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39
    上*床,在激情里她根本控制不住,早就露馅儿了。

     “宝贝,除了你,孤不会碰任何人,每夜来陪你,就是想你知道,孤不会碰那个假的古冰睫。”暗哑的靠近她的耳边低语,大手已经将她的衣裳褪尽,拓跋撤双眼充满了***的血袖。

     “唔……我知道,否则也不会原谅你了,不准再有下……次,啊……”他的进入,惹来她的尖叫,充实的感觉令她激动的绷直了身子。

     “只要是危及到你的安全的,孤都会扫清,义无反顾,所以,不能答应你的要求。”不管她是否能听到,他喘息着,告诉她,他不能容许任何伤害到她的事情发生,他会第一时间为她扫清障碍。

     激情过后虽然***并未得到解决,但是拓跋撤也知道现在不是贪欢的时候,身上染满她的味道回去,那个女人会怀疑的,所以他克制的抱紧她,等待天亮。

     “撤,你说过会为我解惑的。”淡淡的打了个哈欠,木洁不想睡,她知道天一亮他就要离开,心里还是会觉得不舒服,明明她是大老婆,现在却得像个野女人一样委屈。

     “你不困吗?”她不累吗?这几天,虽然他特意吩咐玄武,膳食不得怠慢,但是毕竟是阴冷的地牢,住在这里面,她的身子肯定受不住的。

     “累,但是不想睡,还有一个时辰你就要回去了吧……”小手拉着他的大掌重合,她口气不无哀怨的说。

     “对不起,孤会加快速度解决掉那个女人,你还得吃两天苦头。”更紧的抱住她,拓跋撤心疼的说。

     “撤,其实,我真的希望你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不再是那个英明神武的君王,甚至不要那张俊美无挫的脸,这样就不需要有那么多人来抢,害得我们都受伤。”她累了,真的好累,无论是面对天命的捉弄,还是后宫的争夺,甚至是敌方的阴谋,都让她精疲力竭,她只想要一种平淡的生活,无论在哪,做什么,只要他在身边陪伴着就行。

     “给孤一点时间,孤会尽量满足你的,虽然杰儿还小,但孤会尽量培养他成为一代明君,到时候,孤就带你远走天涯,随便你想要孤变成什么样,孤都随你。”心疼她的苦,拓跋撤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江山他早已不再看重。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人书的威胁“你真的这样想?我还以为,你不会舍得天下……”木洁惊异的抬头,她不过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却早已放在了心上。

     “……睫,你知道孤有很多无奈,作为一个君王,孤心系天下,苦了你,是孤最不愿的,倘若孤真的放弃天下带你走,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肯定会内疚的,当动乱四起,民众受苦的时候,你会怪自己带走了孤。”江山早就不再是他执着的,他心中只要她,但是她是那么善良,当看到群龙无首而起的纷乱,就会则该自己,那时他会更加心痛。

     “对,我知道,所以我更加爱独背人,不爱拓跋撤。”她知道,所以她也只是说说而已,而且,她已经任命,没想到,他却又给了她一个希望。

     “再等等吧,等杰儿能独当一面,孤就是你的独背人,现在,还请你不要见异思迁。”贴着她的额头啄吻着,拓跋撤温柔的说。

     就“撤,好了,你该告诉为什当日你会对着那个女人发呆,那时候你究竟在想什么?”咽下感动的眼泪,她的心酸酸的,赶紧换了个话题。

     “说实话,第一眼见到那副身躯,孤真的被怔住了,那不是易容,是真的属于古冰睫,第一个想法就是借尸还魂,但是,为什么没有伤痕呢?而且,孤对那个躯体也没有一丝的爱恋和心动,说明里面的灵魂肯定不是,然后,孤闻到一股淡淡的黑家魔法的味道,虽然很淡,却还是闻到了,所以,第一个想法就是,此人来自黑家,想到黑冥,就觉得,如果孤不上当,那么你就会有危险,她一定会解决掉你,来夺得孤的关注,所以,孤马上就决定要上当,而且要让你伤心,只有这样,她才会留下你,看见你伤心,她肯定会很开心。”那是没有办法,如果真的是黑家魔法,那么他也没有办法保证十全十的保护住她。

