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26
    但心里却还是闷闷的。

     “呃,圣女大人息怒,帝君不好女色,当初对小姐也是独宠一人,甚至为她清理了后宫,如今再娶肯定也会独宠您一人的。”终于觉察出她的口气不善了,几个女人争先恐后的讨好她,毕竟马上她贵为帝后了,要是得罪了她,那可就无立足之地。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可怜那香消玉殒的芳魂。”站起来,她走入殿内,虽然拓跋撤的心意她清楚的很,也知道他宁愿自己绝育也不要她受苦,但是那些女人的话就是让她心里膈应的很,没想到拼死为他生下儿子,却连个好也没有落得,真是郁闷。

     臼“小宝贝,看起来你比娘亲珍贵多了。”这小子以后肯定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主,看看,外面的吵吵成什么了,他也只是瞪着大眼睛面无表情的望着她,不哭也不闹。

     “谁说的,在孤眼中,没有谁比你珍贵。”殿门被推开,拓跋撤大步踏了进来,每天她睡着后他都会去君临殿守在床前直到天亮,看着她就令他万分满足,但是他更想要的是紧紧的抱住她,进入她的身体体会两人合一的那种感动。

     “如果当初那些稳婆来问你,儿子和我只能留一个,你会怎么选择?”虽然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她就是想听他亲口说。

     咎“当然是选你,如果不是这小子长得像你,孤早就杀了他了,害死你的罪魁祸首,当时孤已然觉得杀了他再自杀,可是看到和你那么相似的小脸,就下不去手了。”站在门口,他并未走近她,甚至这段日子都是这样,再忍下去他都快成圣人了。

     “你要是敢,我致死都不原谅你。”他要是把她那么辛苦生下的宝贝给杀了,她就不会来了。

     “呵,孤就知道你会这样。”轻笑了下,明明舍不得还和儿子争宠,拓跋撤无奈的摇摇头。

     “撤,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啊,不用再处理那些该死的国事了吗?”放下儿子,木洁抬起眼,娇弱的问。

     “呃,孤只是来看看杰儿的,马上就得回去。”吞了口口水,她不过是一个眼神就让他浑身发热。

     “你就是宠儿子胜过我,中途还来看他,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久没来看我了。”小嘴一瘪,她泫然欲泣的低下头,好不可怜。

     “哎呀,宝贝,你怎么这么说,孤最近实在太忙了,孤想等封后大典完了丢下一切带你出去玩一个月,所以才拼命的处理国事,今日听闻你也在紫凌苑,所以才过来,两个一道看了。”心疼不已的解释着,他好想冲过去抱住她,安抚她的不满,但是,现在碰她可能会让他失控。

     “真的?”眨着大眼睛瞪着他,木洁不相信的问。

     “真的真的,乖别哭了,你诚心要孤心疼死吗?”看那梨花带泪的样子,他想把天上的明月也给她,只要她喜欢。

     “那你抱抱我,撤,我好想你。”撒娇的说着,她就不信他不过来,这一次看他还能坚持多久?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心里的郁闷因他而起就得由他来负责。

     “呃,睫,孤还有好多事情,你先陪陪儿子,孤晚上再到君临殿看你好不好?”老天这个小魔女又想诱惑他了,他发誓等一个月禁令过了,他一定要狠狠的惩罚她的顽皮。

     “不要,你如果不抱抱我,我就带着儿子离开你。”嘟着嘴,木洁沉下脸来,不高兴的哼哼。

     “该死,你胡说什么?”什么都可以允她,就是不能提离开两个字,拓跋撤冲过去狠狠的瞪着她,虽然没有狠狠的抱她,但是眼神已经把怒火和***都招显出来了。

     “撤,你都不疼我,每晚都放让我独守空闺,我都快成深宫怨妇了。”他不过来,那她自己过去,木洁将身体靠到他身上,感觉他硬邦邦的身子,和急促的呼吸。

     “孤忙完了这个月就会好好的疼你的,以后就算你说不要也不行,乖别动了。”为什么重生的古冰睫变得那么难缠?以前的她娇弱害羞,像朵含苞待放的栀子花,清丽而内敛,现在的她妩媚热情,狡黠顽皮,似乎更加有生气,更加耀眼,只是看着就令他不自觉的炫目,但是老爱捉弄他这一点就不怎么好了。

