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30
    了。”趴在床上,木洁坏坏的说,刚才御医说他看见自己奄奄一息的表情,估计已经起疑了,现在他又把自己关在地宫中,是因为自己感情的冲击而在拉扯吧,哼,想起儿子那可怜的样,她心疼死了,就得治治他,为儿子出气。

     “唉,帝君这次是真的惹怒您了,好吧,老夫不会多嘴,但是如果帝君问起,老夫会如实禀告。”叹息一声,算了,帝君的脾气也该有个人来治治,他就静观其变得好。

     “唔……御医,好痛啊,我以为我快死了。”没想到还能醒来,感叹天意啊,该死的绝对活不了,不该死的,这样都死不掉。

     “老夫一直想把柯瑟大夫救醒,所以一直在找一些古方,配成了一种保命的丹药,如果上一次药配出来了,您就不会死了,好在这一次还是救了您一命。”否则她怎么可能那么快醒来,那药可以提气止血,续命回魂,却还是救不醒昏迷的柯瑟。

     “原来如此,柯瑟大夫醒了么?”虽然有些虚弱,但是,说话可以分散注意,可以暂时分掉一些疼痛。

     “没有,还是没用,唉,不过能救到小姐,也没白费。”

     “御医,也许是命吧,别太自责了,还有,我真的好痛。”

     “续命丹药可以保住您的命,却不可能解掉皮肉之苦,老夫已经尽量用了止疼的药了,小姐忍耐下吧。”

     “哼,这个仇算是记住了,疼死我了,该死的拓跋撤。”咬牙切齿的说着,她都这样,他还把自己关在地宫,罪魁祸首的他不惩罚自己,却要整个紫凌苑的人跟着陪葬,他真是莫名其妙。

     “御医,帝君的纯阳之血。”士兵急急的捧着碗走进来。

     “看来帝君也不是完全没发现啊,小姐,看在他毫不犹豫就献出那么多血的份上,别整得太惨了。”微微笑起来,他不过是试探一下,从他看见她躺在血泊中开始,他就在试探,本以为帝君找到新欢,没想到还是钟情于一人而已。

     “……”然而对于御医的话,木洁没有回应,不知是睡了,还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摇摇头,他将装着血的碗放到几上,站起来离开。

     “御医,怎样了?圣女大人感觉如何?”事关大家的生死,几个护卫和宫女都围上来问。

     “她已经醒了,没什么大碍,现在都是皮肉伤。”锊着胡须,御医老神在在的说。

     “太好了,感谢老天。”大家都松了口气,那个士兵欢天喜地的去地宫禀告了。

     “是啊,不过,是不是好事呢?”喃喃自语着,御医若有所思的离开。

     “启禀帝君,圣女大人已经清醒了,御医说没什么大碍。”

     “恩,知道了,好生伺候着,下去吧。”靠在水晶宫旁,拓跋撤总算松了口气,她没死,谢天谢地她真的没死,但,却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他该如何去面对她?先不论她究竟是谁?那一顿毒打,是他下的旨,她最后一刻带着恨意的话还在耳边,拓跋撤把头靠在水晶宫上,觉得万分无力。

     补书一盅盅的送来,药材也是,偏就不见人,木洁在几天火烧般的疼痛后,开始慢慢恢复正常,但是,他却一次也没出现过。

     “帝君最近很忙吗?”终于在她可以下床后,木洁忍不住了,她本以为通过这件事,他会开始好好想想他们之间那微妙的联系,但是,事与愿违,他倒来个老相不见面。

     “是啊,帝君每天都很忙,听说,又要打战了。”一个小宫女一边喂她喝药,一边应着。

     “打战?他又想打哪里?”差点把嘴中的药汁喷出,他居然还在想着打战?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寻求真相 “不知道,据说是彪悍的黑旗族,在草原的最东边。”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妥,小宫女继续说。

     “那么远?”愣了下,他在搞什么鬼,这个时候居然丢下她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打战?

