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89
    许还感觉不到。

     “……冰睫,这只是一场梦,梦是不会伤到宝宝的。”虽然有些沮丧,但是,他还是试图说服她。

     “不,撤,你忘记了黑冥的梦让我真的怀了你的宝宝,差点被你误会,黑家的入梦之法很厉害,可以达到人神合一的地步,别为了一时欢愉,促成大错,等胎儿再稳定点,还有你必须学着温柔点,不然恐怕到生产为止,都不能那样了。”躺在他怀中,她正色的说。

     “真的是那个时候有的?”一腔热血化作废品,拓跋撤无奈的耷拉着脑袋,埋在她颈间轻啄着,解不了饥,解解馋也好。

     “恩,你还不相信?”浑身一僵,他可别再说不要宝宝的话。

     “不是不相信,只是当初柯瑟说你身子虚弱,可能无法怀有身孕,怎么短短三日,你那么快就有了。”而且还是梦中得到的,真是不得不感叹这个孩子来得真是神奇了。

     “上官无尘让巫医给我调养身子,在离开时还为我诊断过,好似确定了什么才让我离开。”想了想,她也觉得一切似乎都是算好的似地。

     “……看来是蓄谋已久啊,为何你不同孤说这些过程呢?”那样他就不会气得吐血,差点伤了她。

     “那时候,你……天天都拉人家在床上……人家没有机会说,而且也不觉得终于,就没说了。”脸红透了,还不是他,一天就想着***做的事情,弄得她整天晕乎乎的,哪会去深想那些细节。

     “你是怪孤太过疼你了?”危险的话穿透耳膜,拓跋撤凉凉的问。

     “没有啦,人家只是,只是……”稍微退开一些,古冰睫憋住笑,镇定的说。

     “只是什么?”眯起眼,他如同看着猎物一般望着她。

     “只是想告诉你,以后还是节制点的好。”说完,不敢多留,她立刻逃出他的怀抱。

     “敢这样说孤,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谁知他动作更快,不出三步就被扯回来,他翻身将她压在地上。

     “别,撤,宝宝……”双手抵着他的结实的胸口,古冰睫喃喃着,理智却在消散。

     “孤会温柔的,不会伤到宝宝。”低头覆盖她的唇,他暗哑的声明。

     “呜……”揽住他宽厚的肩,感觉他温柔的碰触,古冰睫觉得即便这一刻就死了,她也甘愿,可是,孩子,一丝不安还是在心底徘徊。

     “冰睫,听着,孤这辈子只说这一次,错过了,就再没得听了,孤爱你。”温柔的进入她,他小心翼翼的动作着,却将她最想听的话传到她耳中。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命中注定“撤?你说了,你真的说了?”浑身剧烈的一颤,不知是因为他的进入还是因为他的话,古冰睫泪控制不住的急速滑落,双手用力捏进他的肩膀,虽然是在梦中,但这个梦本来就如同真实一般,在得到黑翼的开解后,她本来已经不再坚持要那挂在嘴边的爱了,没想到,却还是亲耳听见,心激荡着,还是不能不在乎。

     “傻瓜,看你,又哭又笑的,多难看。”轻笑一声,拓跋撤伸手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略带责怪的说。

     “撤,我爱你,爱你,生生世世都爱你。”将脸埋进他的怀中,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古冰睫忍不住一再吐露爱语。

     “孤知道,以后再也不会怀疑了。”叹息一声,他还能怎样?只能心甘情愿被绑住,连挣扎都不想。

     撼“唉,造孽啊……”黑翼在旁边将一切尽收眼底,不觉叹息,她建议她入梦是否错了?导致了她劫难的再次到来,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看来是天意如此。收起巫术,她摇着头离开,将隐私留给两个相爱的人,这样的甜蜜维持不了多久的。

