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22
    么?”看着这个往昔的男友,木洁有些恍惚,如果没有那场奇异的书穿,也许她就会把自己交给这个平凡的男人,然后过平淡的一生。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惊动天地的怒吼,吓得两人回头看去,只见拓跋撤如同修罗般站在那里,双眼紧紧瞪着她拉住林楠的手。

     “撤……”糟糕,他误会了,第一个想法就是毫不犹豫的挡在林楠前面,生怕他一个暴怒取了他的性命。

     “你这是什么意思?护着他?”暴怒的情绪在看到她维护林楠的瞬间更大的爆发了,拓跋撤大吼一声,差点拆了房子。

     “撤,你冷静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对于他的痛,她可以感觉到,但是却也执意要维护林楠的安全。

     “滚开,不然孤连你一起杀。”长剑出鞘,他愤怒地失去了理智,只觉心痛无以名状。

     “不,你不会的,我们好不容易才能重逢,撤求你了,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她不相信他会真的砍下来,却心痛他的伤,她不能再撕裂他的伤口,让他痛苦了。

     “你真以为孤舍不得吗?孤最痛恨的就是背叛,滚开!”暴怒的咆哮,他的理智已经消散了,无论如何他都要杀了那个胆敢碰她的男人。

     “不,你会后悔的,我不要你后悔,我没有背叛你,我一直都爱着你的。”摇着头,她希望他能听进她的话,但是从那充血的双眸和愤怒的喘息可以感觉到他根本没有听见。

     “冰睫,别求他,我来就是为了救你的。”这个时候,林楠好像忽然醒来了一般,一把拉住木洁,双眼愤怒的瞪着眼前提着剑的男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爱恨纠葛“你在说什么啊,你疯了吗?”木洁一脸莫名的回头看着他,这个节骨眼上,他到底在发什么疯?难道非得惹得那个男人完全失控,见人就砍?

     “冰睫,刚才那一瞬,我全部想起来了,他就是在帝陵里侵犯你的腐尸怪物吗?”电光火鸣的瞬间,他想起了他的身份,也想起了自己的责任,他不能像梦中那般任她被欺凌也不出手。

     “你该死!”看到他们状似亲密的交谈,那个男人甚至紧紧拉住了木洁的手,拓跋撤压抑的火气瞬间爆发,冲过来拔刀就砍。

     “不要,撤,不要!”甩开林楠的手,木洁一把抱住疯狂的拓跋撤,泪落在他的手腕。

     臼“冰睫,过来,我会保护你的。”林楠焦急的说着,他这一次一定要保护好她,救她离开这莫名其妙的书中世界。

     “你为他流泪?你真的为他流泪?”拓跋撤却心痛的抬起她眼泪汪汪的脸,眼神空洞,这个世间谁都伤不到他分毫,唯独她,居然能把他的心全部掏空。

     “我……对不起,你不能杀他,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求你……”心慌了,他的表情太过空洞,太过绝望,她紧紧抱住他,不肯放手。

     咎“不用解释了,你不是孤的冰睫,孤的冰睫已经死了,孤怎么会以为她还活着?”用力推开她,拓跋撤冷冷的笑了,他拒绝被背叛的痛,宁愿当做她已经死了,因为即便她要同这个该死的奸夫离开,他也无力阻止,他现在居然软弱到强行监禁她都做不到。

     “不,撤,别这样,我没有背叛你,我……”木洁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男人的身份,他曾经是自己的男友,这层关系她无法说得清楚。

     “那你告诉孤,你们究竟是何关系?”她不但握着这个男人的手,还为他挡在自己的剑前,让他如何不伤心?

     “这个……”皱起眉,他们算什么?旧识吗?

     “冰睫是我的未婚妻,就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这样你明白了吧?”看着眼前的一切,林楠的心中万分痛苦,他能感觉到古冰睫已经变心了,对一个千年老怪物变了心,但是,这是错误的,这里没有先进的技术,没有科技,甚至没有起码的安全,是个蛮荒世界,以武力生存的世界,根本不适合他们这种书外的人生存,所以,他站出来,坚定的说。

     “你说什么?”木洁恼怒的回头,这个时候他还在火上浇油。

     “他说的是真的吗?木洁,回答孤。”拓跋撤高大的身体晃动了下,他又想起古冰睫的初夜不是给的他,难道是眼前的男子,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冰睫,你能否认吗?”林楠双眼平静的望着她问。

     “我……那是以前,现在……”她无法否认,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关系,在书外。

     “够了!给孤滚出去,孤永远不要再见到你们。”她没有否认,拓跋撤的心底窜起莫大的冰柱将所有热情冻结,他甚至拒绝接受她就是古冰睫的事实,他的古冰睫只会爱他一个,她已经死了,躺在水晶棺中。

     “不是的撤,你听我解释啊……”他高大的身影迅速的消失了,木洁急急跑过去,却抓不住瞬间移动的身子,她跪坐在地上无助的哭泣。

     “冰睫,算了,这里根本不是我们的世界,就当做了一场梦。”林楠走过去心疼的抱住她。

     “放手。”冰冷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她冷冷的说。

     “冰睫!”林楠忧郁的声音带着一抹哀求。

     “我叫你放手!”抬起头,她的眼底全是恨意,深沉的恨意。

     “冰睫你……”他为了她不知吃了多少苦?结果就是这样的吗?得到的只是她的恨?

     “我不是古冰睫,古冰睫已经死了,难产死的。”站起来,木洁面无表情的将脸上的面纱取下。

     “不,你是冰睫,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认出你,冰睫,我们回去吧,这里不是属于我们的地方。”面纱下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但是林楠坚定的很,根本不为所动。

     “不可能的,有他在的地方就是我的世界,我爱他。”

     “那为什么刚才你不否认我们的关系?”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承认了她的身份?