     “是啊,不过因为各大臣都不同意,说此去路上要经过好几个异族地区,到时候可能会因为战线过长而产生危机,所以还在商讨中。”

     “哦,这样啊,好了,你下去吧,我想休息下。”喝完药,木洁把左右的人都屏退了,然后悄悄溜出圣女宫,向书房而去,她要阻止他出征,这是她的第一要做的事情。

     臼“启禀帝君,圣女大人求见。”拓跋撤正在书房里发呆,忽然听到传令官的声音,还以为听错了。

     “你说什么?谁要见孤?”他正在想她,不知道她的伤好了么,不知道那些宫女有没有好好的照顾她,之所以决定要征伐黑旗族,就是想离开她,离得越远越好,但,理智是这样决定的,感情上却无法下决心,所以,当有个大胆的人提出异议时,他并未发怒,也没有独裁,只顺水说再议,现在,他还未想好怎么面对她,她却找上门来了?

     “是圣女大人。”再次确认了下,拓跋撤失神的想了想,勉强端起架子:

     咎“宣!”

     “参见帝君!”木洁缓步走入,还是一身袖色纱裙戴着白色面纱,身子有些飘虚,但看上去似乎还不错。

     “起来吧,有何事要见孤?”低头望着手里的奏折,他冷淡问。并未提她的伤,也未抬眼看她。

     “听说帝君要征战黑旗族?”心里有些失落,他好似变得完全正常了,难道水晶宫的几日守护,就将她费心营造的一切毁掉了吗?

     “恩,是有此打算,怎么,你和他们也有关系?”翻了一页奏折,拓跋撤淡然的问。

     “只是确认下何时动身而已。”

     “什么意思?”微微皱眉,他还是没有抬头。

     “圣女同军医一样,随军参战,所以木洁想知道何时动身,好有所准备。”不对劲,他的冷淡十分不对劲,为什么他不抬头?

     “你也要去?”愕然抬眼,拓跋撤就知道错了,只一眼,所有感情冲击全部倾泻而出,她的双眸清澈而淡然,却带着熟悉的魅惑,望着他的眼神是最心痛的无助,那些全部是属于古冰睫的。

     “难道帝君并未安排我的位置?那我作为圣女有何用处?”他的眼神出卖了他,木洁心里暗笑,难怪她觉得他今天怪怪的。

     “黑旗族的事情,孤还未决定,你无须过于紧张。”低下头,他居然不敢正视她的双眼,双手不自觉的捏紧。

     “是么?木洁身子孱弱,还真怕即刻启程回吃不消。”既然看透了他,那她就可以开始进攻了。

     “……还疼么?”拓跋撤的声音都暗哑了,握紧的双手不断用力。

     “您说呢?没丢了小命,是帝君的仁慈。”

     “其实孤……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他的母亲为了他而离开了孤,但是他和她长得那么像,孤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听出她话里的讽刺,他的心微微的抽痛了下,然后开始蔓延,心里的脆弱瞬间倾泻,在他将儿子交给奶娘时就决定的,不到天下一统,绝对不再见他。

     “他是您的儿子,没有母爱已经够可怜了,而您连父爱也不给他,如果他的母亲知道,不知会有多伤心。”眼里含泪,她有些谅解他的难处,却还是不能轻易原谅,儿子还那么小,他怎忍心如此冷淡?

     “那么你呢?你可伤心?”拓跋撤忽然抬头,望着她眼底的痛,不自觉的问出。

     “伤,不伤心就不会失控。”转开脸,木洁轻轻的说。

     “为什么?他不过是个和你无关系的小娃,你为何会为他失控至此?你究竟是谁?”只有母亲才会为儿子如此伤心,拓跋撤的眼底压抑着激烈的狂潮,他已经控制不住了,想把她揉进怀中的冲动。

     “呵,我只是和那孩子投缘,如果我是他母亲的话,就不是一巴掌的事情了,我会恨不得杀了你。”冷笑一声,她看见了,他眼底的渴望,但是,他对儿子的冷漠,对她的残忍,却在最后一刻止住了她的感情,现在还不是时候,为了儿子,也得惩罚这个没良心的爹。

