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7
    枯叶放到中间升起火来。

     “才不无聊呢,当初你也是这样将我一人丢在墓室就走了,我会这样想也很正常。”见他毫无所动,古冰睫心里微微的痛了下,嘴上却不服气的说。

     “。。。。。。”苍狼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继续他的动作。

     “喂,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冷酷啊?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没必要端着那么僵硬的架子,不累么?”古冰睫歪着脑袋将心中的疑问说出。

     “如果不想被丢出去,就闭嘴。”火终于升好了,苍狼站起来双眸冷得令人发颤,声音更冷到人骨头里去。

     “唔。。。。。。”古冰睫不由自主的打个冷颤,不敢再多话。

     苍狼走过来,抬起她的脚,看了看扭伤的地方,眉头微微一皱,大手在红肿处搓揉着。

     “呃,好痛。”微微嘟起嘴,他的力道不轻,她觉得很痛。

     “不痛淤血散不开的。”冷淡的说着,他继续用力搓揉。

     “其实,你们要女人绿洲里有很多,浪人部落里也有,为什么对我费那么大的力?”眨眨眼,看他蹲在自己面前拖着她的小脚为她揉着,心里又开始浮动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在想什么,这个从小说开始就吸引着她的男人究竟在想什么。

     “帝君中意你,所以你是特殊的。”满不在乎的说着,苍狼头也未抬。

     “可是你说我也可以选择犒赏三军啊,帝君不会介意么?”话中有漏洞,他究竟是什么打算。

     “别以为可以摆脱帝君,无论你和谁在一起,帝君都是你的男人。”苍狼终于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然后缓慢的说出匪夷所思的话来。

     正文 第二十七章:重回地下2“你在说什么啊?难道还能一女共侍二夫?”不屑的讥笑了下,以这本书的背景来看,是不太可能这么开放的。

     “你说得对,这事还得问过帝君才能决定。”沉思了下,苍狼认真的说。

     “噗,他不过是个死人,为什么你们都那么怕他?没有你们的守护,他可能连骨头都被盗墓的人挖出来晒干了吧。”见他那么恭敬的说,古冰睫不觉笑出声来。

     “不准侮辱帝君,他一旦动怒整个沙漠都会被颠覆,别以为是我们守护他,其实是他守护了整个沙漠。”放开她的脚,苍狼站起来低头沉沉望着她的笑脸冷声说着。

     “他再怎么强也无法离开那冰冷黑暗的地下,不是吗?”歪着头,她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他们大概是中毒太深,所以才被洗脑的吧。

     “。。。。。。那为何你还准备拿我犒赏三军,你想惹怒他然后毁了这个沙漠么?”她不懂,真的不懂,他的话总是自相矛盾。

     “你太多嘴了,要知道多嘴的人下场都不会好。”冷声说着,他离开了山洞向外走去,避开了她的追问,也更增加了她的怀疑,黄沙漫天的地下是否埋葬了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是否与她莫名的到来有着某种关系?

     “主子,总算找到您了。”寻着信号烟而来,一行十人的骑兵纷纷下马行礼。

     “恩,艳霜已经葬身在这沙漠的某处,我需要新的坐骑,明日派使者去尹拉斯征要。”冷冷的说完,他拉过一匹马来,走回山洞,将古冰睫一把抱起丢到马背上,沉声吩咐:

     “启程!”马匹迅速向地陵方向而去,被抓了回来的古冰睫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是否又要回去侍奉那个千年腐尸?

     依旧是在营地前就被蒙住了眼睛,和第一次一样,苍狼一言不发的抱着她向墓室而去,虽然看不见,但是那种越来越冷的感觉她十分熟悉,他真的又要将她送回去了么?