     “不要,一个月太长了,撤,现在你不给,以后别后悔哦。”轻柔的吻着他的脖颈,木洁吐气如兰的说。

     “宝贝,现在不行……哦,该死的小妖精你快住嘴。”她居然咬他,拓跋撤浑身颤抖了下,***已经折磨得他快窒息了。

     “撤……如果你现在不要我,我保证一个月以后你再碰不了我,听见没有?”这是***裸的威胁,她舔着唇露出狐狸般的笑容,小手已经扯开了他的衣襟。

     “睫,该死的,孤忍不住了。”低咒着,他忍不住低头去吻她的唇,好甜,大手已经自动自发的开始脱气她的纱裙。

     “哇哇哇……”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打破了一室绮丽的风景,好似被猛的惊醒,拓跋撤慌忙推开她,站起来,不断喘息,甚至连看一眼那含娇带媚的容颜也不敢。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御医的秘密“这小娃娃倒新奇,一整天不哭不闹的,现下却哭成这样,不知道是吃爹爹的醋还是吃娘的醋。”木洁将床上的小娃一抱起来,他马上不哭了,看来还没学会说话就学会和他爹抢人了,以后的日子会有很多乐趣吧。

     “好了,抱也抱了,儿子也给弄醒了,你哄哄,孤现在要回御书房处理国事,晚了就睡吧,别等孤了,孤会心疼的。”急匆匆的拉好衣服,倒也没在意木洁话里的深意,拓跋撤又一次逃出殿去。

     “呵呵,你这娃娃真不识相,娘亲差一点就成功了说,真该打屁屁。”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木洁笑得可开心了,她可是计划好了,这一个月如果勾引不成功,她就拒绝他碰她,这么恶劣的性格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以前的古冰睫可绝对不会有,难道是古冰倩的?看来闊影的日子比拓跋撤难过多了,笑得甜蜜,木洁不觉想着。

     哪里知道全是月神的玩笑,给她的另一半灵魂里面加了点东西,让她一整天古灵精怪的,就想捉弄拓跋撤,她倒在月宫看得开心。

     臼拓跋撤回到御书房,这几日的疯狂工作已经累得那些老臣们两眼冒金星,也累得御医随时在门口准备抢救那些被操劳过度的臣子,他就纳闷了,怎么小姐还没得手,还没把帝君拐上床,让他在这里祸害大家。

     “御医,你进来,其他人都下去吧。”心里全是刚才木洁柔软的身子,拓跋撤烦躁的将那些碍眼的老家伙赶了出去,把御医叫了进来。那些老臣们才算如释重负的离开,好在帝君晚上还是要回君临殿的,有时三个时辰,有时两个时辰,总归还能休息下,不然他们肯定已经累死了。

     “帝君有何吩咐?”御医恭敬的问着,一点都不像会设计他的人。

     咎“孤问你,那个药必须禁欲一个月么?有无其他办法?”那个小东西再诱惑他一次,他就忍不住了,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现在一半的日子都还没过,而木洁是铁了心要将他硬拉上床的,他已经没有抵抗的能力了。

     “帝君,药已经开始用了,您如果忍不住就糟了,别说前功尽弃,现在是您最容易让女子受孕的时候,您千万要顶住啊。”忍住笑,御医皱起眉头苦口婆心的说。

     “那你有没有什么清心寡欲的药,可以控制***的药给孤吃?”拓跋撤的眉皱得更紧,失望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他忍不住了。

     “这个么,给男人吃的没有,给女人吃的倒是有。”一本正经的说着,御医眼底闪过一抹捉弄的光。

     “呃,这样也可以,让圣女大人吃了。”她不诱惑他,不碰他的话,他还是可以勉强忍得住的。

     “可是这药后劲儿过大,吃了以后,恐怕圣女大人真的成圣人了,不再喜欢男女情事,到时候苦的还是帝君您啊。”

     “该死,她再诱惑孤,孤肯定忍不住的。”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到底要如何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

     “咳,老夫有件特殊的衣裙,上面下了一些毒药,这种药不会致人于死地,但是会扎手,而且碰到就会浑身刺痛,如果让圣女大人服了解药然后穿着那衣裙,这样帝君就无法碰她了,等日子到了,再让她脱下,这样可好?”

