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95
    眯起眼来,古冰睫心情很好的调侃着他。

     “……主子心有所属,我只能看,如果她不高兴,连看都不能。”他去时,落雪依已经睡了,他守在她床前坐了一宿,就那看着她,心里却泛起一丝苦涩,她的眼角带着泪痕,不知又做了什么噩梦。

     咎“呵,你真可怜,不过也痴傻得很可爱,你主子心里那人不会刚好就是撤吧?”想想那个红衣嚣张的女子,她不难看出也是肖想自个儿男人的主。

     “小姐会有什么不高兴吗?”打散地上的还未燃尽的柴堆,橘低低的问。

     “要做撤的女人,要爱他就要学会习惯,每一个都不高兴,我都气死了。”淡然的笑笑,好在他不是温柔的人,爱就是爱,不爱连靠近都厌恶,不然,她不知要流多少泪,吃多少苦。

     “小姐也是个痴傻的人,只是帝君爱您,您比属下幸运。”为她披上披风,橘轻轻的说。

     “呵呵,走吧,同是天涯沦落人,没什么幸运不幸运的。”苦笑一声古冰睫摇摇手,转身先走了,幸在她看来,只是暂时的,不幸接踵而至,而且是生离死别的不幸。

     “事情办妥了?”黑暗的房间里,冥火时隐时现,女人苍白的声音带着暗哑。

     “是!”两个人影看得不怎么真切,高大的那个仿佛木偶娃娃一般机械,说话也是平板不已。

     “很好,很好,看你怎么死,古冰睫,这一次,谁都救不了你。”女人疯狂的笑着,她已经不顾一切了,打算来个玉石俱焚。

     “糟糕,姐姐有麻烦了。”门外的宁儿因为被古冰睫宠爱,而被后宫的妃嫔报复,反正帝君不会在乎这样的小丫头,古冰睫不在,据说已经死了,回不来了,那么她们折磨她也没人会出头,所以她被派来整理最偏远的院落。没想到,刚好听见了黑冥的恶毒计划,只是不知道她准备怎么做。

     “谁在外面?”门被忽然的打开,黑冥冰冷的眼神射了过来,只见一个小丫头在那扫地。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皱着眉,她不耐烦的问,结果那人好似没听到一般,并未答应她,继续在那扫地。

     “我问你在那干什么?谁派你来的?你敢不回答?”她是个聋子?黑冥眼底发着冷光,冲过去,一把扯住少女的衣服,将她拉起来望着自己。

     “啊,娘娘饶命,娘娘……”后宫主子都是娘娘,她慌乱的叫着跪下来。

     “说,你是谁?”

     “啊,娘娘您说什么?奴婢耳背,听不清楚。”颤巍巍的抖动着身子,宁儿知道,如果她不相信,她就死定了。

     “耳背?”黑冥疑惑的围着她转了圈,轻轻的咛喃着,见她真的毫无反应,总算放心的走了。

     “谢娘娘不杀之恩,谢娘娘不杀之恩。”宁儿一个劲儿的挨那磕头,头都磕破了。

     “哼,真是个偏僻地方,连宫女都是聋的。”冷哼一声,黑冥更加不悦拓跋撤的无情,居然给她玩阴的,他是怎么识破了她的?那药她明明是亲眼看着他喝下去的,为何没用?那个男人是第一个让她如此迷惑的,她看不透他,看不懂他,却更加迷恋他。

     轻舒出一口气,宁儿等她走远了,才急急离开庭院,但是她不知道古冰睫在哪,她不是死了吗?为何那人还要害她?

