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16
    碍了吧。

     “恩,你就乖乖的留在他身边,安抚住他战神的血,不要让他随便征战发动战争,这样就行了。”历史终究是改变了,伊顿大陆不会成为那种萧条的沙漠,一切的恨和仇都化解了,多好啊。

     就“这个自然,他才舍不得离开我那么久去打战呢,对了,关于落雪依和橘的事情,希望长老帮忙,除却橘关于林楠的记忆,他只要做橘就好了。”甜甜的一笑后,木洁又沉淀下来,开始焦虑另一件事情。

     “这个你放心,小事一件,袖菱的记忆我都可以造假了,那小子只是除掉一部分,完全没有问题。”人书果然是存在的,袖菱和林楠都是被人书牵扯进这个时代,但是巧的很,在不知不觉间,袖菱带走了拓跋无心爱恋古冰睫的心,林楠则化解了落雪依对拓跋撤的爱,他们确实是必须的,不然那两个人肯定会痛苦,而且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真是世事难料啊。

     “谢谢长老大人,等我和撤有空,我就去看你。”黑翼对于自己来说就好像母亲一般,慈祥,温和,睿智。

     堙“呵呵,欢迎来玩,现在的黑家也不再只是用巫术害人了,开始走向新的生活,解脱出那阴暗的祖训,黑家的人才能幸福。”不再是闻之丧胆的巫女世家,现在她们是值得尊敬的巫医,利用巫术去帮助别人,得到无上的崇敬,这样的生活才是对的。

     “恩,是啊,终于雨过天晴了……”这也许就是最圆满的结果吧,慢慢收起千里传音术,木洁幸福的想着,闭上眼睛,再不会有噩梦相伴,再不用担心会离开。

     “是啊,我这把老骨头也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微微笑着,黑翼也准备去睡觉,忽然感觉房中有什么不寻常的气流在浮动。

     “是谁?”她警惕的回身,黑暗的某处似乎站了个人影。

     “怎么,老东西,现在才发现我?”低沉而暗哑的声音,听不出对方的身份,但那口气却让黑翼一颤。

     “不可能,怎么会是你?”她不敢置信的问着,眼睛瞪得老大。

     “呵呵呵,你以为呢?”那人慢慢从黑暗中走出,带着邪肆的笑。

     “你想干什么?”黑翼紧张的退后几步问。

     “干什么?报仇,你知道我从来都是有仇必报的,而你,就是我第一个障碍。”那人抬起手,对着黑翼的脖子用力捏着,还隔着几尺距离,根本没有碰到她,她却感觉呼吸困难,脸色都铁青了,她的巫术又精进了。

     “呃,你这样做是错的,醒醒吧。”勉强说出几句话,黑翼知道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抗拒她的杀意。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新的变数“夜,你猜到是谁了,对吗?”族里和她关系最密切的一个姐妹偷偷将她拉到一边问。

     “是黑冥,虽然我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和黑家有仇的人很多,同黑翼长老有仇就不一样了,她先杀的长老再炸开坟墓,说明长老比黑家更碍眼,会这么恨长老的只有一个人,就是黑冥。而且,她也不是完全的不顾及祖宗之人,所以她炸开的是自己的墓,并没有波及其他,如果是仇人,不可能只炸一个墓的。”黑家的前几辈祖先更加以狠毒著称,要是寻仇,不会炸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黑冥的墓。

     “可是她已经死了……”觉得她分析的有理,但是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我知道,但,她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巫女,强大到历代当家没有一个能超过她,很多事情都会发生的。”没有人知道她的能力有多大,如果不是因为黑家那个不成文的弱点,恐怕拓跋撤也不可能轻易杀掉她的。

     就“如果真是她,我们反而不用太过担心了,她和长老是私仇,既然回来报仇,她的对象是战神和那个女人,不是我们。”至少在拓跋撤死之前,她们是安全的。

     “恩,所以我才说不会有事的。”希望战神能再杀她一次,否则,报了仇的她,是不会放过黑家的。

     本以为拨开云雾的天空,瞬间又布满了黑云。

     堙“神,现在闊影已经下凡轮回了,卡琳思可以释放了吗?”该做的该说的都已经做了,历史终究还是改变了,这下主神是输定了吧。

     “卡修斯,你明明知道她的心不在这里,为何还那么执着?”

