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29
    命。

     “启禀帝君,圣女大人求见。”众人同时输出一口气,不管怎样,今日的议事就到此为止了。

     “哦,让她等一下,孤先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沉默了下,拓跋撤并没有马上见她,而是决定把该死的人处理了再说,免得她求情他又不忍心。

     “遵旨!”大臣们开始有些奇怪了,帝君今日怎么了,为何不让圣女进来等呢?

     “来人,把这个废物拖出去斩了。”话落大家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人非死不可啊,连圣女大人都不能救,好在刚才没有出去求情。

     “谢帝君!”知道今日非死不可,但是没有累及家小已经很好了,以前帝君都是同罪同诛的。

     “好了,今日就到此,各位回去想想治水的良方,治理成功者孤重赏,三日后无良方上报,则全部减俸,用以救济灾民。”挥挥手,大臣们苦着脸退下去了。

     “撤,你又发脾气了?”等大臣们走完,拓跋撤才让木洁进来,一进来她就看见拓跋撤眉头紧皱着,不觉莞尔。

     “怎么这么说?”放松表情,拓跋撤拄着下巴望着她问。

     “那些大臣个个面如死灰,还不是给你吓的。”微微一笑,她走到他身边,习惯的坐到他腿上。

     “哼,办事不利,孤只是要他们动动脑子而已。”揽住她,他浑身僵硬,这小东西不在紫凌苑照顾儿子,跑来御书房干什么?她该不是现在还想诱惑他吧?

     “哦,这样啊,撤……”娇媚的唤了声,木洁贼笑着靠近他。

     “咳,你想干什么?杰儿呢?你怎么不在房中照顾他?”稍稍拉回被她忽然绽放的笑容迷住的魂,拓跋撤一本正经的问。

     “哦,儿子烧退了,正在睡觉,我就想到一件事情,想要你配合。”靠在他怀着,手指无意识的在他胸前划着,想着要怎样才能说服他,却没想到就这样也弄得他气喘吁吁,呼吸粗重。

     “别动了,你想要什么?”一把抓住她蠢动的手,拓跋撤暗哑的问。

     “我想要个孩子,用木洁的身体生的孩子。”靠近他的耳,她轻柔的说。

     “不行,绝对不行。”拓跋撤一愣,马上拒绝。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难道只有古冰睫才有给你生孩子的权力?”皱起眉,她不高兴的问。

     “你认为孤还想再经历一次那种恐惧吗?你还想再借谁的身体重新复活呢?胡闹!”这件事绝对不能心软,拓跋撤告诉自己。

     “不会的,不是每一次都会难产的,而且木洁的身体比古冰睫的身体好多了。”知道他顾虑什么,她本来也决定不再要孩子的,可是想起奶娘的话,又觉得少了些什么,毕竟那孩子不是从木洁的身体里出来的,他的娘还是古冰睫,所以她就很想要一个名副其实的孩子,她和拓跋撤的孩子。

     “不行,孤不能冒险,咱们有杰儿了,孤也有了王位继承人,为什么还要孩子?”不清楚她为何忽然想要孩子,拓跋撤头疼的想怎样才能打消她这个念头。

     “可是杰儿是你同古冰睫生的,不是我生的,我想要个我们的孩子嘛。”委屈的瘪着嘴,她居然介意以前的自己,女人啊,有时真是傻得可爱。

     “你这是在无理取闹吗?”听听她说的什么话,古冰睫就是她,她就是古冰睫,还分什么?拓跋撤开始有些生气了,宠她爱她,却不是每一次都能接受她的无理取闹的。

     “撤,你生气了?”感觉到他的怒火,她低下头,也知道自己的话说的过了,但是她真的很想要个娃娃。

     “你说呢?”推开她,他站起来,背对着她冷哼。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拓跋撤的决绝“撤,别生气,你不知道那种为心爱的人怀着孩子的感觉有多美,再给我一个女儿吧,杰儿一个人太过孤独,再给他一个妹妹,就一个好不好?”柔柔的从后面抱住他,木洁祈求的说。

     “你知道孤的恐惧,知道为什么孤不碰你,非要等一个月吗?”听了她的话,他的神情柔和了些,但还是不能答应吗,什么都可以给她,只有这个不能。

     “你不想要孩子,御医告诉我了。”低低的说着,她也不怕他知道。

     “你知道,你该死的知道还拼命诱惑孤?”浑身一颤,拓跋撤回身紧紧抓住她的手臂,气得大吼。

     臼“就是知道才要你破戒,我想要个女儿嘛。”瘪瘪嘴,她一点都不怕他气得铁青的脸,反而还顽皮的凑过去亲亲。

     “原来你是故意的?”可怜他忍得那么辛苦,结果全是这个小女人的私心,她就是铁了心要他失控,难怪变得那么难缠。

     “只是没想到你那么坚持,说实话我真的好感动。”为了她,他真的可以很无情,对自己都是无情的。

     咎“感动?感动你就不该再来撩拨孤,孤不会让你再有孩子的,绝对不。”低吼着,是告诉她也是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心软。

     “唔……好吧,你真的不碰我?肯定了?”没想到他那么坚持,木洁郁闷的放开他,然后轻柔的问。

     “一个月后,孤会碰到你下不来床。”没有回身,拓跋撤低沉的说,他已经快爆发了。

     “是么?可是我好想你碰哦,憋久了会伤身的。”纤指轻柔的划过他的背,既然他不肯要孩子,那么她就自力救济吧,一切全凭天意,成就成,不成也只能说明他们一生就一个儿子而已。

     “听着,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孤告诉你,孤这一个月内都不会再碰你,你也不许碰孤,听见没有?”迅速离开她的碰触,拓跋撤哑着声音说。

     “那么我碰你,你会用力推开我吗?”眨着眼睛,她逼近一步抱住他结实的身子,顽皮的说。

     “……孤会这样。”抽出刀用力一划,亮光闪过,血流了出来。

     “啊,你在干什么?”看着他手臂上那道不算浅的伤痕,她心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样就不会失去理智了,你还想继续么?”回身定定的望着她,拓跋撤淡然的说。

     “你疯了……”连忙放开他,她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他真那么决绝?