     “所以你故意那样做,让我真情流露给她看?”他的顾虑是对的,她能理解,而且,他没有解释的机会,因为那个女人是忽然就出现的。

     堙“对,我无法告诉你整个计划,就怕她用魔法监控我,只能让你尽快回宫,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她不会再加害一个进了地牢失宠的可怜虫。”当时只有这么安置她,才是最为妥当的。

     “那你为什么非得制住我的穴道,让我不能动荡呢?”关起来就够惨了,还得被点穴。

     “因为你的话,你说要彻底的离开孤,孤怎么可能让你离开,点住你的穴,你就离开不了了,但是,点穴时辰过长,你的手脚就废了,所以孤才装扮成这个样子来看住你。”送走了木洁,那个女人的警惕也会放松,再加上他暗中布置给她喝下迷药,让她昏睡,这次装扮前来看住她。

     “那你怎么会知道,人书可以让我彻底离开的。”点点头,她懂了,就像他曾经说的,他会这样做,是因为不能让她离开,但是,人书的事情,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不是孤知道的,是你告诉孤的。”淡淡的笑了笑,当时他只说可以帮她彻底离开,可没说过人书。

     “我什么时候……啊,你套我的话?”瞪大眼睛,她不悦的瞄着他。

     “是你自己激动过头了,不过,真的有那种令你完全离开的东西,还是让孤担足了心。”他本以为她只是气愤不已,说的气话,没想到还真的有,害得他不得不天天都来守着她。

     “放心啦,人书那么难找,没有机缘巧合是找不到的。”她自己都没见过那是什么东西,只是听古冰倩以前说过而已。

     “……人书就在孤手里,那是孤从神界带走的唯一物事。”所以他才恐慌,人书就在她只手可得的地方。

     “呃?怎么会,人书真的在你手里?”对了,人书当初是他的陪葬物,现在一切都连上线了。

     “对,所以孤才害怕,害怕你会真的离开,人书,是无法被毁掉的,但是,也不是轻易能启动的,听说只有最圣洁的女**才能在上面留下墨迹。”皱着眉,当他知道能让她离开的就是人书时,他曾经想毁掉那本书,结果却发现根本不行,所以只能担着心,夜夜来看紧她。

     “别担心,能启动人书的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的人书形同虚设。”古冰倩已经死了,虽然她占了她的身子,但是,灵魂已经不一样了,人书应该是无法启动的,就是她能启动,她也不会启动,她还要陪着他过一辈子呢。

     “是么?谁可以启动人书?”忧虑还是存在的,他只是刻意的放松自己而已。

     “古冰倩,她已经死了,当初就是她启动人书,让我进入了你的世界,封后大典那日,本来要告诉你的往事,结果忘记了,现在你还听吗?”靠着他,耳鬓厮磨间,说什么都可以,反正就是不要让时辰流失太快。

     “对啊,上次你说你恨死孤了,为何后面又爱上孤呢?”沉溺在她的身子里,他忘记这个十分挂心的事情,现在她主动提起,他当然想知道了。

     “呵,当时我虽然跟来拓跋无心,却被他彻底的羞辱了,说我并非处子,不配伺候他,其实他只是因为伊娃,他们都爱着伊娃,苍狼和拓跋无心,却没有一个人能真心的对待我,我觉得好可怜,好孤独,在那漫漫的黄沙之下,是那么的凄凉,我逃过,却迷失在沙漠差点死掉,有一次,你忍不住来拓跋无心的房间找我,我问了关于伊娃的事情,结果,我们因此大吵了一架,然后,你又疯狂的惩罚了我。”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她都快忘记了,那些痛苦的过去。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帝陵往事“孤,怎么舍得这样对待你?”感觉到她的痛苦,拓跋撤不能接受这样对待她的自己,但是,如果她一味的想逃离他的话,他会不会发狂,然后疯狂的伤害她,同时又深深的伤了自己,如果她不爱他的话,他会吧。