     “……是吗?原来你也会冲动啊,孤以为你总是那般冷静。”有些微的失望,但是他不会放弃探求她的身份的。

     “如果帝君并非即刻出兵黑旗族的话,那我就告退了。”弯腰行礼,木洁不待他恩准就退了出来,再留下去,估计她会忍不住告诉他所有真相。

     “启禀帝君,莫里的探子求见。”若有所思的望着木洁消失的背影,拓跋撤正在想着什么,就接到至关重要的报告。

     “启禀帝君,莫里根本没有巫女,也没有一个叫木洁的人。”探子恭敬的报告着。

     “查清楚了?确定无误?”这个结果似乎不在他预料之外。

     “确实查清楚了,属下已经查了整个莫里,并未有此人的任何信息。”

     “知道了,下去领赏吧。”

     “谢帝君!”

     借尸还魂吗?她究竟是谁?拓跋撤站起来望着不远处的苍穹沉思,这个答案他一定要找出来。冰睫,是不是她?如果是,为何还不说出真相?

     “唉,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说?”圣女宫内,黑翼又用千里传音和她聊天。

     “这是为了他对儿子的虐待所做的惩罚,我不能轻易原谅他,居然那样对待我用生命换来的宝贝。”如果是以前的古冰睫也许这会儿已经躺在拓跋撤的怀中撒娇了吧,但是,现在的她却不一样,是古冰倩的倔强吗?反正,她就是想让他再痛苦一下。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互相试探 “啧,你灵魂完整以后变得有些邪恶了呢。”感叹一声,真不知这个结果是好是坏。

     “长老大人,你多虑了,我分得清轻重,否则,早抱着儿子远走高飞了,让那个死男人痛苦死。”冷哼一声,她怀胎十月,流尽血液的为他留下子嗣,他却这样对待,真是想起就有气。

     “呵,看来儿子比老子在你心中的地位高啊。”黑翼也不再为难她,只是有些担心,就不知道等一切水落石出,那个独占欲超强的男人会不会抓狂?

     “他们都很重要,只是他食言了,明明答应我要照顾好我们的宝贝的,却把儿子打入冷宫,病了都不去看看,也不愿意抱他,什么爹啊,不教训都不成。”就算不喜欢,至少也看在她那么辛苦的份上,勉强对他好一点啊。

     臼“好了好了,那个男人也确实有些令人不能接受的地方,治治他也好。”

     “恩,一切顺其自然吧,他已经开始怀疑了,总有一天会发现的,在那之前,先让他吃点苦头。”

     “圣女大人,帝君有旨,您可以随意的探视小王子。”第二天一早,就有宫女来传旨,木洁乐得和儿子多聚聚,接了旨后就急急往紫凌苑而去。

     咎“哎呀,小王子最近好难带,不是哭就是不吃奶。”刚踏进苑门口就听见奶娘的抱怨和儿子的哭声。

     “奶娘,小王子又哭了?”也许是知道母亲就在身边吧,小娃双手不断的向木洁挥舞。

     “是啊,老是哄不停,御医也束手无策。”奶娘抱着他耐心的哄着。

     “让我抱抱吧。”这一次她要好好把儿子看个仔细。

     “是啊,上次圣女大人一抱,他马上就不哭了呢。”奶娘忙把小王子放到木洁怀着,说来也怪,木洁一抱,他马上不哭了,还一个劲儿的笑呢。

     “啊,好可爱,奴婢还是第一次见小王子笑,看来他真是和圣女大人有缘了。”奶娘惊异的说。

     “呵,这小娃是挺和我的眼的。”手指轻柔的抚摸着那细白的肌肤,他真的长得好像她,木洁感动的都想哭了。

     “既然如此何不让杰儿认你做义母吧。”低沉威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接着拓跋撤高大的身影走了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