     “臣下只希望她幸福。”

     “你可知她的幸福不在这里。”

     “为什么膺龙死后无论何处都找不到他的魂魄?”她的幸福在那个男人身上。

     “去吧,我已经解除了她的禁锢,她自由了。”造物神没有说什么,挥挥手让他离去。

     “是!”既然他不说,他也不敢多问,只激动的去迎接心爱的女神。

     “卡修斯?你为何会在这里?”刚刚自由了的卡琳还有些恍惚,见到走来的人更加迷惑不已,看他那高兴的表情,她觉得有些费解,他们交情向来不深。

     “神让我来恭喜你重获自由。”觉察自己透露了太多感情,卡修斯连忙收敛了些,又恢复了平时的温文儒雅,高深莫测。

     “谢谢,古冰睫还是成功了,她改变了历史,为拓跋撤生了个儿子,伊顿大陆不再会变成沙漠。”眼里有些欣慰,那个女孩吃了多少苦啊,才得到这样的结果,可是为什么一切都改变了,他还是没有任何踪影?她为他守住了这片大陆,他究竟在何处?

     “是啊,没想到那个看起来爱哭,又胆小怕事的女孩,会这么坚强,一直走到最后。”他知道她的心里还是怅然的,因为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但,造物神不说,他也没有办法。

     “恩,是啊,不知道人书是否已经完成,天书的改写也成定数了吗?”心不在焉的和卡修斯说着话,她总觉得有些不安的因子在浮动。

     “神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应该是满意的,天书的改写也应该完结了,人书要尽快毁掉,否则会天下大乱的。”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引诱拓跋撤“唉,有什么办法,您看小姐过世才不过几月,尸骨未寒,帝君不是马上就要立您为后了吗?”想是木洁平时就没什么脾气,那些女人才敢这么和她说话,也不怕她生气。

     “……也对,所以那些该死的稳婆才会认为大的留下了是幸运,留不下来也没差,反正以后帝君还能有无数的女人。”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她无法解释其实她和那尸骨未寒的小姐就是一个人,但心里却还是闷闷的。

     “呃,圣女大人息怒,帝君不好女色,当初对小姐也是独宠一人,甚至为她清理了后宫,如今再娶肯定也会独宠您一人的。”终于觉察出她的口气不善了,几个女人争先恐后的讨好她,毕竟马上她贵为帝后了,要是得罪了她,那可就无立足之地。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可怜那香消玉殒的芳魂。”站起来,她走入殿内,虽然拓跋撤的心意她清楚的很,也知道他宁愿自己绝育也不要她受苦,但是那些女人的话就是让她心里膈应的很,没想到拼死为他生下儿子,却连个好也没有落得,真是郁闷。

     就“小宝贝,看起来你比娘亲珍贵多了。”这小子以后肯定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主,看看,外面的吵吵成什么了,他也只是瞪着大眼睛面无表情的望着她,不哭也不闹。

     “谁说的,在孤眼中,没有谁比你珍贵。”殿门被推开,拓跋撤大步踏了进来,每天她睡着后他都会去君临殿守在床前直到天亮,看着她就令他万分满足,但是他更想要的是紧紧的抱住她,进入她的身体体会两人合一的那种感动。

     “如果当初那些稳婆来问你,儿子和我只能留一个,你会怎么选择?”虽然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她就是想听他亲口说。

     堙“当然是选你,如果不是这小子长得像你,孤早就杀了他了,害死你的罪魁祸首,当时孤已然觉得杀了他再自杀,可是看到和你那么相似的小脸,就下不去手了。”站在门口,他并未走近她,甚至这段日子都是这样,再忍下去他都快成圣人了。

