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33
    喊住了,木洁诧异的回头,只看见月光下一头橘袖色的发在不断飘摇。

     “是你,你如何认出我的?”这件事应该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为什么他也会知道?

     “我就知道你没死,我想起了一些事情,很迷惑,想和小姐谈谈。”男子的眼底是挣扎的迷惑,她死的时候,好似解开了什么一般,让他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画面。

     “哦?到圣女宫坐坐吧,喝杯茶,慢慢说。”挑了挑眉,木洁好奇他想和自己说什么?

     “我看见了很多奇怪的东西,还有一些画面,全部是关于您的。”坐在圣女宫里,男人有些吞吞吐吐的说。

     “说来听听,你看见了什么东西?”是很难解释的事情吗?

     “没有烛火的烛台,跑得飞快的盒子,会唱歌的大饼,等等。”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木洁一听就明白了。

     “为什么你会有未来世界,不,应该是书外世界的记忆,你真的是林楠?”不是他的前世,而是他也来到了书中?还失去了记忆?

     “什么意思?林楠,我真的是林楠吗?我还看见很多关于您的画面,您就是这样叫我的。”本来还怕她不高兴,不敢说见到她的那些事,但听到她再次叫出那个名字,他激动得拉住她的手。

     “……原来你也进到书里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人书究竟想要你们到这里做什么?”看着这个往昔的男友,木洁有些恍惚,如果没有那场奇异的书穿,也许她就会把自己交给这个平凡的男人,然后过平淡的一生。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惊动天地的怒吼,吓得两人回头看去,只见拓跋撤如同修罗般站在那里,双眼紧紧瞪着她拉住林楠的手。

     “撤……”糟糕,他误会了,第一个想法就是毫不犹豫的挡在林楠前面,生怕他一个暴怒取了他的性命。

     “你这是什么意思?护着他?”暴怒的情绪在看到她维护林楠的瞬间更大的爆发了,拓跋撤大吼一声,差点拆了房子。

     “撤,你冷静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对于他的痛,她可以感觉到,但是却也执意要维护林楠的安全。

     “滚开,不然孤连你一起杀。”长剑出鞘,他愤怒地失去了理智,只觉心痛无以名状。

     “不,你不会的,我们好不容易才能重逢,撤求你了,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她不相信他会真的砍下来,却心痛他的伤,她不能再撕裂他的伤口,让他痛苦了。

     “你真以为孤舍不得吗?孤最痛恨的就是背叛,滚开!”暴怒的咆哮,他的理智已经消散了,无论如何他都要杀了那个胆敢碰她的男人。

     “不,你会后悔的,我不要你后悔,我没有背叛你,我一直都爱着你的。”摇着头,她希望他能听进她的话,但是从那充血的双眸和愤怒的喘息可以感觉到他根本没有听见。

     “冰睫,别求他,我来就是为了救你的。”这个时候,林楠好像忽然醒来了一般,一把拉住木洁,双眼愤怒的瞪着眼前提着剑的男人。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封后大典剩下的日子,木洁都乖乖的呆在君临殿,白日就去照顾儿子同奶娘宫女聊天打发时间,册封大典如火如荼的准备着,拓跋撤下了旨,要普天同庆,搞得非常华丽奢侈,后冠上的宝石全部是粉色的夜明珠,价值连城,真的有些劳民伤财了。

     “撤。”是夜,照常在三更时分拓跋撤来到君临殿,守在她床前,还未坐稳,木洁就坐了起来。

     “怎么还没睡?”有些微的差异,拓跋撤声音暗哑的问,这段日子,他拼命的处理国事,完了又去练武,四大神使除了失踪的朱雀使落雪依和被关押的青龙使外,其他两位可是叫苦连天,每夜都要负伤才能回去,本来就武艺超群的他,现在更是天才无敌,只为消耗那熊熊燃烧的欲火,然而,这一切的努力却在她的一个眼神下就全部白费了。

     “我有话想和你说。”端坐在床的一角,木洁的表情看上去十分认真。

     就“你想说什么?”拉回看着她的眼,他低下头淡淡的问。

     “关于册封大典,是不是太过于奢侈了?还有后冠,没有必要弄得那么华丽,太劳民伤财。”皱起眉,当她听说他命人运来上千种鲜花只为撒在地上,铺成地毯,捕捉奇珍异兽只为煲汤,强行命令各部族交出粉色夜明珠,还要同等大小色泽,万里挑一的选出九颗做后冠,就觉得夸张,这样做,和一个荒庸无道的昏君有什么区别?

