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13
    头。”

     “圣女大人,帝君有旨,您可以随意的探视小王子。”第二天一早,就有宫女来传旨,木洁乐得和儿子多聚聚,接了旨后就急急往紫凌苑而去。

     堙“哎呀,小王子最近好难带,不是哭就是不吃奶。”刚踏进苑门口就听见奶娘的抱怨和儿子的哭声。

     “奶娘,小王子又哭了?”也许是知道母亲就在身边吧,小娃双手不断的向木洁挥舞。

     “是啊,老是哄不停,御医也束手无策。”奶娘抱着他耐心的哄着。

     “让我抱抱吧。”这一次她要好好把儿子看个仔细。

     “是啊,上次圣女大人一抱,他马上就不哭了呢。”奶娘忙把小王子放到木洁怀着,说来也怪,木洁一抱,他马上不哭了,还一个劲儿的笑呢。

     “啊,好可爱,奴婢还是第一次见小王子笑,看来他真是和圣女大人有缘了。”奶娘惊异的说。

     “呵,这小娃是挺和我的眼的。”手指轻柔的抚摸着那细白的肌肤,他真的长得好像她,木洁感动的都想哭了。

     “既然如此何不让杰儿认你做义母吧。”低沉威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接着拓跋撤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参见帝君!”众人一脸惶恐的跪地,特别是奶娘,生怕刚才的话冒犯了帝君,又招来灾难。

     “起来吧,你们都下去。”挥挥手,将其他人屏退,他双眼定定的望着抱着儿子的女人,她的眼中充满了母爱,那是古冰睫怀孕时经常出现的眼光。

     “帝君怎么会来?不是不喜欢小王子,不想见他的吗?”冰冷的话里带着淡淡的指责,拓跋撤微微一晒,也不辩解。

     “刚才孤说的话你意下如何?”走到她身边,低头看着已经躺在她怀着睡着了的小娃,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那洁白的小脸蛋。

     “什么话?”看见他摩挲着儿子的脸,她居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原来他也不是完全不爱儿子的,他也有父爱。

     “做他的义母啊,或者,直接做他的母亲?”低头靠近她的耳边,他轻声说。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为爱绝育“你……你真的肯……”那声撤,是她承认了自个身份的代表吗?拓跋撤激动的浑身发抖,却又不敢太快动作,怕一切都是一场梦。

     “我肯什么?我什么都不肯。”木洁缓缓的回过身将儿子放到他怀里,先观察几天再说吧,不能每次都轻易饶了他。

     “呃……”低头看着怀里睡得甜美流着口水的小娃,拓跋撤一时有些转不过来。

     “先学会怎么抱他怎么哄他再说吧。”冷淡的说完,她穿过他身边优雅的离开了。

     就“……冰睫。”揽住怀里的儿子,她是让他将功赎罪?是这个意思吧,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是不是哄好了儿子,她就肯回来了?

     “帝君,奴婢来抱吧。”看见圣女大人出去了,奶娘知道帝君一向不爱小王子,于是赶紧进来,果然看见他表情怪异的抱着小王子,不知是不是在生气,她连忙上前想接手。

     “不用,你,以后他再哭就通知孤,知道么?”慢条斯理的抱着儿子往殿内走,拓跋撤淡淡的吩咐。

     堙“遵旨!”帝君居然笑了,刚才她是不是眼花?那个冷酷残妄的暴君居然抱着小王子笑了,奶娘揉揉眼睛不敢置信的想。

     “你们不知道啊,昨晚帝君居然没有回去,陪着小王子睡了一夜呢……”一大早,奶娘就开始和紫凌苑的各位宫女太监说着昨晚的奇遇。

     “不可能吧,帝君一向都不喜欢小王子,也不来看他,从来不抱他超过一刻,除了吩咐要照顾好他外,都没有一点宠爱的表现,怎么可能会陪着小王子睡?”几个宫女不相信的说。

     “这可是真的,帝君到今晨才离开去上朝的。”眉飞色舞的说着,还有更劲爆的内容没有说呢,奶娘故意卖关子。

     “啊,也许是圣女大人以死觐见的效果吧。”想想帝君也是从那以后才开始关注小王子的吧。

     “是啊,帝君是不是看上圣女大人了,上次用那么多人的命威胁御医,听以前在君临殿的当差的人说,以前小姐生病了,帝君也是这样乱了章法,小姐已经香消玉殒了,帝君脾气越来越暴躁,如果……”一个小宫女在旁若有所思的说。