     “长老,我们完全失去幽姐的下落了。”走到门口,就接到族人的报告。

     “危机已经解除了,就让她去做应该做的事吧,她的命格本来就不属于我们黑家。”黑幽的身世也许和那个古冰睫有些相似,只可惜她们捡到她时,她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的来历,只凭着一身巫术,被她改变了身份进入黑家,现在属于她自己的命运开始转动了,她也无法再留她下来。

     调“可是族里不能没有当家,现在群龙无首,要选新的大姐吗?”来人忧虑的问。

     “缓缓吧,幽儿还会回来的,也许这个身份对她也是一种考验吧。”高深莫测的说着,黑翼缓步向后面走去。

     “长老,我怎么觉得您似乎隐瞒了什么?”那人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在黑家,巫术最高的是黑冥,然而最深藏不露的就是这个长命百岁的黑翼,她已经经过了三代族长交替,是黑家的奇迹。

     “黑家会迎接新的曙光,大家都在黑暗中等待的太久了,这一次是完全的解脱。”从黑羽开始的悲剧,早就应该结束了。

     “属下还是不懂。”跟在老人身后,她还是觉得有些莫名。

     “你不需要懂,该来的自然会来,到时候自然明了了。”黑翼挥挥手,让她不要跟着自己,脚步加快的往内里而去了。

     “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天翻地覆的改变。”喃喃着,现在真是全部都乱了,乱了也好,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乱一乱,让她们觉得自己还活着,也许也是个好事。

     黑幽升起篝火,看着身边沉睡的男人,刚才慌乱间,居然把他也带出来了,这人也怪得很,一直坚持挣扎抵抗的,却在出来后就开始沉入昏睡,她该怎么处置他?

     “上官无尘究竟想让你做什么,你又是谁?”望着那令人心动的俊颜,黑幽轻叹一声,不知道醒来的他是否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他真的好俊,而且眉目间居然于那拓跋撤有几分相像。

     “我该如何处置你呢?”他或许与战神有关,把他送回失落之城?反正肯定不能带回黑家,男人是黑家的禁忌。

     “呜……”低沉的呻吟传出,男人似乎有些醒转的迹象。

     “喂,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靠近他,黑幽大声问。

     “呜……冰睫……”微眯着眼,男人吐露的是心底最深处的挂念,黑幽听得很清楚,不知为何一丝苦涩泛起,他应该和失落之城有关,而且,还迷恋着古冰睫,不然,不会在失去理智的时候只记得一个名字。

     “原来,你也和那女人纠缠不清,可惜她只能属于拓跋撤,谁都不能碰,否则,天地将为之变色。”那么还送他回去吗?现在古冰睫和拓跋撤的关系已经够僵硬的了,上官无尘也许是知道了他的心意,所以才禁锢了他,准备利用他再将两人逼入绝境吧。

     “冰睫……”男人完全没有意识,只是喃喃着那个名字,不断的喃喃着。

     “幽儿。”就在这时,黑翼通过千里传音联系上了黑幽。

     “长老大人,您有何吩咐?”对于这个老者,她是万分尊敬的,自己的某些记忆残缺了,一直受到她的照顾。

     “古冰睫和拓跋撤的事我已经帮你解决了,黑家的危机也化解掉了,你现在的处境我也大概知道了些,帮那个男人解咒吧,不然他就好似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被上官无尘召回,作为破坏的武器。”

     “是,幽儿知道了,那冰睫那边就烦劳长老照看。”眼神微黯,她还是无法胜任吗,所以才被黑翼亲自接手了。

     “该来的必须来,你不涉足也好。”叹息一声,她花了那么多功夫帮古冰睫演了一出死亡戏码,却被她自己毁掉,劫数未解,让黑幽知道,肯定会气得吐血的。

     “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心里一惊,黑幽连忙询问,却再没有声音了,黑翼已经收回法术。