     “对她会不会有害?”这是个好办法,至少疼痛能让他理智些。

     “不会,衣裙的内里是没有上药的,只要让圣女大人服过解药,她碰那衣裙是不会痛的。”

     “好,孤要你马上去办。”为了他的宝贝,就吃点苦头吧,以后抱着她浑身刺痛,他也就不会想其他了。

     “御医,你来做什么?”刚刚准备就寝的木洁看见御医深夜到访,很是奇怪。

     “呵呵,老夫来同圣女大人说些趣事。”看着那满含深意的笑,木洁心里了然,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了。

     “不知是何事?”随眼扫了扫他带来的衣裙,不知这个看似严肃实际上却顽皮的御医想干什么。

     “怎得,帝君还在御书房,您没成功吗?”其实没有人知道他的本性,他是个老顽童,只是在拓跋撤身边做事,不严谨随时都会丢命,直到古冰睫的出现,整个王宫都改变了,帝君有了笑容,脾气也不似以前那般暴躁,只要不是涉及到古冰睫的,其他事情也不是张口就下杀令了,所以他的玩性慢慢的复活,不再压抑之后就是这个样子。

     “唉,他铁了心要坚持,我实在无能为力了。”其实他越坚持她越开心,说明他保护她的心越坚定。

     “他可撑不住了,要我给他想办法。”低低的笑着,御医把适才御书房的一幕告诉木洁。

     “呵呵,他真这样说?”笑得木洁花枝乱颤,从未想过那个冰冷的男人会如此可爱。

     “是啊,所以老臣就想了个计,这件衣服上涂了一种药,碰到的人会扎手,继而浑身刺痛,小姐懂我的意思么?”看见木洁若有所思的表情,御医笑着问。

     “御医,你还真是有点让我吃惊呢,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位十分谨慎医术高明的大夫,没想到,你鬼点子那么多,还胆敢设计撤。”真的令她有些难以接受。

     “老夫天性如此,自从柯瑟大夫昏迷至今不醒开始,老夫觉得世事难料,今日不知明日事,难保哪日大祸临头,何必强行压制自身的性格呢?再者,帝君的暴躁嗜杀,早就让老夫非常不满了,如今不过给他点苦头吃吃,也算为那些枉死的冤魂做点事吧。”

     “听说你的徒弟就是死在撤手里的是不是?”那时因为她昏迷不醒,拓跋撤一天杀一个大夫,其中就有几个是他的徒弟。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锥心之痛“……唉,有三个,老夫精心传授他们医术,却救不了他们,这也算是一种报仇的方式吧。”提起这个,他就顿觉苍老不少,拓跋撤是战神,他能怎样?害死了他,整个大陆就要陷入一片群龙无首的恐慌中,那将有多少人死亡?所以他只能默默为三个徒弟伤心,却什么也做不了。

     “那药不会有害吧?”听了他的话,木洁反倒犹豫了,生怕他借着她的手报复拓跋撤。

     “小姐放心,这个是解药,而且,如果要杀他报仇,老夫有很多方式,不用借小姐的手,只要给他的药里下点东西就行,这个国家不能没有帝君,整个伊顿大陆都不能没有帝君,所以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法给他惩戒。”将瓷瓶递给木洁,他又恢复了正儿八经的样子,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

     “哦,既然如此,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的,你救了我那么多次,就当做是一种回报吧。”拿过瓷瓶,木洁笑眯眯的说着,拓跋撤有时候的确是很令人火大,特别是他暴君的脾气一上来,说杀就杀,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就让她代替那些枉死的人惩罚他吧。

     臼“谢谢小姐,有您的帮助,肯定能事半功倍的。”就怕她不配合,但是重生的小姐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变得更加耀眼,更加聪慧,更加坚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