     “而且啊,我告诉你们,昨个,圣女大人走了后,我看见啊,帝君抱着小王子在笑呢。”放低了点声音,奶娘召集了众人靠近,才神神秘秘的说。

     “骗人,你看错了吧,帝君怎么可能笑?自小姐过世后,他除了易怒暴躁外,什么时候笑过?”大家惊呼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众人一致摇头。

     “你们在说什么不可能啊?”一道清雅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只见木洁一脸不解的站在那。

     “啊,圣女大人来了,你给咱评评理。”奶娘见大家都不信,遂跑过来拉住木洁要她做个证明。

     “我?我能评什么理啊?”木洁一头雾水的被拉到众人中间,喃喃着。

     “圣女大人,您说,昨个帝君是不是抱着小王子站那笑了,他们都不信。”奶娘转身问她。

     “呃……”她还真没看见,当时怕自己一心软就原谅他了,所以她不敢抬头,怎么可能看见他有没有笑。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为父骄傲“为何?难道是为了小姐?帝君不想和别的女人再有子嗣?”御医一惊,难道他虽然被木洁所吸引,却没有发现她的真面目,所以不想背叛古冰睫,不想让别的女人有子嗣?

     “少罗嗦,孤问你有没有办法。”挥挥手,他的事情什么时候问过别人,他无需向任何人解释。

     “那个……帝君,如果小姐没有仙逝,您这样做不是很不好吗?”犹豫着,他是否该告诉他真相?

     “你为何会认为冰睫没有仙逝?”皱起眉,他不解的望着御医,难道他知道了?

     就“因为……呃……当初圣女大人被杖责之后,老夫为她把过脉治过伤,发现她的脉搏和小姐的一模一样,一个人可能有相似的身形,可能有相似的容貌,却绝对不会有相似的脉搏,所以老夫怀疑,小姐是否还未仙逝。”算了,反正当时他也说过,帝君不问他可有不说,但是帝君问了,他就会知无不言。

     “真的?”没有太大的波动,拓跋撤只是再一次的确认了她的身份而已。

     “真的,所以帝君还是三思而后行。”

     堙“孤就是不想再经历一次那种痛苦,也不想冰睫再在生死边缘徘徊,所以才下了这个决定,子嗣对孤根本不重要,你明白么?”

     “帝君您早就知道了?”愣了下,御医见他的表情,猜测道。

     “她就在孤的身边,孤不可能感觉不到的,你认为还能有第二个女人能让孤失控吗?”瞪了他一眼,这个老家伙烦不烦啊,不就是一个方子吗,让他这一顿解释的。

     “哈哈哈,这就好,这就好,小姐回来了,真是小姐回来了。”笑得合不拢嘴,伊顿大陆总算不用再陷入一片火海了,战神的痛苦不再会发泄在整个大陆。

     “别废话了,究竟有没有法子,孤不可能不碰她,但是,却不想再有任何理由让她离开孤。”奇怪,古冰睫回来他怎么高兴成这样?

