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4
    />

     “恩,谢谢你,我真的没事。”林楠拿出手机,给修理厂打了个电话,回身时,却发现笔记本不见了,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难道那场车祸不是意外?

     “喂,林大哥,你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到底来不来,给个话啊。”这时电话又响起来,是小华打来的。

     “对不起,我这里出了点意外,电脑不见了。”

     “不是吧,那么巧?你究竟是出什么事了?”

     “那个我现在马上过来,你再等我几分钟。”

     “好!”

     想了想,林楠等修理厂的人来将车拖走后,打了个车就往聚会的地方赶去,一个个奇怪的谜团令他混乱无比,奇怪的书,奇怪的作者,奇怪的红衣女人,究竟古冰睫的失踪背后隐藏了怎样的秘密,他觉得和一向聪明的急才华聊聊也许会有新的突破。

     “林哥,在这。”一进茶室,一个带着眼镜的青年就频频向他招手。

     “小华,好久不见了。”林楠尽量保持微笑着走过去,看见他桌上的电脑,微微一愣,随即开心起来,反正都一样,有电脑就好。

     “是啊,不过林哥,你最近气色不怎么好,说说吧,出什么事了?”一双精明的眼睛从镜片后面直直盯着他,令他觉得这个好久不见的小弟,有些不对劲,心里开始琢磨起来。

     正文 第十四章:为女友寻找作者3“怎么,小华,你也看起相来了?还会看气色?”力持面不改色,林楠脱下外衣,坐了下来,调侃般的说。

     “下雨,路滑,车给撞了,但是没什么大事。”林楠也抿一口茶,揣摩着是否该全盘脱出。

     “哦,那么说说看,你急找我的事。”轻应了声,小华没有再说而是马上转入主题。

     “这个事有点玄。。。。。。”犹豫着不知该怎么说,那么诡异的猜测,如何取信于人?

     “别吞吞吐吐的了,我这个人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似乎看出他的顾忌,小华豪爽的说。

     “你相信一个人会被吸进书中么?”放低了声音,林楠小心翼翼的问。

     “有可能啊,传说天地初开时曾有三本奇书现世,一本是天书,能知天命定生死,后来发展成现在的玄学,一本是地书,天书上的生死人命,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但是地书可以,发展为现在的改命学。而还有一本,知道的人却少之又少,就是最神奇的人书,据说这本书曾经在失落国度出现过,最后成为陪葬品遗落在地陵。”喝了口茶,小华说得口沫横飞,津津有味。

     “那人书有什么用?”林楠却突然对人书非常感兴趣,因为那个失落帝国和地陵,在那本《地陵祭妃》中曾出现过。

     “传闻,人书可以改变过去未来,将既定的事实重写,而且,只要在书上有的人物,都会真正出现在书里,我想你所说的被吸进书中,应该和人书有关。”晶亮的眼睛在镜片后面闪光,小华嘴角奇异的翘起,看起来是那般神秘。

     “恩,我有带电脑来,你说的那本书网上有吧?”

     “这个不管他,先找到那本书再说。”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手指快速在键盘上敲打着,一会儿后,他抬起头,双眼闪着疑惑的光:

     “没有,我找遍了整个红袖,没有一本书符合你说的。”

     “不可能,算了,你用冰睫的号登陆进去,书架上就有。”想到当时也是这样找遍了都找不到,后来还是自己想的方法凑效,林楠想再用一次。

     “如果,你给我用户名和密码不错的话,这个用户现在的状态是不存在。”十秒钟后,小华再次抬眼冷冷的说。

     “怎么可能,我早上还看了今天的更新才给你打的电话,甚至我还给作者留了言的。”林楠不信邪的自己操作了一遍,结果也和小华一样,红袖上根本没有这个人,他一下虚脱的靠到椅背上,一时真的蒙了。

     “事情好似有些复杂,林哥,我带你去找师傅吧,他老人家是个世外高人,也许可以帮你。”收起电脑,小华建议。

     “现在也只有这样了,谢谢你小华。”

     “兄弟么,谢啥?”微微笑着,他结账后,拉着林楠走出茶室。

     正文 第十五章:用计脱困1想想之前经历的一幕,她还觉得心有余悸,肩部似乎又开始微微作痛,背部也是,还有那个蚂蝗池,想想都恶心。慢慢的将衣物穿上,还是觉得冷,继续盖着毯子,经过今天的适应,她的眼睛能看见一点点模糊的轮廓了,这里好像有很多石棺,摆列很奇特。

     “用膳了。”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苍狼冰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不一会,就减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抬着一个托盘过来,托盘上冒着白烟,是熟食,几天没有好好吃一顿的古冰睫肚子马上发出反应。

     “呃,谢谢!”双手接过托盘,她也来不及说什么,低头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哼!”见她吃的忘乎所以,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苍狼不悦的冷哼了声,转身离开。铁门又关上了,古冰睫吃完所有食物后,开始思考自己将来的路,她可没兴趣陪个老怪物一辈子,而且这里那么暗,什么都看不到,她都怕待久了,会失明。

     “在想什么?”就在她思索着怎么逃开的时候,一个冰冷的身子抱住了自己,沙哑难听得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想你为什么一直留在这里,在想你究竟是谁?”好似心不在焉的说着,古冰睫也对这个所谓帝君产生了兴趣。

     “我不想知道地陵的秘密,我只想了解你,既然要陪你一辈子,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把。”歪着头,她舒服得靠在男人怀中,老实说,他身材真的一级棒,除了过于冰冷外,够高,够壮,软硬度也适中,无论是抱着还是靠着都很舒服。

     “恩,你是人还是鬼?”这个很重要,她总得知道自己的第一次究竟给了什么。

     “准确来说,孤是一缕圣魂。”沉默了下,男人说得含糊。

     “一缕魂?骗人,你明明有身体的。”捏捏他的胸*肌,古冰睫不悦的嘟嘴。

     “呵,这躯体是孤驾崩前命人做的。”

     “驾崩?那你是个老头子了?”天啊,她居然给个老头糟蹋了?