     “宁儿?”才走出没几步就被匆匆前来的后宫总管唤住。

     “奴婢在,总管什么事?”恭敬的行礼后,宁儿不解的望着他。

     “帝君让你到城西别宫伺候新主子。”招招手让她靠近,总管低声说着,帝君说了,这事得小心行事,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新主子?”宁儿疑惑不已的抬头。

     “对,新主子。”点点头,总管不耐烦的示意她小声点,这可是帝君亲自提名的。

     “是!”习惯了,宫中规矩,不要多嘴,照着指示去做就是正道,所以宁儿只是满腹怀疑,却没有问出口。就这样,跟着几个新来的宫女,一起被带着离开了王宫。

     “听着,新主子是未来的帝后,帝君已经明示了,要好生伺候,宁儿,你资格最老,这里就由你负责。”到了地方,总管训话完毕,将权放给了宁儿,这更加令她疑惑,心里不自觉开始有些期盼,也许她急急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遵命!”领命走出来,她看着几个青涩不已的小宫女,怯怯的望着她,不觉想到自己初入宫时。

     “大家各自做好份内的工作,把主子伺候好就行。总管大人,我们什么时候能去拜见主子?”

     “主子还未到,你们先就位,把寝宫收拾干净,帝君夜里要过来睡的,薰上最名贵的紫檀香,把这里当做帝君的寝宫一般布置。”吩咐完,总管就离开了,他不能出宫太久,会被怀疑的。

     能让帝君如此上心的女人,也只有一个,难道姐姐真的没死?带着期盼,宁儿跨进了寝宫,但是见到古冰睫又能怎样?她根本不知道那个女人要如何害她啊,一进门,一股压抑的感觉就席卷而来,这房里有什么不妥吧,宁儿皱眉,她天生就是敏感体质,对巫术过敏,这宫内肯定被下了咒。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巫毒咒退了出去,她守在门口,不准任何人进入,咒下在哪,怎么破都是有讲究的,弄不好也许会加速它的爆发,所以她不敢妄动。

     “小姐,这里就是别宫。”这时,橘护着古冰睫也到了,他扶她下了马车。

     “哦,挺别致的。”望望那红墙碧瓦,也不输给王宫,拓跋撤是不会让她委屈了的。

     “参见主子,主子万福。”一个熟悉的声音带领着众宫女在门口候着给她请安。

     臼“宁儿?你没有听我的话离开失落之城么?”惊喜不已的瞪着地上跪着的小宫女,古冰睫意外的问。

     “主子,奴婢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主子太远。”即便是守着她的魂,她也想留在宫中靠她近点。

     “傻丫头,都说了,咱们是姐妹,唤我姐姐就好,什么主子不主子的。”眼眶微微的湿润了些,她真是傻得令人不得不心疼。

     咎“不,奴婢不敢,主子将来是帝后,奴婢再怎么大胆也不敢称呼主子姐姐。”宁儿也感动啊,她真的还活着,还是像以前一样疼她,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要救她。

     “帝后?谁说的?即便就算我真的成了帝后,你也是我妹妹,妹妹叫姐姐有什么敢不敢的,不叫的话,我生气了哦。”帝后?呵,拓跋撤实在这样打算的吗?他真的回立她为后?

     “姐姐……姐姐……宁儿好想您啊。”抬起头,她再忍不住哭了起来,那美丽的女子还是那么美,站在她面前,微笑着看她。

     “傻丫头哭什么?起来吧,还跪着,招我心疼么?”古冰睫拉她起来,心里也是感动的,不止感动宁儿的忠心,也感动拓跋撤的贴心,他居然细致的发现了宁儿,并让她来陪伴自己,这怎么能不让她窝心呢?

     “姐姐,您听宁儿说,这寝宫给下了巫术,有人要害你,你千万别踏进去,一踏进去就应呃咒了。”趁着她拉她起来的时候,宁儿小声的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她。

     “巫术?该死,又是那个黑冥。”她居然已经知道了,知道她还活着,并且已经回来,那么拓跋撤会不会有事?心里开始有些慌乱。

     “橘,你过来,我有事要你帮忙。”古冰睫连忙招手让橘靠近。

     “小姐请说。”走近两步,他恭敬的说。

     “再靠过来点。”也许这里有奸细,所以,她不得不让他靠近再说。

     “这个……”有些为难的望着她。

     “快点,不然来不及了。”古冰睫着急不已,见他还在犹豫,干脆自己过去贴着他低声说。

     “你们在干什么?”这时一个低沉略带怒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参见帝君!”所有人都跪下了,包括橘,他暗自叫糟,心知自己大祸临头了。只有古冰睫还站着,看见拓跋撤铁青着脸,眼里充满杀意。