     “有,这个药,吃一个月后您就不会再有子嗣了,但是这药没有解,以后再不会有子嗣了。”

     “就这个吧,给孤开方子。”一劳永逸,这样抱她,他也不用顾忌了。

     “可是,这一个月之内您不能有任何房事,否则前功尽弃。”

     “……一个月那么久?该死!”算了,这一个月他就做个好父亲,先消了她的气吧。

     “是的,帝君还要么?”眼底闪过一抹捉弄,御医故意问。

     “开方子吧!”话落,他高大的身影就往外走去。

     “呵呵……”御医笑眯眯的开始开药方,他有摆了战神一道,全天下估计也就他敢这样,也算是帮着古冰睫治治这个狂躁的暴君。

     “你是说,刚才帝君来了,然后没一刻钟又走了?”看着儿子吃饱了,睡着了,满足了,木洁才起身准备离开,却听到奶娘的话。

     “是啊,我就好奇了,为什么帝君只逗留了一小会儿就离开了。”敢情是没给圣女知道啊,但是为什么呢?

     “哦,也许是想起有什么事要处理吧。”这男人时而看似明白,时而又让她完全看不透,真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真相大白今日巨忙,暂时一更,有空再加,请亲们谅解!

     “他会成为不输给你的明君的。”看着这一幕,她只觉得感动,眼眶不觉微袖。

     “孤倒希望他能找到相爱的人厮守终身。”凝视着儿子纯真的睡脸,拓跋撤喃喃着,背负整个天下是因为他没有找到让心灵停靠的地方,征战杀戮,只能得到片刻的满足,如果能永远守候在古冰睫身边,他才觉得是一种满足。

     “……呃,我倒真没想过帝君竟然是这样的想法。”怔愣了下,没想到他心中的不是天下而是儿女私情,这倒让她有些意外。

     就“在遇到她以前,孤也没想过会有这么疯狂的念头,但是,遇到她以后,孤觉得只要能守着她,天下,地位,君权,什么都不重要了。”她让他学会了爱,学会了如何宠一个人,学会了什么是痛彻心扉,学会了什么是欣喜若狂,让他更像一个人,而不是没有任何弱点,没有任何缺陷的神。

     “你说这些是为了感动吗?”皱起眉,心不可抑制的动了,动得很快,木洁忍不住想去抱住他萧瑟的背影。

     “你何时学得如此多疑了,孤从未骗过她,哪怕是她强行要求的一句甜言蜜语,只要不是真的,孤都不会说。”她希望听见他说爱她,他却因为男人的强硬而不肯说出,直到失去才发现爱不是说出来就变得软弱了,而是在心底是就已经软弱了。

     堙“撤……你相信吗?相信这个陌生的身体里是熟悉的灵魂,你能接受吗?”再忍不住搂住他的腰,将头埋在他背上,木洁喃喃着,她不知道应该怎样才是最好,在那么短的日子里就接受另一个她,会让她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重要。

     “冰睫,孤看你不是用眼睛,是用心,即便你身在一个男人的身体里,孤也依旧爱你,依旧接受你。”身子在她碰触他的那一瞬就僵硬了,拓跋撤暗哑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爱恋,早在第一次见面,他的心就已经接受她了,只是黑冥的事情让他不得不猜测,会不会是另一个巫术的把戏。

     “骗人,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一再的拒绝我的靠近,还在我面前抱别的女人,还命人杖责我,你那时根本就没认出我来。”哽咽着说出心里的不满,遇到他,她就忍不住恢复那个爱哭爱流泪的小女人。

     “因为黑冥,孤无法忘记她是如何设计孤的,借尸还魂,她也曾用过这样的把戏,而你一来就用巫术,还是黑家的巫术让孤看见那些幻境,孤怕这不过是黑家为了报复而耍的把戏。”如果不是隔着这一层,他也不用逼得自己那么痛苦了,相见又不敢见,靠近她就要全副武装,生怕被迷惑,看见别的男人靠近她他就想杀人,又不能让她知道,心中全是对古冰睫的愧疚,那种日子,他再不想回味。

     “呃,那现在你又凭什么相信这不是一场魔法?”他说的也对,当初长老大人就说过,她的这个方法会有副作用的。

     “因为孤已经无法控制了,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抱着儿子时那充满母爱的眼神,如果真的只是一场魔法,那就不要终结吧,孤宁愿沉浸其中永远不醒。”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