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8
    “帝君万岁,苍狼千岁!”大家因为这个美丽的战利品而轰动,比武场上达到了空前的拥挤。

     “现在宣布,比武开始!”

     那是一场为了女人而起的角逐,男人用血肉的拼搏来赢取台上楚楚可怜的美人,古冰睫完全无法移动视线,她现在就好似一个筹码放在赌桌上,等着下面那些疯狂的赌徒来争夺,而那些男人一个个面目可憎,这就是帝君的惩罚么?因为她咒骂他是老怪物,所以他就将她赏赐给一个丑男人糟蹋?

     正文 第三十一章:犒赏三军3“还有没有人再上来挑战?”结果好像已经出来了,古冰睫绝望的望着那个丑陋不已的男人,他只有一只眼睛,满身都是可怕的伤痕,一口黄牙好似土风老大一般恶心,他胜利了,将成为她的男人?

     “哼,我早说了,凯马是这里的勇者,没有人能比过我,这些伤痕就是证据。”男人狂妄的冷哼着,望着脚下哀叫连连的失败者,嘴角浮起一抹自大的笑。

     “这话未免有些过了,凯马,你忘记了你最大的敌人还活着么?”就在胜利的钟声快被敲响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缓步走来,那人一身布衣,长发随意束在脑后,看上去不像武者倒有几分书生的味道,和那健硕的身躯有些格格不入。

     “拓跋无心?你怎么会在这?”凯马微微一颤,明显对来人有些忌惮。

     “选沙尘军团的第一勇士,这么高贵的封号,我怎么可能让位?”冷淡的说着,他一个翻身跃上比武台。

     “主子已经将你驱逐了,你不再是沙尘军团的人,没有参赛资格。”凯马后退两步,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地语气又强硬起来。

     “这怎么可能,这是一级勋章,怎么可能给了你。。。。。。”见到那枚铜章,凯马更加慌乱了,话都开始段断断续续的不成句子。

     “要上么?我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来吧,凯马,来一雪前耻。”大刀被丢开,他居然狂妄的以拳脚相向。

     “好,还有没有人上来挑战?”古冰睫暗自舒出一口气,还好不是那个恐怖的男人得到自己,虽然看不清后来人的样貌,但是看那身打扮应该不会是个野蛮人吧。

     “我宣布,今日的比武结果,拓跋无心获胜!”胜利的铜钟被敲响了,台下是祝贺的声音,而台上的人却好似兴趣缺缺,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请带走您的战利品。”将古冰睫项圈上的铁链一拉,主持这次比武的人忙说。

     “啧,不是只选出谁是第一勇士么,怎么还多了个累赘?”拓跋无心回身不耐烦的看着一脸呆滞的古冰睫,冷冷的说。

     “这是帝君的意思,请将军笑纳。”将铁链举到他眼前,那人恭敬的说。

     “帝君?既然是他的意思,那算了,正好差个使唤的人,就她吧。”接过那铁链,拓跋无心大力拉扯着将她带走。

     月光冷冷的照在他们身上,古冰睫的命运从此又将起什么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正文 第三十二章:验身的屈辱1“将军,您回来了?”拓跋无心的身份或许是很不一样的吧,他居然有自己的府邸,连苍狼也只是主帐篷,而他居然在这沙漠中拥有一座大大的庄园。

     “恩,找个嬷嬷过来,我要验验这个战利品是否纯洁。”将铁链丢给门子,拓跋无心一眼都未看她,只是冷冷的吩咐了句。

     “是!”古冰睫一脸茫然的望着那小厮匆匆进去了,不知道刚才那男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想要验什么?自己侍奉帝君那么久了,难道他不知道么?

     “将军,是她么?”这时一个半老的女人出来了,一脸严肃,看上去就是那种古板恶劣的女人,令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

     “恩,验清楚了,我不穿破鞋。”冷冷的说着,他示意那女人将古冰睫带到最靠近的屋里验身。

     “啊,你想干什么?”终于从呆愣中回过神来,他真的是要验身,明白是要她出丑么?

