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40
    冷淡的坐在床前。

     “怎么不多睡下?”避开她的问题,他只是暗叹,药效对她越来越没用了吗?

     “昨夜,我根本没喝下药,你一整夜都不在,去哪了?”抬起眼,她让他看见她眼底的怒气,其实以她的身份,根本没有资格这样对他说话。

     “去查点事情,这次的暗杀,看起来不简单,为了防止再有下次,我必须去查清楚。”即便她知道他整夜不在又如何,他并非用自己的容貌去见的木洁,所以拓跋撤并未慌乱。

     “为何不告诉?让我为你担心了一整夜。”眼神稍缓,似乎是相信了这个说辞。

     “我不想你担心,毕竟是因为我,你才受的伤。”

     “为了你,我不怕,受再大的伤也不怕。”终于又恢复了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女人样子,看起来她是相信了。

     “别说这种傻话,我不爱听。”皱起眉,拓跋撤不悦的轻斥,将她搂在怀中。

     “恩,撤,我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等查清楚那些杀手的身份,再回去不晚。”眼底闪过一抹沉思,她看起来不只想得到他,还想尽快回到王宫,究竟是为什么?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蛇族的蠢动“你为什么要派人去刺杀拓跋撤?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坏了我的计划?”在客栈的某个房间内,假的古冰睫正指责一个黑衣黑帽的男子,男子孤傲的身形有些萧瑟,身上散发着越来越令人难受的腐臭味。

     “我没有,你要我说几遍,我没有派人刺杀他。”男子有些不耐烦的站起来,她凭什么这样责问他,她有资格么?

     “哼,那些人说是你主使的,而且,你又恨他入骨,不是吗?”女子声音冰冷到极致,要不是看在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用处,她早就毁了他了。

     “人家说你就相信?你真认为拓跋撤会轻易中计吗?你根本不懂爱,爱不是这样表面的,不是你占有了古冰睫的身体,他就会爱你,你自己好好想想。”不屑的冷哼,她还口口声声说爱着拓跋撤,如果拓跋撤不再是那么英伟的男子,她还会这么执着吗?

     就“……你的意思是,他骗我?”不可能,那个男人不可能对不爱的女人表现出那种温柔,她了解他,知道他有多无情,又有多痴情,所以她没有怀疑过他。

     “反正我绝对没有派人刺杀他。”耐心告尽,男人站起来准备送客。

     “既然如此,以防万一,把那个碍事的女人带走,她现在应该在王宫的地牢,你行不行?”虽然她相信拓跋撤,但是,还是小心为妙,本来还想留着那个女人看看她痛不**生的样子,现在还是算了,按照原定计划,将之除去。

     堙“不是杀了她吗?”冷笑一声,那男人讥讽的问。

     “不能杀,人书需要她启用,你先将她带离暗瑄的控制范围,等我拿到人书,再与你会和。”除了拓跋撤,她还想得到人书,那是天地间最精华的宝物,有了人书,她就可以改变历史,也许可以复活也不一定。

     “你还想继续那个计划吗?你已经得到那个男人了不是吗?”他以为她早就忘记了接近拓跋撤的目的。

     “我要报仇,不是得到他就完了,他毁了我,我也要毁掉他。”为了不让眼前的男人起疑,她愤恨的说。

     “希望如此,你拖住拓跋撤,我这就去劫牢。”暗瑄王宫他夜探过很多会了,地牢里带走一个人根本不算什么。

     “恩,去吧,记住,别再找拓跋撤的麻烦,计划失败,我要你生不如死。”放下狠话,她才转身离开,人书她一定要得到手,到时候,她就杀了木洁独占拓跋撤,然后,上官无尘就是无用之人,无用之人就不该再留下。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让原本娇嫩的脸蛋变得恐怖莫名。

     一夜无眠,白天自然是补觉了,除了起来用膳,木洁还真是在床上睡了一天,反正她现在成了夜猫子,白天睡觉,晚上才能陪伴心爱的男人。

     一边在床上翻滚,一边做着美梦,忽然,感觉空气里有一丝腐味,那味道很熟悉,虽然只闻过几次,却印象深刻,是上官无尘,机灵灵的打了个冷颤,一下子坐起来,只见一个黑衣人抱着手靠在墙上,双眼邪恶的瞪着她。