     “该来的?难道古冰睫的劫难……”不可能,她明明已经死过了,算是应了劫,难道是说自己的?回头望了望地上的男人,忽然觉得,也许她靠得太近了,应该保持安全距离。

     夜消散的很快,古冰睫缓缓醒来,不在爱人怀中,却独自躺在冰冷的床上,顿时觉得心里空空的,难受得要死,黑翼推门进来,一脸无奈的望着她。

     “对不起,我食言了。”低下头,她喃喃着。

     “唉,天意吧,只是,孩子何其无辜。”轻叹一声,黑翼也莫可奈何。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好戏开场“求您了,无论如何,把这个劫拖到孩子诞生以后,我走了,至少留下一个牵绊给撤。”含着泪,古冰睫早就想好了,留下儿子,那么生死也无所谓。

     “你疯了,这样做,也许一点转圜的余地也没有了。”借命这可是逆天而行,还的时候恐怕要多出数倍。

     “不这样,我能保住自己,保住孩子吗?”微微一笑,她轻轻的问。

     “……好吧,希望你是个例外,我会帮你做法,孩子出世前你都不会有事,但是孩子一旦出世了,你就必须还,不知道还多少。”也对,既然结果都是一样,那么留住一个算一个吧。

     撼“谢谢你,遇到你,是我在这个时空最大的收获。”其实穿越而来也不全是苦的,至少她遇到了古冰倩,遇到了卡琳思,遇到了宁儿,遇到了眼前的老人,她们都是那么的爱护着她,为她做了很多很多。

     “孩子,你是大家的希望,你是来改命的,我们都是想摆脱命运的人,所以我们都会竭尽所能的帮你。”抚摸着她的头,她的来到才是她们的收获,是她们的希望。

     “我只觉得,我是一个灾难,或许我不该来。”望着远处慢慢升起的晨曦,古冰睫黯然的说。

     调“人要积极乐观的往前看,毕竟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刚硬如铁的帝王也被你化为了绕指柔,现在不过是一个劫难而已,有信心就能度过。”

     “恩,我会为了我所爱的人而努力,绝对不放弃。”为了孩子,为了撤,她都要努力活下去。

     “橘,你伤还未痊愈又得爬山涉水的去卡其顿,要多注意,我等你回来。”落雪依依依不舍的为橘送行,早上接到帝君的旨意,要他马上去黑家接古冰睫回来,橘的伤还未好,她很不放心。

     “主子放心,我会安然无恙的回来。”他真的还不习惯这样的她,好似昏迷一场醒来后,她就变了,变得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别再叫我主子了,你用自己的命救了我,我们之间的主仆关系已经解除,叫我雪依吧。”低下头,落雪依轻轻的说。

     “……你永远是我的主子,别想太多,我只希望你快乐。”他不要她的报答,也不希望她因为一时之气而选择他,他宁愿在后面默默的守候。

     “你为什么就是不懂……算了,等你回来,我们再说。”遥遥看见拓跋撤走来,落雪依连忙退开,她现在还在禁足其间,还不能随便离开朱雀宫。

     “参见帝君。”橘恭敬的行礼。

     “恩,你速去速回,趁着黑冥这几日都关在房中提炼新的魔药,你要尽快找到制服她的方法,还有,冰睫有孕在身,路上要照顾好她。”一夜美梦,醒来只觉更加孤寂,如果没有那个可恶的女巫在,他肯定亲自去接她,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遵旨!”橘毫无异议的领命。

     “去吧,这是天禅剑,曾经是苍狼的武器,现在孤赏赐给你,以备不时只需。”

     “谢帝君!”接过剑,寒光四射,果然是把好剑。橘不再啰嗦,转身上了马车离开,因为不希望被太多人知道,特别是怕传到黑冥耳中,所以拓跋撤没有多派人手,只让橘一个人架着马车去接古冰睫。

     “帝君,黑冥似乎已经完成炼制工作,她出关了。”上次他设计让她打碎了药瓶,然后黑冥就一直在闭关炼药,所以拓跋撤才能做那么多事情,现在她出关了,恐怕不想办法给他喝下那药,她不会甘休的。

     “知道了,寒冰棺准备好了没?”那具代替古冰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