     “原来是这件事,孤要给你最好的,要全天下的女子都羡慕你,仰望你,要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孤最心爱的女人,这样不好吗?”没想到她会为了这件事找他谈,拓跋撤倒是有些诧异。

     堙“我知道,但是这样做会让民众恨你的,撤,我希望你做一个万世敬仰的明君,这件事就依了我,从简吧,不要再劳民伤财了。”握住他的手,她恳求的说。

     “……谁敢?整个伊顿大陆都是孤的,所有部族都以暗瑄马首是瞻,敢不服的,孤就灭了他们,这是你的册封典礼,绝对不能从简。”霸气的说着,拓跋撤根本不把这当回事,就好像他不把人命看在眼里一样,木洁叹息,知道无法说服他,只能另想办法。

     “我知道,但是太过繁复的仪式我会累的,撤,那晚也是你解禁的日子,我希望能早一点同你独处。”没办法,只能出美人计了,低下头,她袖着脸说。

     “睫……好吧,孤会命令减去一些不必要的仪式,但是后冠不能简化。”心里一揉,她的话又令他浑身燥热起来,眼里的厉气褪去不少。

     “恩,好吧。”点点头,反正夜明珠也已经选出来了,也不可能再退回去,能减少一点算一点吧,这个霸道的男人,真是拿他没办法。

     “睡吧,孤会守着你的。”长夜漫漫,他今夜又将无眠到天亮了,唉,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千盼万盼,总算是等来了一个月满之日,也是封后大典,木洁被伺候着穿上代表王族的金色礼服,在宫女的搀扶下,踏着满地的鲜花,一步步走向正殿之上,拓跋撤也是一身金色黄袍,头戴王冠,立在王位之旁,等着她走来。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疯狂游戏“撤,你温柔点。”被他那疯狂的表情吓到了,木洁不安的喃喃。

     “放心,孤不会伤害你的,宝贝。”轻柔的把她放到床上,拓跋撤覆身上去,迫不及待的深吻住那袖唇,回忆着那甜美的滋味,大手则大力拉扯她身上的衣裙,金色的外袍褪去了,被丢在地上,木洁里面穿了一身白色的纱裙,拓跋撤觉得有点眼熟,也没多想就去解,结果一阵刺痛钻入掌心,接着浑身都痛起来了。

     “啊,该死,你为何要在里面穿上这件衣服?”不得不放开她,拓跋撤想起来了,那是御医制的毒衣,只是他不明白,明知道今日是解禁日,为何她还穿上这件衣服。

     “呵,我就知道你会停的,撤,一个月前,我主动诱惑你,求你,你都不碰我,当时我可说过的,你不碰我,一个月后我也不让你碰。”娇媚的笑着,木洁坐起来,眼底明明白白的写着报复两个字,让拓跋撤头疼不已。

     就“睫,你明明知道原因的,不要再折磨孤了,孤已经憋得快内伤,把那衣服脱了吧。”好言的说着,他的话中已经有些祈求的味道了。

     “不要,除非……”摇摇头,她笑的万分诡秘。

     “你想要什么,孤都给你。”他能说不吗?箭在弦上,早已准备好的身子因她而疼痛着,就是要他死,他也只能乖乖让她杀了。

     堙“陪我玩个游戏。”纤指在他帅气的脸上轻划着,木洁靠近他的唇吐着气说。

     “好,你说怎样都好。”眼神迷离的望着她的娇颜,拓跋撤无意识的说着。

     “剪刀石头布,会不会玩?”拉起他的大手,她顽皮的问。

     “那是什么?”他的脑子现在就是一片浆糊,什么都无法思考。

     “一个游戏,剪刀可以剪布,石头可以砸剪刀,布可以包石头,很简单吧,输了的人就脱一件衣服,撤,你只要赢的我脱光光,就可以得到我了。”暧昧的眨眨眼,她把着他的大手不断变换着三种东西。