     “你是……”他应该不认得自己,想起已经换过身体,木洁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劫你的人。”换了容貌的她更美了,眼里甚至充满了智慧的光芒,想到拓跋撤有多爱她,他就兴奋的浑身发抖。

     “为什么,我们好似……素不相识。”小心翼翼的往床内靠去,直到贴着墙,木洁知道自己是抵抗不了那个男人执意的掠夺,她只想在离开时留下点东西,让拓跋撤好早日找到自己。

     “因为有人要你的命,走吧,别让我动手。”冰冷的话里带着一抹不耐烦,他大步靠了过去。

     “等一等,我只是一个囚犯,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刻意拖延时间,她利用墙壁上的尖角划破手指,留下一个蛇样的图形。

     “哼,看来还得我动手。”三两步走到她面前,抬手将她打晕,一把扛起了走到她面前,抬手将她打晕,一把扛起来就大步离去,没有注意到,墙角那鲜袖的蛇形符号,慢慢变成暗袖。

     正哄着假的古冰睫喝药的拓跋撤接到了一封飞鸽传书,玄武送来的,说木洁不见了,他的心一紧,坐在身边的女人马上就发现了。

     “撤怎么了?是谁发来的信?”难道上官无尘说的是真的,他只是在做戏?

     “恩,我手下传来的信,说那些杀手不是上官无尘派来的。”扫了她一眼,他知道自己不能自乱阵脚,他还不知道是谁将木洁掠走,如果是她的话,也许是因为知道他夜不归宿的试探,所以,他强自镇定的说。

     “啊,那就是栽赃嫁祸了。”原来搞鬼的另有其人啊,她放心了些。

     “恩,所以,你乖乖的喝了药,去休息,我要去查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敢骗我。”说得合情合理,她也点点头,假装乖巧的应允了,并当着他的面喝完了药。

     “好乖,来,我扶你躺下,陪你睡着了再走。”虽然心急如焚,还是强自镇定的应付着她,从她的表情上,他看不出什么信息。

     “恩,你要小心哦,千万不要受伤。”点点头,她盈盈的眼光揪住他。

     “我会的。”低头在她额上应付的啄了一记,他见她药效发作了,才急匆匆的离开,该死的玄武,连个人都看不住,真该死。

     “你怎么连个人都看不住。”又乔装成独背人的拓跋撤,口气恶劣的对着玄武咆哮。

     “喂,你别太过分了,你是谁啊,竟敢这样对我说话。”玄武虽然心里也急,但是,他凭什么指责他,只有帝君才能指责他。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搜寻上官无尘“哼,人不见了,帝君回来看会不会剥了你的皮。”冷哼一声,拓跋撤不好表露身份,只得压住火气走进牢房,空气里一丝熟悉的味道令他顿时皱起眉来,那是一种即将消散的腐臭味,已经非常淡了,可以相见来人已经离去很久,不过因为牢房里空气流通不好,所以还没有全部消散,他真的来了,和那个女人有关系吗?

     “呃,这个好像是血吧……”在他沉思的时候,玄武已经走进牢房四处观看,床旁边的墙上留下的暗袖色痕迹,令他顿时大叫出声。

     “什么血?”拓跋撤冲过去,脸上十分担忧,她受伤了吗?他居然敢伤她,怒火和心疼顿时拉扯着他,让他差点失去理智,马上出兵攻打琪雅。

     “就是这里,不过好像是刻意留下的。”回头看看那张可怕到男人都不忍见的脸,玄武有些奇怪,他这么铁青的表情,好似有些过了吧,难道,就凭他这副尊容也想染指帝后?

