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47
    办法送孤到她身边吗?”放开木洁,拓跋撤冷静的问。

     “你想干什么?”

     “孤注一掷,再试一次,如果失败了,你就走吧,带着你的女人,走的越远越好。”回头看了木洁一眼,拓跋撤淡然的说,他并未要他带着她一起走,于是木洁笑了,知道两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

     “该死的,我不能让你们有事,让我去吧。”上官无尘也明白他想做什么,只是那无疑是找死,成功了也是找死。

     “解铃还许系铃人,你本就是被我们拖累的,想想那个等了你那么久的女人,你还欠她一份幸福。”话是对着上官无尘说的,但眼却一刻也没有离开木洁,两人就那样深深的对望着。

     怕吗?

     不怕,有你,什么都不怕。

     生死相随?

     生死相随!

     我爱你,生生世世,至死不渝。

     我知道,你心似我心,心心相印。

     于是两人都笑了,拓跋撤没有犹豫转身看向上官无尘:

     “送我到她身边,快!”结界快破了,他再支持不下去。

     “好,记得要快。”拼了,上官无尘一手劈开眼前的黑雾,为他杀出一条路来,即便手被割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终于让拓跋撤走到了黑影的身边。

     “你想干什么?”黑影抬起头来,那一瞬,拓跋撤似乎看到了一抹痛,她在掀起那阵狂风包围了所有人后,却是躲在里面伤心么?

     “为什么那么执着?因为孤杀了你么?”

     “为什么?是啊为什么?你居然问我为什么?”它疯狂的叫嚣着,四处的风更加的狂乱起来,他居然问她为什么,是啊,究竟是为什么,背叛祖先,背负骂名,大逆不道,甚至丢了**命,这些都是为什么?

     “是因为孤么?”抬起手,他抚摸上它的脸,似乎能感觉到它的心了。

     “你知道?”颤了颤,它没有阻止他,只是贪婪的吸取他的温度,四周的风顿时柔和了不少,她褪去了身边的毒风,让两人站立的地方,暂时变得安全。

     “唉!何苦呢?你很傻,知道吗?”原来一切皆由一个爱字而起,拓跋撤叹息着,轻轻的搂住它。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生生世世倾心相恋“呜……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我的劫难,但是我依旧无悔,只为这样一瞬,我无悔。”好似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宣泄,他抱着的是它,不再是别人,这才是最重要的,记忆在慢慢的淡去,黑色也在不断的褪去,风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当它快变成透明的时候,它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最终,它还是输在了他的怀里,只因一个情字,它不是不知道他再次将那符咒贴上它的背,只是,它不想挣扎了,能在他怀中消失,它觉得很满足。

     黑冥已经不在,地宫里多了一个透明的灵魂,双眼呆滞而迷茫,慢慢的向外飘去,所有的一切似乎都结束了,上官无尘终于忍不住呕出一口血来,而木洁则冲到了拓跋撤怀中。

     “撤,你没事吧?有没有中毒?”手急切的在他脸上身上探索着,就怕他有一丝隐瞒。

     “孤没事,睫,再没有任何人可以分开你同孤了,这一关,咱们赢了。”感受到黑冥的绝望,他忽然觉得能拥有爱人是那么的幸福,紧紧的抱着她,幸福的曙光已经在不远处。

     就“恩,我们赢了,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木洁哽咽着,贪婪的吸取他熟悉的阳刚味,思念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满足,但却又渴望更多的接触来填补。

     “你们真是过分,没看到我在吐血吗?”看着眼前的一幕,上官无尘放松的瘫坐在地上,嘴里不自觉的调侃,多好啊,他也要赶紧回去,把自己的女人抱在怀中。

     “上官无尘谢谢你,我马上去找御医。”这时木洁才想起还有一个人,她微微松开抱着拓跋撤的手,回头甜甜的笑着。

     堙“叫声哥吧,收了你这个妹妹,以后蛇族将拥有效忠暗瑄。”这是他欠她,她给了他幸福。

     “大哥。”木洁想也未想就开口叫了声。

     “睫……”拓跋撤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只好不悦的瞪着那个男人,他是故意的。

     “哈,拓跋撤,以后你就是我妹夫了,要叫我大舅子哦。”奸计得逞,上官无尘笑得更贼了。

     “哼,孤会派人送你回去的,你也无心在此养伤吧。”冷哼一声,以后绝对不让他跨进失落之城一步。

     “没关系,等我伤好了,会带燕儿来看你们的,毕竟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对不对小妹?”真没想到他们也会有这样的一天,真是世事难料啊。

     “恩,我也想见见燕儿嫂嫂,哥哥别欺负她哦。”木洁倒是乐得见到这一幕,没有了蛇族的威胁,他们是真的无后顾之忧了。

     “这个自然,我走了,燕儿还等着我呢。”见到拓跋撤脸上铁青,却还是忍着不说话,他笑得开心,不过还是站起来准备离开,反正以后多的机会整他,现在他比较想飞奔会亲亲燕儿身边,就暂时放过他吧。

     “你的伤……”木洁有些不放心。

     “不碍事,放心吧。”话落人已经不见。

     “撤,这算是一个圆满的结局吧?”回过头幸福的望着自己的男人,木洁笑得很灿烂。

     “恩,不过,这人书……”美丽的笑融化了他的冰冷,但看见那黑色的盒子,又有一丝疑虑。

     “就让它沉睡这地宫吧,以后等我们老了,要离开的时候,就一起陪葬,你说好吗?”历史终究是改变了,伊顿大陆充满了欢声笑语,再不是荒凉的大漠,而他,她的爱人,不用孤寂千年,每时每刻都有她的相伴,真好呢。