     “你要是敢,我致死都不原谅你。”他要是把她那么辛苦生下的宝贝给杀了,她就不会来了。

     “呵,孤就知道你会这样。”轻笑了下,明明舍不得还和儿子争宠,拓跋撤无奈的摇摇头。

     “撤,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啊,不用再处理那些该死的国事了吗?”放下儿子,木洁抬起眼,娇弱的问。

     “呃,孤只是来看看杰儿的,马上就得回去。”吞了口口水,她不过是一个眼神就让他浑身发热。

     “你就是宠儿子胜过我,中途还来看他,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久没来看我了。”小嘴一瘪,她泫然欲泣的低下头,好不可怜。

     “哎呀,宝贝,你怎么这么说,孤最近实在太忙了,孤想等封后大典完了丢下一切带你出去玩一个月,所以才拼命的处理国事,今日听闻你也在紫凌苑,所以才过来,两个一道看了。”心疼不已的解释着,他好想冲过去抱住她,安抚她的不满,但是,现在碰她可能会让他失控。

     “真的?”眨着大眼睛瞪着他,木洁不相信的问。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御医的秘密“这小娃娃倒新奇,一整天不哭不闹的,现下却哭成这样,不知道是吃爹爹的醋还是吃娘的醋。”木洁将床上的小娃一抱起来,他马上不哭了,看来还没学会说话就学会和他爹抢人了,以后的日子会有很多乐趣吧。

     “好了,抱也抱了,儿子也给弄醒了,你哄哄,孤现在要回御书房处理国事,晚了就睡吧,别等孤了,孤会心疼的。”急匆匆的拉好衣服,倒也没在意木洁话里的深意,拓跋撤又一次逃出殿去。

     “呵呵,你这娃娃真不识相,娘亲差一点就成功了说,真该打屁屁。”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木洁笑得可开心了,她可是计划好了,这一个月如果勾引不成功,她就拒绝他碰她,这么恶劣的性格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以前的古冰睫可绝对不会有,难道是古冰倩的?看来闊影的日子比拓跋撤难过多了,笑得甜蜜,木洁不觉想着。

     哪里知道全是月神的玩笑,给她的另一半灵魂里面加了点东西,让她一整天古灵精怪的,就想捉弄拓跋撤,她倒在月宫看得开心。

     就拓跋撤回到御书房,这几日的疯狂工作已经累得那些老臣们两眼冒金星,也累得御医随时在门口准备抢救那些被操劳过度的臣子,他就纳闷了,怎么小姐还没得手,还没把帝君拐上床,让他在这里祸害大家。

     “御医,你进来,其他人都下去吧。”心里全是刚才木洁柔软的身子,拓跋撤烦躁的将那些碍眼的老家伙赶了出去,把御医叫了进来。那些老臣们才算如释重负的离开,好在帝君晚上还是要回君临殿的,有时三个时辰,有时两个时辰,总归还能休息下,不然他们肯定已经累死了。

     “帝君有何吩咐?”御医恭敬的问着,一点都不像会设计他的人。

     堙“孤问你,那个药必须禁欲一个月么?有无其他办法?”那个小东西再诱惑他一次,他就忍不住了,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现在一半的日子都还没过,而木洁是铁了心要将他硬拉上床的,他已经没有抵抗的能力了。

     “帝君,药已经开始用了,您如果忍不住就糟了,别说前功尽弃,现在是您最容易让女子受孕的时候,您千万要顶住啊。”忍住笑,御医皱起眉头苦口婆心的说。

     “那你有没有什么清心寡欲的药,可以控制***的药给孤吃?”拓跋撤的眉皱得更紧,失望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他忍不住了。

     “这个么,给男人吃的没有,给女人吃的倒是有。”一本正经的说着,御医眼底闪过一抹捉弄的光。

     “呃,这样也可以,让圣女大人吃了。”她不诱惑他,不碰他的话,他还是可以勉强忍得住的。

     “可是这药后劲儿过大,吃了以后,恐怕圣女大人真的成圣人了,不再喜欢男女情事,到时候苦的还是帝君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