     “哼,你太放肆了,别丈着孤宠你就大放厥词,不过是个祭品,给孤暖*床的而已。”这句话不知怎得居然惹怒了他,男人低吼一声,封住了她的唇,谈话结束,他展开对她的掠夺。

     正文 第十六章:用计脱困2“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小手揽住他的肩,古冰睫轻柔的说着,开玩笑,她还在想办法离开呢,怎么能得罪他?

     “以后别再胡言乱语,下不为例。”男人咬住她的耳垂,终究熬不住她的娇*媚,气也去了大半。

     “恩恩,不敢了。”吐吐舌头,古冰睫乖乖任他解开衣服,眼珠却不断转着,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别想逃离这地宫,出去没有人带路,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这里可是万年不破的地陵中心,不知道有多少盗墓高人想进来,全部化为一堆白骨。”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男人沙哑的说。

     “怎么会,我就是再大胆,再不知死活也不会找这种死法。”瘪瘪嘴,她马上澄清。

     “哼,最好是不会。”冷哼一声,他似乎不怎么相信,唇狠狠的覆上她的辗转摩挲。

     “只要你乖乖的陪着孤,孤会让你在这地陵中享受王妃的待遇。”叹息着褪去她全身的衣物,男人叹息不已,无论拥有过她多少次,这副躯体都令他难以不着迷。

     “起来用膳了。”苍狼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一双厉眼冰冷的扫了她一下,见她并未着衣,还是只裹着毯子,不觉皱了皱眉。

     “哦,我没力气,你放下吧。”虚弱的说着,她只觉得浑身发烫,可能发烧了吧,每天被个冰块压着睡,不发烧才奇怪。

     “你怎么了?”见她懒洋洋的,苍狼眉头皱得更紧,放下食盘走近查看。

     “我的死活关你什么事?”想到就是他粉碎了自己对男主角的所有好印象,还残忍的将她送给一个千年腐尸做祭妃,她就生气,会这样也是拜他所赐不是么?

     “是不管我的事,但是帝君对你甚是满意,你出事的话,我们也不好交代。”抬手贴上她的额,冰冷的手下是炙热的温度。

     “你好冰,别碰我。”被突然的碰触吓到,古冰睫惊呼一声,这里的人温度都这么低的么?

     “你发热了?”

     “好像是吧,这里那么冷,那个帝君也那么冷,不发热都难。”头越来越晕,她开始觉得意识涣散起来。

     “真是麻烦。”苍狼冷哼一声,弯腰将她抱起,解开她脚上的铁链,带着她离开了这个黑暗的空间。

     正文 第十七章:出来了就要逃1好似被抛落到火山堆里一般,古冰睫浑身燥热不已,就像被放到了蒸笼上蒸着,只觉口干舌燥。

     “主子,御医到了。”模糊中听见有人在说话,她努力掀开眼睑,只看见一个个高大的黑影晃来晃去,她该不是快死了,所以看见索命使者来勾魂?

     “恩。。。。。。她着了凉,加上背上受伤发炎,才导致发热,只要处理了背伤,再吃些风寒的药就没事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令她不自觉想到那个老怪物,古冰睫浑身一颤,觉得更不舒服起来。

     “暂时不要,这次浪人部落收集来的药物足够了。”

     “那好,你马上去煎药。”

     “老夫告退!”

     好一会的沉默,似乎身边已经没有人,古冰睫烧得难受,一直无法真正入眠,不断翻腾。这时,一个冰冷的身子靠近她,那温度刚好可以解去浑身的燥热,于是她本能的靠了过去,紧紧贴住,还不断的磨蹭。

     “你好舒服。。。。。。”无意识的呓语着,她蹭不了身子就蹭蹭小脸,娇憨不已,令那冰冷无情的双眸再次起了一丝异动,但瞬间而逝,他不能被迷惑,不能对不起她,生生世世他的心中只有一人,无论几经沧桑变迁,就算海枯石烂他都只爱她一人。

     不知在黑暗中挣扎了多久,古冰睫慢慢醒来,眨眨眼睛,看见窗外透进来的光线有刹那的失神,好久没有见到光亮的她只觉万般不适应。

     “醒了?”那是苍狼的声音,冰冷无情,古冰睫回头去看,只见那冰冷的面具在闪闪发光,一时令她搞不清自己身在何方。

     “这里是。。。。。。为什么有光?”声音沙哑的十分难听,她微微一愣,后知后觉的感到浑身酸痛无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里是我的营帐,好好休养身子,若不是看在帝君那般宠爱你,断不会浪费珍贵的草药来救你。”冷漠的说着,苍狼双眼透出不耐烦。

     “我已经离开那个该死的地下了?”有些不敢置信的咛喃着,这样就可以离开?早知道她就装病,也不用对那个老怪物阳奉阴违了。

     “快点痊愈好继续侍奉帝君,否则圣魂发怒我们全部都得死。”冷哼一声,他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一脸呆滞的古冰睫,好了还得继续回去?不,既然出来了,她就要逃,死也要逃离这个地方。

     正文 第十八章:出来了就要逃2“姑娘觉得怎么样了?”三天以后,除了有些虚弱,古冰睫知道自己已经痊愈了,心里不觉有些焦急,也许再过不了几天她就得被重新送回那个冰冷黑暗的地下,被那个千年腐尸糟蹋,她不要这样。

     “姑娘?”大夫见她一直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便放大声音又喊了一次,他可是很忙的,没那么多闲工夫陪她发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