     “因为我不想骗他,爱人之间不应该有欺骗。”如果早一点告诉他整过事情的全部,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发生了,闭了闭眼,她真觉得好悲哀。

     “……这里没有高科技,没有电视机,没有娱乐,没有先进的技术,甚至连最起码的安全都不能保证,这些你都不在乎吗?”林楠捂住胸口,心痛得无以复加,他大声的质问着,难道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在她看来都是没有意义的吗?

     “只要有他,那些都不重要,没有他,其他再好也没有意义了,你明白吗?”她希望他能明白,爱情就是这样的义无反顾,有他的地方才是她的安息地。

     “我不明白,你马上就要嫁给我了?为什么会爱上一个千年作古的老怪物,我不明白。”

     “对不起,即便没有撤,即便没有这次书穿,即便我真的嫁给你了,我也不爱你,我对你,从来都是感动,你知道的,不是吗?”

     “你……古冰睫,你怎么能这样说?那些过去的美好时光,你就用两个字来打发我吗?”没想到她真的说出来了,为她付出一切,甚至追到书中的最后结果,居然是她将心里最真实的话说出来了,将他一直刻意忽略的话毫不留情的砸在他脑门上,让他如何接受?

     “对不起,我们之间从现在开始,只是朋友,希望你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不再多言她知道那个男人这会儿肯定在某个地方舔着自己的伤口,和林楠之间的关系完全撇清后,她匆匆的离开了。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重归于好“冰睫!”望着她没有一丝留恋的背影,林楠撕心裂肺的狂吼着。

     “橘,没想到,你也爱上了她。”这时,一个火红的身影萧瑟的出现在门口,背着月光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得出声音里那无限的哀戚。

     “……对不起,我不记得你是谁。”他看不清她的脸,却熟悉她的声音,心里有一抹奇妙的感情冲击着,有了林楠的记忆后,他失去了关于橘的所有记忆,但是这个女人却让他觉得熟悉。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你忘记我是如何将你从数百的奴隶群里赎出,又教你武功,并把你带在身边,你全部都忘记了?”那人激动的冲了进来,眼里满是泪水,他是谁?他不再是那个为了她不顾一切的男人,他究竟是谁?

     臼“……我,啊!我的头好痛!”抱着头,林楠蹲了下来,记忆在交错的出现,一个个片段混乱的缠绕着,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抹鲜艳的红。

     “你怎么了?”女人急忙抱住他,焦急的问着

     “我不知道,我的头好痛,我是谁?我究竟是谁?”两段交错的记忆完全的扭曲在他的大脑里,林楠痛苦的呻吟着。

     咎“橘,你恢复记忆了是不是?在成为奴隶之前的记忆,你想起来了?”

     “啊!”狂吼一声,他在剧烈的痛苦下晕了过去。

     “橘……”女人心焦的抱住他,却不敢找御医,他惹怒了帝君,帝君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杀了他,她该怎么办?

     地宫内,一片狼藉,拓跋撤疯狂的扫落一切,他逃得很狼狈,如果是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举剑砍了那个男人,但是,看到木洁一心维护他的样子,让他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无法看到她悲伤的眼神,更怕看见恨。

     “冰睫,为何要离开孤?为何?”扑在水晶棺上,他强迫自己把里面躺着的尸体当***人,这样至少他的冰睫没有背叛他,没有和别的男人离开。

     “撤,你在里面吗?”门外忽然响起轻柔的呼唤,拓跋撤浑身一僵。

     “滚,孤不要见你。”他不要再被她伤害了,他不要再去计较她的初夜是否真的给了那个男人,更加不想听到她请求他放他们离开。

     “可是我要见你。”不顾他的狂怒,木洁推开门,不意外的看见满地狼藉。

     “滚开,再进来一步,孤就杀了你和那个男人。”刷拉一声,又抽出了长剑,拓跋撤疯狂的怒吼着。

     “我不在乎,我和那人已经说清楚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迎着他的剑走向他,木洁淡然的说着,面纱已经不在,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出现在拓跋撤眼前。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孤不会再相信你了,冰睫已经死了,你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转过身不去看她,拓跋撤喃喃着。

     “你明明知道不是的,你明明知道那只是一具没有了灵魂的躯壳,你明明知道真的古冰睫就在这里,为什么还要否认?”一把抱住他的腰,她还是轻柔无比的说着。

     “不,孤的冰睫不会背叛孤的,孤的冰睫更加不会让别的男人碰,也不会是别人未过门的妻子,你不要污蔑她。”用力推开她,他愤怒的咆哮着,却还是在看到她跌坐地上的瞬间,闪过一抹怜惜,只是瞬间就被狂怒的火焰所吞没。

     “她就是,你忘记了吗,那个男人口口声声喊的不是木洁,是冰睫,拓跋撤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只是一段因为感动而开始的恋情,我从未爱过他。”气极了,木洁也不再保持温和,大声的吼了回去。

     “……那为何,冰睫的初夜不是孤?是那个男人吗?是不是?”冲过去抱住她的肩膀,拓跋撤几近疯狂的质问。

     “不是,我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男人,无论身心,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呢?”哀求的望着他,她真的真的好伤心,他一直都在介意,虽然口口声声说无所谓,却还是在介意。

     “你让孤如何相信?”颓然的坐在地上,拓跋撤无力面对她的痛,他已经燃烧尽了身体所有的热度,第一次觉得是那么虚弱。

     “撤,这是一个非常漫长而又虚幻的故事,我不知道要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心疼于他的颓然,木洁跪在他面前抱住他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