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15
    些记忆好似已经远去,她回忆着开始有些恍惚,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会爱上他?

     堙“别说了,孤怎么可能这样对待你?孤不信。”一把堵住她的嘴,拓跋撤不悦的说,他听得好心疼,他怎么舍得?

     “如果,我现在执意要离开你,一直拒绝你,你会不会为了留下我而狠狠的惩罚我?”那时的他虽然没有现在霸气,只是一个孤独的灵魂,但是,她却是心怀别人,极力要逃开的女子,而非一心爱慕他,温柔多情执意拉他缠绵的美人。

     “……”拓跋撤沉默了,他想起初时见面,在栀子花丛中,她拼命拒绝他时,他的暴怒,如果是那样,他会的,当时如果不是拓跋无心将她救走的话,他可能会在那片花丛中就强要了她,让后用尽手段将她留在身边。

     “所以撤,那是事实,你还因为我的逃离,将我安排作为战利书犒赏三军。”低下头,她拿起他的大手不断的摩挲着她的脸蛋,那段日子的苦如果是为了今日的幸福,那么她也甘愿了。

     “这个,不可能,孤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碰你,就算你再冒犯孤,再逃,再拒绝,也不可能的。”瞪大眼睛,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舍得别的男人碰她一下,连多看一眼都不行。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捉弄拓跋撤“你不相信?你以为我是在骗你?”被他的冷漠灼伤,木洁也站起来,语带质问的说。

     “……孤需要一些时间消耗你说的话,但是,你放心,孤没有怀疑你撒谎,孤只是害怕,害怕改变了历史,你就会消失,如果沙漠没有了,帝陵没有了,那孤同你还会相遇吗?”沉默了片刻,那些过去是不是真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是真的,那么她会不会消失?想到这个可能,他就忍不住浑身颤抖。

     “撤……”原来他是害怕啊,心稍稍安定了些,木洁从身后再次环住他,感觉到他微微的抖动,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万夫莫敌的气势面对自己全部消散了,她也不知道改变历史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只知道,他不会再孤寂千年,不会再沉睡地下,她会一直陪着他。

     “睫,如果你消失了,孤是不是没有办法抓住你?”他觉得很无助,面对一切都稳如泰山的他,面对她却只能无奈的叹息,她一次又一次让他尝到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心碎,什么是疯狂,他真的很想把她揉进身体里,永远不放她出来。

     就“我不会消失,就算真的消失,也会想方设法的回来,撤,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世界,没有你我连呼吸都是困难的,你明白吗?”木洁说着,眼泪就要下来了,她根本没想到她的话说得太满,人书现在是无人控制状态,天书重组,所有的时空都在混乱中,而千年后的他们改变了历史的轨迹,当一切恢复正常后,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睫……做孤的帝后吧,孤的后宫唯有一位帝后。”回过身抚摸着她的脸颊,拓跋撤暗哑的说。

     “撤,我愿意,虽然我没有母仪天下的能力,但是,我想做你的妻子。”献出袖唇,她喃喃着闭上眼。

     堙“宝贝……”低下头,初时的浅尝就让他迷醉得无法自已,只能不断的加深这个吻,直到不知不觉间两人都衣衫不整了,他才猛然推开她。

     “撤?”满脸迷醉的望着不断喘息的他,木洁不解的轻唤。

     “对不起宝贝,孤不能,等一个月,再等一个月。”该死,他差点失控了,而且这里是地宫,也不合适。

     “为什么?你不想要我吗?”嘴角浮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木洁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望着他。