     “呵,你那时锐气已经减了很多了,如果按照你现在的脾气,恐怕我的苦头还要吃很多。”轻笑一声,当初在栀子花田之下,他差点捏碎了她的下巴,只因为她的拒绝,如果她不是用温柔来软化他的话,也许自己现在早就伤痕累累了。

     “……算你有理,后来呢,既然孤一直都这么残忍的伤害你,为何你还会爱上孤?”无法辩解,他真的会这样做的。

     “后来,你把我关到帝陵内,里面布置了很多陷阱还有可怕的蛇虫鼠蚁,我颤巍巍的找到了你的寝宫,更阴差阳错的落到伊娃在帝陵内的密室,当时我只觉得她真的很爱你,密室里贴满了你的画像,四面墙壁都贴满了,每一张都是出自她的手,那萧瑟的背影,孤寂的身形,让我好一会儿无法回神,她将你的神韵画出了七分相似,那一瞬间,我就觉得你不再那么可怕了,忽然很想去了解你,那个人人都爱着的女人,为何会那么深的爱你。”迷离的眯起眼,她还记得带出来的那副话,那双孤傲的眼睛,直直透入她的心,让她融成一滩春水。

     就“你就为了一副画爱上孤?”不可置信的瞪着她,拓跋撤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郁闷。

     “不是的,那只是让我不那么排斥你,让我想去了解你,并非爱上。”虽说确实也有点以貌取人的味道,但是那时她真的还不爱他。

     “哦,孤还真想看看那画。”要是不像他,他可得郁闷死。

     堙“呵,别急嘛,后来,我在帝陵里遇险,你出手救了我,明明舍不得还要装作冷漠,爱闹别扭,当时我的心里充满了无助,因为伊娃那么爱你,而她又那么惹人爱,所有的男人都爱她,那种沮丧,说不出的难受,泪也就不断的流。看见我的眼泪,你就心疼了,问我为什么哭,我就告诉你,我心疼。”拉着他的手放到胸口,会想告诉他这些,也是因为稍早那次,好似回忆重现一般,让她想起了往事,那些刻骨铭心的爱,他想不起来,也不知道,那么她就讲给他听,让他分享。

     “原来,是有先例可循啊。”掌抚着手下的柔软,他感觉***又开始升腾了,只好依依不舍的拿开,尽量克制自己。

     “恩,但是,当时我真的不是想**你,只想有个人能真心的对我,你的***很快就起来了,我有些绝望,感觉你真的只想要我的身子,不想要我的心,我哭,哭得肝肠寸断,哭自己永远只是个祭书,哭你永远不会爱我,没想到,你却停下手,抱着我就这样什么都没做,一直到天亮,那种小心翼翼呵护的感觉,让我醉了心神,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即便所有人抛弃我,即便所有人都爱伊娃,只有你,只有你不会抛弃我,只有你会爱我,虽然你从来不肯松口说爱,但是你已经用行动证明了。”那一夜,是她穿越到书中睡得最安稳,最甜美的一夜,在他怀中,她仿若得到了重生。

     “孤明白了,但是,既然如此相爱,你为何要离开孤,回到这里?”她的眼泪,是他的致命伤,他现在很清楚,原来一直都是啊。

     “心疼,心疼你的伤,你知道为什么我执意不让你攻打琪雅吗?宁愿被你误会,也不让你和上官无尘对上,你知道为什么吗?”终于可以解开一切了,他的心结,她的委屈,都能说尽。

     “不知道,为什么?”拓跋撤顺着她的话问,这和上官无尘又有什么关系?不过,转头一看,天却快亮了。

     “那是因为……”木洁觉到他的心不在焉,顺着他的眼看去,原来已是时辰那么快就到了啊,她无奈的叹息,正说到关键地方呢。

     “天亮了,我必须离开,你睡一会儿吧,为我保住身子,我晚上会再来的。”点吻着她的额头,拓跋撤依依不舍的放开她,为她小心的盖好被子,这次大步离开地牢。

     “就差一点点了,唉,只有等晚上再同他说吧。”叹息一声,她还沉浸在回忆里有些无法自拔,往事原来并非被遗忘了,只是暂时压在心底罢了。

     “你去哪了?”推开客栈的门,拓跋撤意外的看见那个自沉古冰睫的女子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