     “孤是疯了,再失去你一次,孤不知道会疯成什么样。”带血的手抚摸着她的脸,他一字一句说着,像要刻入她的灵魂深处一般。

     “撤,我懂了,我会乖乖的不再找你麻烦,但是你快让我帮你包扎伤口吧。”他就是这样,刻入骨血的爱她,虽然从来不会过多的甜言蜜语。

     “不用了,孤会找御医来处理的,宝贝,再忍耐几天,等过了这段日子以后,就算你不要,孤也要爱你。”微微一笑,他放开她,坐到桌后。

     “来人宣御医。”低头继续处理国事,他没事人样的下旨。

     “今夜你不用去照看杰儿了,你受了伤。”走到桌边,她还是担心他的伤。

     “没事,小伤而已,你身子弱,别熬病了。”抬起头温柔的安抚着她,御医也进来了,他自然知道,没看见他处理好伤口她不会安心的。

     “老臣参见帝君,圣女大人。”

     “好了,御医快来给撤看看,他受伤了。”木洁连忙说。

     “是,帝君把伤口给老臣看看。”

     “包扎一下就成了,没什么大碍的。”用眼睛警告他不要乱说话,拓跋撤轻描淡写的说。

     “是,小伤而已,圣女大人放心。”那道刀痕很深,看起来他很用力,血流的也很多,但是既然帝君用眼神警告了,他也不好实说。

     “你看现在不是没事了?别担心,先回君临殿休息吧,孤还要处理国事,恩?”包扎好后,拓跋撤故意动了几下给她看,让她放心。

     “真的不疼?”流了那么多血,她看着都心惊,他真的不痛吗?

     “比起不能碰你,这点痛简直微不足道。”克制的抚摸着她的长发,他淡然的说。

     “撤,我出去了,免得你更痛苦。”算了,折磨他她舍不得。

     “小姐心软了?”御医跟着木洁出来,了然的问。

     “你也看见了,他那么坚持,我不忍心。”

     “唉,真没想到帝君会自残身体,他真是好坚持。”

     “御医,服了药以后是不是真的没有机会受孕了?”走了几步,她忽然问。

     “恩,其实帝君现在已经很难让您受孕了,根本不用等一个月。”那药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是没有解的。

     “唉,可惜我还想要个女儿呢。”不无可惜的说着,看来她是无法感受那种为人母的滋味了,还是认命吧。

     “哦?这可不好,虽然您身子是强健了不少,但是还是不适合怀孕生子,您身子骨天生就弱,气血两亏,不是后天可以补足的,即便吃再多补药也会有大出血的可能,还是不要的好,免得帝君又变成喷火龙。”摇着头,没想到她还会有想生产的念头,好在帝君预防的早。

     “真的吗?我还以为……算了,这就是命吧。”她还是乖乖的在君临殿等着做帝后好了。

     “呵呵,想要女儿也不难,给小王子找个未婚妻就行了,让他自个选一个,也算半个女儿。”未免小王子以后成为帝君那样残暴的人,不如现在就把他绑住,老御医开心的想。

     “这个主意不错,等杰儿再大点,就让他自个选个娘子。”这样儿子女儿都有了,真不错。

     “是啊,小姐,以后伊顿大陆再不会有屠杀,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对,这才是大团圆结局。”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新的战争 “启禀帝君,御医说,小姐需要帝君的纯阳之血才能救活。”地宫外,士兵胆战心惊的说着,要不是人命攸关他也不敢来这里叫喊。

     好久,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士兵跪在地上也不敢离去,帝君下的是死命令,救不活全班人都要死,横竖都是死,他也豁出去了,不等到他开口,他就不离开。

     “拿去吧,一个时辰马上就要到了。”地宫门打开,一碗血放在门口,拓跋撤没有出现,只是冰冷的声音提醒着那天圣旨的坚决。

     “谢帝君!”现在就看御医的了,事关他自己的老命还有那么多人的命,他不会出岔子吧。

     臼“御医,你怎么会知道?”木洁惊愕的望着眼前的长者,她现在浑身都痛,心更痛,没想到还能活着,他终究是不忍心了吧。

     “把了脉就猜到几分了,两个人可能有相同的身形,相同的声音,却不可能有相同的脉象,小姐的脉老夫把了不是一两次,一点都不陌生。”

     “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要是撤也能这么轻易的相信那该多好?”低下头,她有些无奈。

     咎“呵,老夫可以去向帝君禀告,大概是因为小姐的身份吧,别忘记黑冥的事,她也曾想用借尸还魂这一招来欺骗帝君,帝君会有戒心很正常。”摸着胡子,御医可开心了,小姐没死,这个大陆就充满了希望。

     “不,我改变主意了,他该死的居然虐待我儿子,我要给他一点惩戒,这个秘密暂时不要说破。”哼,不但虐待儿子,还打她,她要带着儿子远走高飞,让他后悔一辈子。木洁愤愤的想着。

     “小姐,三思啊,别太任性,您对帝君的重要无需一再求证,只有小王子,他实在太像您了,看着他,帝君会非常痛苦,你要谅解。”皱起眉,他发现木洁的性格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她坚强了很多,这一次为了小王子的事情,她真的动了怒。

     “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他成为一头发怒的野兽,只是折磨下他的心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