     “我宁愿犒赏三军,求你了,别送我回去。”古冰睫心中焦急起来,伸手抓着他的前襟哀求着。

     “你说得对,帝君不愿意,你不能属于别人,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不想毁灭整个沙漠。”他的话才说完,古冰睫就想捏死自己,没事那么多话干吗,看看这就是现世报,她敢打赌,苍狼的话中含着隐忍的笑意。

     “你真讨厌,为什么和我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你应该是一个傲视天下的王者,而不是一个和女人斤斤计较的小人。”皱着眉,古冰睫一个气闷不小心把话说溜了嘴,苍狼一下站住了,好长时间都没有动作。

     “你想象?你何时识得我的?为何会想象?”冰冷的语气里多了一抹逼问,令古冰睫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正文 第二十八章:重回地下3“其实,我只是从书上知道你的,然后很仰慕你,所以才想到沙漠里寻找你,结果晕倒了,被土风帮的老大拣到。”算她脑子转的快,马上反应过来,半真半假的解释。

     “书?你是盗墓家族的人?”只有盗墓家族和沙漠绿洲王者才知道苍狼的存在,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沙漠女子,所以苍狼推测她是盗墓家族的人。

     “我爷爷曾经是个冒险者,但是他痛恨那些肮脏的盗墓人不择手段的拿走别人的财物,他只是享受冒险的过程,失落帝国是他毕生的心愿,家中有很多关于这里的书。”小说看多了,编起故事来也顺口得很,古冰睫一边在心中做着鬼脸,一边正色的说。

     “。。。。。。为什么仰慕我?”沉默良久,他又开始往前走了,身子也不再那么僵硬,古冰睫舒出一口气,看来故事过关了,他相信了。

     “因为爷爷说你是英雄。”抬起头,虽然蒙着眼罩,但苍狼似乎能看见她美丽的大眼睛满含崇拜的望着自己,心里一阵奇异的浮动,却又被强行压下。

     “啊!好痛!”低呼一声,她绝望的认识到,自己又回来了,回到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而那个残暴的帝君不知道会怎样对付擅自逃离的她。

     “好自为之吧,帝君不会轻易原谅你的。”好似有些幸灾乐祸的说着,苍狼转身往门的方向而去。

     “初见时,你在马上,手持大刀,一副万夫莫敌的样子,我真的觉得爷爷说得对,你是个英雄,真正的英雄。”古冰睫半跪起来望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句的说着,那时她真的曾兴奋过,那个让她浮想联翩的男人就站在面前,而且和她想象的一样赞。

     “。。。。。。”苍狼停顿了下,没有说话,继续往外走去,铁门最终还是无情的关上了,古冰睫瘫软在石床上,心底不断泛起苦涩,她不该先入为主的认为,穿越到书中就能与男主来上一段旷世情缘,因为书的女主应该早就已经选定,而且,肯定不是她。

     咔咔咔,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扯掉眼罩,她无力的泛起一抹苦笑,他来了,从那过于凝滞的空气中,她能感觉到他的愤怒,等待她的将会是怎样的惩罚?闭上眼,古冰睫只得认命,她又被再一次的抛弃在这黑暗中,成为千年腐尸的床*奴,而且将受尽他的折磨,这就是她穿越过来的使命么?一个祭品,一个可怜的祭品。

     正文 第二十九章:犒赏三军1“你居然敢逃走?”冰冷的气息喷在脸上,他来得是那般迅速,古冰睫呆呆坐在那里望着那高大模糊的身子一步步靠近自己,嘴角却不自主的浮起一抹笑。

     “你笑什么?”看到她的笑,帝君迟疑了下,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她不怕么?不怕自己将她碎尸万段?

     “笑自己的命运终究是个可悲的祭品,笑自己的愚蠢居然认为留在这里比死好。”越笑越大,古冰睫一边笑一边流泪,更笑自己的痴傻,以为做了书中的女主角,一颗心从未管制过就放在那男人身上,被他残忍的献给了别人。

     “你。。。。。。”她的话更加剧了他的愤怒,帝君暴怒的一手扇在她的脸上,半边脸立马红肿起来,血自嘴角滑落。

     “很痛,却不及心痛的半分。”古冰睫倔强的抬眼望着他,虽然看不清楚,但她还是瞪大眼冷冷的说,再次被苍狼抛弃在这地下,令她有些疯狂和不顾一切。

     “心痛?会有孤来得痛么?孤对你不好么?孤不够疼你么?为何你要离开?为何死也要离开孤?”大声的质问着,他不懂,他对她已经超过了任何人,为何她却执意要走。

     “。。。。。。因为我不要陪着一个老怪物一辈子活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被一个千年腐尸疼爱,这有什么好开心的,即便他很壮,即便他有时也是温柔的,即便他高大威猛,那又怎样,始终是具恶心的尸体。

