷着沙地,很快就掩盖了他们来时的脚印,古冰睫越走越觉得离营地远了,她迷路了,完全没有方向感的她沮丧的望着无论怎么走,都是相同的景色,只觉得深深的绝望。

     苍狼他们当然早就知道了,静静隐没在浪人部落废弃的城堡内等待猎物的到来,每一个想闯入地陵的盗墓者都要到这里做最后的补给,所以,他灭了这里,就是为了守株待兔。

     “老大,他们来了。”前方的探子已经看见缓慢的骆驼群队正向这边而来,那规模也只有麒麟山庄才能有。

     “恩,记住,一个不留。”冰冷的吩咐着,苍狼银色的铁面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寒意,他的八目妖刀已经开始蠢动,渴望着血的滋养。

     “老大,营地那边传来消息,那个女人不见了。”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迅速来到他面前低语。

     “找清楚了么?”眉头一皱,苍狼不悦的问。

     “都找遍了,没有。”

     “连个女人都看不住,真是一群废物。”他倒是不担心她能逃到哪去,只是今夜有沙尘暴,从天象来看还有四个时辰就要席卷到营地附近了,对于一个从未入过沙漠的弱女子来说,那是带着毁灭性的。

     “属下知罪!”

     “哼,等我回去,今夜留守的全部都要被罚,派人出去找,一个时辰后还找不到,立马来报我。”冷哼一声,真是个爱找麻烦的女人,看着麒麟山庄的人已经快到眼前,一个时辰应该够灭了这些人的。

     “遵命!”摸着汗离去,这顿鞭刑是无法开脱的了,如果找不到人,帝君发起怒来,那就不是开玩笑的,真是麻烦的女人,究竟是谁带她离去的,又为何带她离去?

     正文 第二十二章:沙漠遇险3麒麟山庄的庄主也许做梦也想不到才刚刚进入浪人部落的领域就被沙尘军团围住,不过他比土风老大好一点,至少还反抗了几下才被取了脑袋,苍狼立在不远处冷冷的望着这一切,他今夜并未出手,背着月光看着血溅到黄沙上绽出诡异的形状,不到一个时辰,几百人就在黄沙下魂归了,血味弥漫着风尘,起风了,今夜的沙尘将会过早的到来,而营地那边似乎并未有古冰睫的消息,皱起眉,他下令回城后,自己却独自离开了。

     “终于找到你了,该死,差点就来不及了。”男人冰冷的声音响起,身后的石头应声被劈开,古冰睫顺势滚了出去,沙子磨破了她娇嫩的肌肤,扭伤的脚更加疼痛起来。

     “哼,真是麻烦的女人。”白马一脚踏在她眼前,古冰睫被人粗鲁的拉起,抬眼,寒冷的铁面就在眼前,是苍狼,他终究还是找到她了。

     “你。。。。。。”才说出一个字,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龙卷风已经到面前,苍狼眼神一沉,抱着她滚下马背,就地翻滚着落到丘陵之下。

     “嘶。。。。。。”白马的悲鸣响彻云霄,古冰睫拼命把头埋到他冰冷坚硬的怀中,不知过了多久,他压在她身上一动不动,四周慢慢安静下来,风势也减了,渐渐变成和煦的清风,古冰睫微微睁开眼,只见龙卷风已经过去,好像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是假的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