     “别,我侍奉过帝君的,你还要验什么?”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古冰睫极力挣扎。

     “那又怎样,即便侍奉过帝君,你也可能是破鞋,否则为何会被拿来犒赏三军呢?”

     “啊!”不过半刻,屋内就传来古冰睫凄厉的尖叫,那个老女人出来了,然后一脸不屑的回报:

     “主子,验明了,她不是处*子,肮脏得很。”

     “果然是个见人,难怪帝君不要了,替我提鞋都不配,让她去做苦力,别出现在我面前。”冷斥一声,拓跋无心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而去,满脸的鄙夷。

     “哼,一个见婢,看老奴不好好收拾你。”本来就对古冰睫美艳的容姿不满,那老女人恶狠狠的低喃,看得门子一阵心慌,为那个女人默哀起来,传言这古嬷嬷是出了名的厉害,多少女子在她手中都生不如死,可惜了,那女人好像长得挺水灵的。

     “你说什么,那女人不但回来了,还被拓跋无心赢走?”柯瑟在甩掉古冰睫以后顺道去了趟凯伊,备了点药材才刚刚回来就听到比武选勇士的事,好奇的多问了句,马上脸色大变。

     “是啊,真是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女人,我这一辈子还很少见呢。”士兵未注意那些,还在那感叹着,柯瑟却一脸阴沉的离开了。

     正文 第三十三章:验身的屈辱2“苍狼,为什么你执意要留下那个女人?”主营内,柯瑟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苍狼正靠在书桌后的椅子上,不知在想什么,见他如此激动,不觉有些奇怪。

     “柯瑟大夫,您怎么了?怎么如此激动,发生什么事了么?”他只是一名小小的大夫,却令苍狼也用了敬语,看起来在这里的地位十分高贵。

     “我问你,为什么还要将那女人带回?”整个地陵也许只有他敢如此对他说话吧。

     “原来是您带她出去的,我就说了,凭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避开那些机关离开,正在想会是谁,原来是您啊!”了悟的点点头,他纤长的手指交握着拄在桌上。

     “不要回避我的问题,告诉我,你是不是背叛了柯伊娃?爱上了那个女人?”对于他的漫不经心,柯瑟万分恼怒,他直接冲到桌前大声的吼叫着。

     “那是不可能的,生生世世我都不会背叛她,所以不要再问这种无聊的问题,那个女人是帝君的,我只是不希望他再纠缠伊娃。”闭上眼,苍狼皱起眉,声音也略微有些沙哑。

     “真的?”柯瑟还是有些不确定,他对那女人的态度太不一样了。

     “当然是真的,如果不是为了伊娃,我不会在这里守帝陵,这你比谁都清楚不是么?”再次睁开眼,苍狼的眸光布满寒气,似乎已经有些动怒了。

     “这样还差不多,我不会允许你背叛她的,因为她是为你而死。”冷哼一声,柯瑟根本不把他的怒气放在眼中,转身离去。

     我很仰慕你,初见时,你在马上,手持大刀,一副万夫莫敌的样子,我真的觉得爷爷说得对,你是个英雄,真正的英雄。古冰睫低低的咛喃还言犹在耳,苍狼再次闭上眼睛:

     “伊娃,她迷惑了我,我不能再被她迷惑了,我只爱你一人,只忠心于你,生生世世都不能改变,伊娃,帮我摆脱她的迷障。”轻声的喃喃着,他当然知道今日的比试结果,也知道她现在正在拓跋无心的府中,也或许是在他怀中,而这却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哼,看你细皮嫩肉的样子就知道不会是个好货,生来就是迷惑男人的吧?给我挑满这口缸,否则明天就别想吃饭。”啪一声,长鞭毫不留情的扫到古冰睫身上,那个变态的老女人连一晚都不让她轻松,马上就开始了折磨。

     古冰睫绝望的咬牙忍住那痛,脖子上还戴着沉重的铁项圈,每次一动就摩擦着颈上细致的肌肤,身上是鞭子划破的伤口,她终于明白帝君的意思了,离开那地下,等待她的就是这种无止境的折磨,为了她的叛逆,他用这样的法子狠狠的惩罚了她。