     “撤,你怎么来了?”心里明白他又开始吃那么飞醋了,古冰睫小心翼翼的靠近过去,柔柔的问着,心思却百转千回,不知该如何安抚一头愤怒的狂狮。

     “说,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大手捏住她的下巴,为什么和那个男人靠那么近,她甚至还握了他的手,拓跋撤的双眼都要迸出火花了。

     “撤,你别生气,你答应过我什么?昨夜才说的,今日就忘记了?”他可是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只相信她的,才不到几个时辰,他就忘了?

     “……好,孤不生气,但是孤要你的解释。”他后悔了,当初为了求她原谅,把话说绝了,他根本做不到,任何男人都不可以碰她,既然舍不得动她,那么那些敢碰她的男人,就死定了。

     “靠近点,来嘛。”拉着他的衣襟,让他弯下腰来,古冰睫靠近他的耳说着什么,拓跋撤眼底的怒气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疑惑还有不安。

     “此话当真?”最后,他揽住古冰睫,沉声问。

     “恩,宁儿不会骗我的,她亲耳听见黑冥说要杀我,还说这一次没人能阻止她。”皱着眉,她刚才就是想让橘去宫中禀告他,让他自己小心点,那个女人的暗算。

     “恩,橘,宁儿,同孤到偏厅再说,其他人都去干活吧。”看来是不能再等了,那个女人实在太过危险,他必须尽快除掉她。

     偏厅内,拓跋撤坐于首位,古冰睫坐在他怀中,其他二人跪在地上,一时沉默着,不知他在想什么。

     “宁儿,你亲耳听到黑冥那女人说要害冰睫?”好久后,拓跋撤才开口问道。

     “是,奴婢听到那女人先是问,事情办妥了吗?然后有个男人回应了一声,她就狂笑起来,说要看姐……主子怎么死,还说没人能救得了她。”颤巍巍的说着,她还是很怕帝君的威严,连头也不敢抬一下。

     “男人,她还有同伙儿?”果然是宫中出来奸细么?知道此事的,只有身在古冰睫身边的橘,和青龙使,在她说的那个时候,连总管都还不知道,那么就是这两个人里的一个有问题了,既然橘在古冰睫身边,那么早些时候在黑幕房中的就是青龙使,但是,他怎么可能背叛他?拓跋撤根本不相信,忠心耿耿的青龙使会背叛。

     “帝君,宁儿总觉得,那个男人的回答很奇怪,不像正常人的声音,听起来好似木偶一般,声音十分低沉,呆滞。”努力回想着那一幕,宁儿忽然说。

     “……傀儡咒,那个女人用了傀儡咒,她让青龙使为她做了什么?”拓跋撤皱眉,真是后悔当初没有学那些歪门左道的巫术,现在搞得他有些束手无策了。

     “不然让属下进去寝宫看看如何?”橘忽然请命。

     “不行,宁儿说的对,咒如果不按规矩解开的话,也许会加速爆发,现在,你飞鸽传书给黑家长老,今夜孤同冰睫在偏殿休息。”当机立断的下旨后,他挥挥手让两人离开。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替身为主“撤,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放过我?”靠在拓跋撤宽厚的怀中,古冰睫无奈的问。

     “都是孤的错,她是为了得到孤,才为难你的。”那个该死的女人,他要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对了,你怎么那么早就来了?我还怕她在宫中对你下手,想让橘去通知你。”他们分开不过几个时辰,现在他不在宫中处理国事跑这里来做什么?虽然心里甜甜的,但是也怕被说成祸国殃民的妖女。

     “她不敢的,你放心,只要为孤保护好自己就成,宝贝,你是孤唯一的弱点,只要你没事,孤就没事,懂吗?”吻着她光滑的额头,拓跋撤叹息着说。他自然是不放心她,怕总管安排的不好,让她在别宫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