     “就这样?”虽然他不是很清楚她前面说了什么,但是后面的话可是听得很清楚,输的人要脱衣服,他只要赢一次,让她脱掉那该是的毒衣,她就是他的了。

     “对啊,来吧。”诱惑的挑开他的衣领,木洁娇媚的看着他。

     “好,来吧!”点点头,拓跋撤极力拉回自己的理智,想专心应付她,结果……

     “该死,你又耍诈。”看着她顽皮的小手在自己腿上游移,拓跋撤无奈的又脱掉一件衣服,他的上半身已经***了,每一次当要出的时候,她就会逗弄自己,让他失了魂,完全不知道自己出的是什么,所以玩了那么久,居然一次也没赢过。

     “我不管,你又输了,快点脱裤子。”木洁兴奋的叫着,娇笑声传了好远。

     “该死的小妖精,等孤赢了,看孤怎么处罚你。”咬牙切齿的说着,拓跋撤无奈的脱下外裤。

     “呵,那也得你赢得了,撤,美色当前,你要尽量克制,不然你是赢不了的。”得意的笑着,她就知道他会输,因为每一次她都看清了他出什么她才出,而被她迷得晕头转向的拓跋撤根本没发现。

     “是么?看来孤要改变策略了。”眼神一敛,她既然出阴招,他也可以,虽然身子不能碰,但是还有一个地方是她的弱点。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英雄救美浴室一片旖旎,不时传出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申吟,春光无限,拓跋撤和木洁恩恩爱爱的在君临殿中斯磨了半个月,然后拓跋撤终于满足了,心情十分好的,决定按照原定计划带木洁出去散心,她似乎还没完整的逛过失落之城吧,于是两人轻装简骑的上了路。

     “撤,你看那是什么?”对于木洁来说,从来到这个地方开始,她就没有一日放松过,总是在不断的出状况,所以,能够这样依偎在心爱的人怀着逛街,看着那些新奇的东西,她觉得非常幸福。

     “不过是个木刻簪子罢了,喜欢么?喜欢的话,我买给你。”因为出了宫,怕露了身份,拓跋撤不再自称“孤”,而是用了“我”,她的喜悦感染了他,拓跋撤温柔的揽住她低语。

     “喜欢,你从未送过我什么,真是抠门。”嘟着嘴,后宫那么多华丽的东西其实都是他送的,但是这样亲自买,亲自送,还是第一次。

     就“我记得每隔几日就将那些贡书选了最好的送到君临殿,小东西,你说话可是非常不客观哦。”挑了挑眉,他掏出几个铜板将那木刻的发簪买下,亲手插在她的头上说。

     “那是人家送你的,又不是你亲自买,亲自挑,还这样亲自戴的。”袖润的小脸上满是笑容,木洁觉得这一刻是她来到这个地方最幸福的时候了,她看着身边高大帅气的男人,如果他不是一国之君,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或者是一个普通的侠客,那该有多好?不用涉足到政治纠纷,不用牵扯到战争,不用被人陷害,两人可以天高海阔的厮守终身。

     “在想什么?”顺手买了一串糖葫芦给她,知道她不爱那些华丽的东西,就爱这些小玩意儿,拓跋撤爱宠的揉揉她的发,轻声问。

     堙“在想如果你不是拓跋撤,我不是木洁,我们的生活会不会更美。”咬着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她心不在焉的说。

     “说什么傻话,好了,前面有院子戏,要不要看?”好笑的点点她的小鼻头,拓跋撤转开她的思路,指着前面问。

     “好啊,我还没看过呢,热闹吗?”转眼就忘记了心里的遗憾,想那么多也没用,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而她现在是他的王后,这就是现实。

     “自然热闹,来,前面人多,别走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