     就“是,这个是蛇的图形,带走她的是蛇族。”看见木洁留下的信息,拓跋撤已经百分百确定就是蛇族的上官无尘劫走了人,这个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蛇族?那现在怎么办?我已经发信给帝君,而帝君却完全没有理会,也许他早已不在乎这个下堂帝后了。”蛇族的人都偏阴邪,身上的功夫变幻莫测,再加上一些邪术,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而且,帝君有命,不得同蛇族的人直接对头。

     “……帝君没有不理会,只是一时抽不开身,命我来处理此事。”听到下人说她是下堂帝后,拓跋撤心中非常不爽,但是又不好发作,只能冷着声音说。

     堙“呃,原来如此,那你想怎样呢?”帝君派来的?难怪那么傲气,不屑横他一眼,不知道帝君看中他什么,又老又丑还是个驼背。

     “派人在回琪雅的路上设置关卡,检查所有出入的马车。”带着木洁,他应该走不远,为了掩人耳目,应该会乘马车。

     “没有帝君的手谕,我没有权利做这件事。”他说动兵就动兵?真是可笑,他以为他是谁啊?

     “手谕马上就会下来,而且,她,不是下堂帝后。”冷眼瞪了玄武一记,瞪得他心里一凉,好似被帝君狠狠瞪着一般,一时错愕,不知为何一个莽夫会有那般气势澎湃的眼神。呆愣间,人已经离去,玄武迷惑了,他究竟是谁?

     “该死的,你究竟要带我去哪?”果然如拓跋撤的预料,上官无尘准备了一辆小巧朴实的马车赶路,这时他正和木洁面对面的坐着,他依旧敷面,沉默不已,而木洁则是又急又气,他想引起两国的战事吗?恐惧随之而来,拓跋撤不能出兵攻打琪雅,否则历史就会重演。

     “你是逃不掉的,何不放开胸怀,认命呢?”冷淡的说着,对于她的焦躁和怒气,上官无尘眼都未抬。

     “我知道你是谁,就算你不蒙面,你身上那股味道是永远都散不开的,但是,你为什么要劫持一个下堂妇呢?即便你再恨拓跋撤,再想威胁他,也只应该去劫持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我一个地牢里的弃妇,对你而已根本没有用处。”看他老神在在的样子,木洁只好承认自己是认识他的。

     “呵,弃妇?你真的是弃妇吗?只有那个白痴女人才会这样认为,她根本不了解拓跋撤,他不是那种肤浅的人,让你下地牢是为了保护你。”冷笑一声,他抬起眼,双眼里满是讥讽,曾经他对自己是那么温柔,好似兄长般的照顾,虽说是为了设计拓跋撤,但是,她能感觉到他是有心的,但是现在,他变了,变得完全没有任何人气,只有一身的邪魅,难道和他身上越来越重的腐臭味有关?

     “你为什么那么恨拓跋撤?他究竟对你做了什么,让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来害他?”对于他的猜测,她不置可否,只是好奇,他做了那么多事,究竟是为什么?

     “恨,只是这样一个字是无法表达我和他之间的过节的,我不要他死,因为死太便宜他了,我要他尝尝我当初的苦,要他生不如死,本以为这一生都无法达到目的,因为他根本没有心,也不会爱人,偏偏你出现了,这就是天意,你得到他的心,也将成为他痛苦的来源。”眼底浮现一抹狂乱的恨意,上官无尘眼中充满血丝,双手也紧紧的捏住,甚至身子都在颤抖着。

     “你知道我是谁?”他根本就不是冲着木洁而来,

     “当然,我琪雅比暗瑄唯一强的就是我们有强大的巫医,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你那点小事情,他一早就知道的。”冷哼一声,暗瑄是靠战神的庇护,而琪雅则是靠蛇神,蛇神阴邪,不似战神光明,它喜欢巫毒,蛇族甚至比黑家更擅长巫术,只是没有女人的心狠,最终没有发扬光大。

     “既然如此,我已经被你牵扯进来,你至少给我个明白吧。”又是巫术,这种害人的东西,就不应该存在,木洁皱眉。

     “也许在你眼中的拓跋撤是个无所不能的神,你真的想看到他不光彩的另一面吗?”冷笑一声,上官无尘眼底冰冷一片,含着淡淡的讥讽。

     “他不是神,我也不想要一个神,如果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