     “还不快点动起来?”见她缓慢的向木桶走去,那女人又不满意了,执起长鞭再次扫了过来。。。。。。

     正文 第三十四章:变态的折磨1“为什么不继续写下去了?”黑暗中,只有电脑显示屏上微弱的灯光,映照着面前女子清丽妩媚的脸,现在,那清秀淡雅的小脸皱作一团瞪着电脑上写完的一排文字。

     “我写不下去了,太变态了。”一把推开面前的键盘,女子抬头对坐在黑暗中看不清面孔的男人说着。

     “。。。。。。撤,带进来。”男人沉默了下,然后毫无所动的呼唤了声。

     “姐姐!”一个熟悉的娇嫩声音响起,女人连忙回头去看,只见几个彪形大汉正扭绑着一个少女站在门口。

     “冰心,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她马上焦急起来,想冲过去。

     “我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听说你妹妹心脏不好,你这样做的后果只能令她病发。”这时男人冰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女人回身狠狠地望着他。

     “。。。。。。我要确定冰心是安全的。”女人最后只能妥协,她无奈的坐回电脑前,在继续开写的时候,冷冷的说。

     “当然,这是她生活起居的监控,你可以随时查看。”打开她左侧的电脑,上面马上出现一个病房的画面,男人挥挥手,少女就被那群人带下去了,不一会就出现在画面上。

     “我不懂,你明明是爱她的,所以才想逆天改命,希望能重写结局,为什么却要这样子折磨她?”转身开始继续写文,但她还是疑惑不已。

     “女人,你的作用就是写出那些内容,其他的别多事。”男人冷冷的警告着,然后就沉默了,等着她继续将内容写完。

     古冰睫浑身是伤,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但是那大缸似乎像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总是填不满,沙漠里水是非常珍贵的,那变态女人居然一路跟着她来回走,如果有一滴水落到地上,她就会抽打她,有一次,她因为不堪重负跌倒了,结果半桶水全部洒落,那女人差点没把她打死,痛得晕过去的古冰睫被冰冷的水淋醒,然后继续抬水,泪已经流干了再流不出来,夕阳西下,又是一天过去,那口缸却连一半都还未装满,比死还要悲哀的绝望侵袭了她。

     “哼,今天就给你半个馒头,免得饿死了你,老娘找谁发泄去。”刚刚起夜,那老女人似乎良心发现一般给了她半个硬馒头和半碗水,古冰睫顾不得想其他,就着水将那馒头硬噻进嘴中,一时被噎得狂吐起来。

     正文 第三十五章:变态折磨2“你真是不识好人心,居然这样糟蹋食物。”长鞭又扬了起来,吐得气晕八素的古冰睫,又被毒打了一顿,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真是不堪一击,上一个可没让老娘这么费力。”似乎是打累了,老女人喘息着停了手,看着那雪白无暇的肌肤现在全部是交错的鞭痕,她得意的笑了起来。

     “哼,她可是帝君的人,你要是弄死了她,这个沙漠就会毁灭,想清楚再做,帝君无处不在,他现在不过是生气,所以没有理会她,否则,你恐怕早就死一万次了。”冷哼一声,他将警告放下就离去了,留下呆愣在月光下的老女人瑟瑟发抖,为什么主子下令让她调*教这女人的时候没有说帝君还要她?

     “唔。。。。。。我想回家。。。。。。”凄楚的咛喃传来,让本来就一惊一乍的老女人吓了一跳,低头看看浑身是血的古冰睫,她开始烦恼起来,要是帝君很快气就消了,那些疤痕还未消的话,她该如何自处?

     “你。。。。。。我。。。。。。”她还在梦中吧?可是那伤口的痛却又清晰得不得了,沙哑的开口却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昨天是我不对,你别往心里去,来来,快吃吧。”端着一碗粥,她殷勤的说,那是沙漠里最奢侈的食物,因为不但要米还要很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