     “不是,怎么会,只是,你的身子……”看她那受伤的表情,他心疼的连忙抱她在怀中,安抚着。

     “我问过御医了,他说我早就痊愈,完全可以的。”小手不断在他胸前搓揉着,她可是很清楚他的敏感处。

     “睫,很晚了,孤先送你回去休息,然后再去看看思杰,孤出来的时候他刚睡,现在恐怕醒了。”倒抽一口气,他抓紧她的小手不再让她继续点火,拓跋撤扯开话题。

     “躲得了今天躲不了明天,你莫不是这一个月都不要见我?”手被制住了,她靠近他的耳轻柔的说着,顺便轻咬了下他的耳垂,让他浑身不自觉的颤抖。

     “宝贝,别点火哦,否则一个月后,孤会要的你下不了床。”她在诱惑他,他总算明白了,于是十分危险的警告她。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情敌变姐妹“咳,孤只是怕听到如果改变了什么,你就会消失的事实,所以才不想再听下去的,但是你所说的那些话,虽然匪夷所思,但是孤能慢慢的接受。”其实相不相信只在于心,只要他想相信,那么即便说她是天神下凡,他也不会怀疑,所以,那些光怪陆离的事就算是真的吧。

     “呵,好啊,要我继续说的话,你要抱着我哦,因为说到某些感动的事情时,也许我会想重温下你的温柔。”眨着诱惑的眼睛,她坏坏的说。

     “……那算了,等咱们的大婚之夜孤会一边爱你,一边听你说那些往事。”他现在真无法再受一丁点诱惑,她香软的身子在他怀着,令他已经紧绷的身体,马上就要爆发了。

     “哼,到时候我就不说了。”不高兴的瞪他一眼,他真是顽固不化,定力十足啊。

     就“好了,乖乖睡觉。”转眼已经到了君临殿,他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扳开她扣在自己脖颈后的小手。

     “恩,亲亲……”嘟起小嘴,她撒娇的扯着他的袍子。

     “睫……”无奈的叹息一声,他沉沉的唤着她。

     堙“连个吻都不给我,你讨厌我了吗?”眼睛眨啊眨的就要落下泪来了,看得拓跋撤心疼死。

     “怎么会,孤疼你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讨厌你呢。”克制的在她唇上一啄,他迅速离开,却被她一下缠住,加深了这个吻。

     “撤……我要……”咛喃着,她就是要把他拖上床。

     “该死,不行!”理智在一点点消散,但最后还是一身是血的她让他猛然醒悟,总算结束了这个磨人的吻,逃也般的冲了出去。

     “呵呵,原来玩人这么好玩啊,难怪御医要这样整他了。”看着他一点点为自己失控,她开心的笑个不停。

     “小姐,落雪依求见。”就在这时,一个暗哑的女音在外面响起,君临殿外本来是有护卫的,但是这几日因为帝君并未在此休息,所以就没有安排值夜。

     “进来吧。”那么晚了,她为何而来?想到她是林楠的主子,本不想见的,还是见了。

     “参见小姐。”锐气褪去,落雪依显得有些憔悴,她跪下来行礼,毕恭毕敬的。

     “哦,起来吧,有事吗?这么晚了。”好奇的望着她,印象中她似乎很恨她,因为拓跋撤。

     “打扰了小姐休息,请恕罪,属下是为了橘而来的。”想到心上人,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他怎么了吗?”是不是已经找到回去的办法,而消失了吗?所以她才来找她。

     “他一直昏迷着,因为小姐,帝君对他恨之入骨,属下不敢找御医来诊治,但是,他的气息越来越弱,小姐,唯独您可以救他,求求您救救他吧。”为什么曾经拥有时不知道珍惜,现在他毫无知觉的躺在那里,才恍然原来他是那么的重要,即便是求情敌也希望他能醒来。

     “昏迷?怎么会?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他又没受伤,拓跋撤也没有杀到他,为什么会昏迷。

     “……属下以为是关于记忆的问题,属下捡到他的时候他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因为一头橘色的头发,所以属下帮他取名橘,但是,刚才,他似乎想起了那些失去的记忆,看都属下,听到属下唤他,他的记忆就开始混乱了,然后抱着头喊痛,接着就晕了。”慌乱的说着,落雪依真的很心焦。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突如的变故明天休息,加更,五更早上七点发出,补偿大家!