     “。。。。。。老怪物?哈哈哈,原来孤在你心中是这样的啊,古冰睫,你记住今日的话,既然你那么不愿留在这侍奉孤,那就按照苍狼的想法,去犒赏三军吧。”沉默片刻,空气已经凝滞到极点,也体现得出帝君那濒临爆发的狂怒,古冰睫本以为自己肯定死定了,却没想到,他话锋一转,居然慷慨的没有强求。

     “你真的放我出去?”迟疑片刻,她不解的问。

     “记住,你只能是孤的女人,即便犒赏三军也一样,孤不会放过你的。”冰冷的手挑起她的下巴,帝君双眼发出血红的光,令她不自觉的想,是否这个选择是错误的。

     “我不懂。。。。。。”暗哑的问着,她心里开始有些慌乱了。

     “你不需要懂,因为这是地陵最大的秘密。”俯身吻住她的红唇,他将冷气再次渡入她的身体,浑身的暴怒不见了,似乎转化为另一种东西,那就是欲*望。

     “啊,你想干什么?”那熟悉的掠夺又再袭来,古冰睫惊呼出声。

     “最后一次在这里享用你的身子,别叫孤失望了。”毫无感情的说着,他迅速剥离她的衣裙,然后覆盖上去,冰冷的感觉再次席卷了一切。

     “啊,好痛!”他的侵犯一点都不温柔,带着惩罚的味道激烈挺进。

     “就是要你痛,这是对你擅自逃离的惩罚。”咬着她的脖颈,帝君阴测测的说。

     正文 第三十章:犒赏三军2当古冰睫再次醒来时,帝君已经不在了,重复着每一日的开始,好似又回到逃离前的日子,她勉强撑起虚弱的身体,嘴角无奈的勾起,他说过今日就让她去犒赏三军,不知是否真实。

     哐啷一声,门被打开,古冰睫循声望去,想是苍狼来了,结果只是一片漆黑,她什么都看不见,那人也不进来,只站在门口:

     “帝君有命,今日将你赐给沙尘军团最高贵的勇士,出来吧。”不是苍狼,听声音就知道,那不过是这里的一个士兵而已,他不敢进来。

     “哦!”轻应了声,心中不觉开始有些期待,沙尘军团最高贵的勇士,那不就只有一个人了,会是他么?勉强将衣服穿好,古冰睫拖着虚弱的身子艰难的移到门口。

     “戴上这个。”那是一个铁项圈,连着一条好像栓狗的链子。

     “为什么?”她是人,这样的东西戴在脖子上她觉得是一种耻辱。

     “一个女奴,哪里来那么多话,戴上!”粗鲁的将项圈扣到她脖颈上,那人冷斥一声,蒙住她的眼睛拉着铁链往前走。

     “啊,好痛!”被像狗一样牵着,细致白嫩的脖颈被铁圈磨蹭得红肿一片,古冰睫不但身痛,自尊更痛。

     “哼,等下还有更痛的。”冷哼一声,那人不屑的说完,又用力拉扯了下,似乎很是享受这种变态的暴行。

     “。。。。。。”撕裂的痛令她又想轻呼出声,但不愿娱乐了那人,她紧紧咬住下唇硬是不发一语,好在很快就出了地陵,来到营地中间。

     “好了,大家听着,帝君将这祭品赏赐给今日比武胜出的勇士,那人不但可以得到苍狼的赐封,还能得到这名美丽的女奴。”古冰睫被人抱上了一个高大的石台,然后那人解开了她眼睛上的束缚,她看见一群群壮硕野蛮的男人围绕在身边,汗臭味一阵阵的传来,那些男人都带着淫*邪的眼光贪婪的看着自己,而苍狼却不在,无论她如何急切的寻找,都没有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