     一架马车出了皇宫,一路往黑家急速行去,走到半路却被突然截住,数个黑衣人立在前方手持钢刀。

     “尔等是何人,为何阻我去路?”落雪依解下腰间的长鞭,坐在马车上严阵以待的问。

     “呵呵,朱雀使,咱们好久不见了。”为首的黑衣人淡淡的笑着,走上前一步,解开蒙面。

     就“上官无尘,你为何会在我国境内?”皱起眉,落雪依的手紧了紧,她打不过这个男人,而且她十分清楚这个男人对拓跋撤的恨,他在这里截住自己,究竟想干什么?

     “你别那么紧张,这次来的目标不是拓跋撤,也不是古冰睫,我要你马车里的人。”还是那没有一丝暖意的笑,他总是出人意料的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个男人太过黑暗且邪魅,不知下一步会出什么状况。

     “你要橘?为什么?”她不会将橘让出去的,即便是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堙“请他去琪雅做客,朱雀使大人别那么紧张,他现在昏迷不醒,我可以救他。”

     “你?别假好心了,我根本不相信,我不会交人的,要他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吧。”抓住先机,先发制人,只要能制住上官无尘她就有了一分胜算。

     “唉,真是不自量力,拓跋撤与我都是不相上下,就凭你也想制住我?”单手就抓住了她扫过来的鞭子,上官无尘冷笑,一用力鞭子应声而碎了,那股力道顺着鞭子直接击上了落雪依的胸口。

     “呕……”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她感觉胸口一阵炙热,忍不住跪了下来。

     “看在曾经的合作情面上,我不想杀你,识相的就滚开。”上官无尘冷漠的说着,就往马车走去。

     “不,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要死就一切死。”落雪依一把抱住上官无尘的腿,不让他靠近马车一步。

     “呵,你还真是痴心啊,前不久不是还对拓跋撤爱得入骨吗?怎么那么快就变了?女人就是这种贱。”冷笑着,他一脚踢开她,又踢得她吐出几个黑血,在他眼中落雪依不过是个蚂蚁一般的存在,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掐死她。

     “不,别碰他。”奋力站起来冲过去,却走到一半不支的倒地,上官无尘的功力较上次他们行刺他时更雄厚了,他浑身的腐臭味也更重,难道他又和蛇神做了什么交易?

     “走!”抱起马车里昏睡的人,上官无尘一眼都没有看落雪依,挥挥手带着几个护卫迅速的离开。

     “不,将橘还给我……”见爱人被带走,她焦急的呼唤着,却促动了真气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接着就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

     “巫医,人带来了。”上官无尘带着橘和手下迅速来到郊外不远处一间简陋的民宅,将橘放到床上,巫医还是那个老者但眼神和表情却完全的不同,没有了属于人类的热度,只有阴森森的气息。

     “果然,这个男人和古冰睫那个贱人是一个地方来的,人书被启动了,没想到传说中的人书真的存在。”阴阳怪气的说着,虽然上官无尘也觉得巫医似乎有些什么不妥,但是报仇的心思掩盖了一切,当他知道古冰睫没有死,还回到拓跋撤身边,两人恩恩爱爱的有了一个儿子时,他简直快疯了,处心积虑那么久的计划竟然就这样失败了,他差点没失去理智出兵攻打暗瑄。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黑翼之死“长老大人,我成功了。”落雪依走后,木洁闲极无聊就和黑翼千里传音。

     “我知道,唉,总算是解决了件大事,那个男人太爱你了,他根本不是用眼睛在看你,的确是用心在看,如果不是黑冥的事,你们也许在第一夜就成了。”虽然是叹息,但是黑翼还是万分愉快的。

     “长老,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外患了吧,我可以心无旁邸的留在撤身边爱他了吧?”劫难已经由她的死亡而结束了,这是改变历史必须付出的代价,现在不会再有其他的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