     “好,都听你的。”只有她能开启人书,所以他不敢说不,宠她让她忘记离开,让她舍不得离开。

     “真的都听我的?”歪着头,木洁顽皮的问。

     “恩,都听你的。”知妻莫若夫,看到她明显挑逗的眼光,他的眸光深沉了。

     “那就抱我会君临殿,我要检查你有没有被别的女人染指。”小手钻进他的衣襟,感受那炙热的肌肤,她的眼儿眨啊眨的。

     “遵命!”拓跋撤乐得一把抱起她飞快的向君临殿而去,只有两人的深深结合才能填满心底思念的空洞,他早就忍不住了,***将燃烧多久才会熄灭呢?一辈子吗?或者生生世世,不断的轮回,不断的相遇,无论相隔多远,都会找到彼此,然后倾心相恋……

     尾声:

     风和日丽的某日,昔日顽皮的少女如今已是甜美满足的**,儿子聪慧,丈夫宠溺,让她幸福的忘记了什么是眼泪,呃,当然假哭不算。

     “帝后,王子殿下求见。”闲闲发霉的下午茶时间告终,木洁眼底闪过一抹熟悉的狡黠。

     “杰儿来了?快让他进来。”端起一副母后该有的样子,她威严的说。

     “是!”宫女下去了,不一会,一个帅气的少年急步走来,他一身劲装,似乎刚刚练完武,酷帅的模样和拓跋撤如出一辙,而那冷漠的气质嘛,该死,她从来没教过他,她一直都对他进行爱的教育,真想不通他是怎么养成这种硬邦邦又冷冰冰的臭脾气的,木洁恼怒的暗敷。

     “参见母后。”冰冷的口气里稍稍升了点温,不过还是冷冰冰的。

     “好了,杰儿,母后现在不热,不用你来降温。”翻翻眼,也不知道像谁,一点都不可爱。

     “母后……”对眼前美丽的妇人,拓跋思杰真是觉得有些无奈,他只是不喜欢笑而已,对她,他可是很爱很爱的。

     “过来,让我瞧瞧,真是越来越像你父皇了,唉,也不想想是谁那么辛苦生你,居然一点都不像我,没良心的。”哀怨的说着,木洁轻压了压眼角,知道儿子忽然来找她的原因,所以先发制人,让他发不起火来,别看他才十岁,发起火来,可不输给自己男人,真是一样的火爆脾气。

     “母后,这是您和父皇造成的,如果您真要怪,就去怪父皇吧。”明知道她是假哭,他就是忍不住心疼,本来准备飚出的怒气,也不自觉的沉淀,他终于体会到父皇那么伟大的人,为什么会被母后这娇小的女人制的死死的了,唉,他们父子真可怜啊。

     “死小孩,一点都不可爱,难道你就不能安慰下我么?”见他眼底那抹不悦慢慢褪去,木洁这才靠回椅子里,拉着儿子坐下来。

     “母后,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出宫,还要带个女娃回来吗?”对,这就是刚才总管大人告诉他的,帝后有旨,让王子殿下出宫,不带个心仪的女娃,不准回来。这不是为难他吗?女人,他眼中只有身前这一个,其他的根本形同虚设。

     “因为我无聊啊,你又不给我玩,你父皇也不准我再生,我想要个女儿,就只能靠你了。”她可是为了儿子好,撤已经说了,等杰儿满十五就把帝位传给他,然后带着她隐居去,在那之前,她得把未来儿媳妇安排好,免得到时候儿子成为一个暴君,因为她能肯定,战神的血已经遗传给了他。

     “您不觉得这个旨意更加无聊吗?”该死的她居然只是为了无聊就要赶他出宫?忍耐忍耐,望着眼前娇媚的女人,拓跋思杰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她可是他的亲亲娘亲,不能掐死的。

     “一点都不无聊,为了你,我差点和你父皇天人永隔,也是为了你,你父皇不让我再有身孕,这全是为了你,所以,现在我要个女儿,你就要给我一个女儿,知道吗?”他还没发飙呢,她倒先站起来开骂了,十岁的儿子已经比她高出半个头,木洁抬着头指责。

     “父皇同意了?”皱眉,拓跋思杰无奈的问,虽然是废话,但还是想挣扎下。

     “他能不同意么?”难道他不知道这里其实是她说了算?

     “唉,好吧,儿臣遵命!”连父皇都阵亡了,他还能说什么,找个女娃而已,也不是太难吧。

     “对了,必能随便找哦,因为以后你要负责带她的,所以不是真心想抱回来的,最好不要,否则自找苦吃。”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她又加了句,见他浑身散发出强烈的怒气,但却没说什么,继续往外走,木洁就笑得开心,搞定了。

     “怎么笑得那么贼?又拿儿子来玩?”无奈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瞬间被抱住,木洁自然的靠进温暖的怀中。

     “我只是不想他那么孤单,咱们走了以后,他就真的只是一个人了,我不忍心。”对着丈夫,她才说出实话。

     “恩,你觉得好就成

     “撤,有你,有杰儿,我觉得很幸福,你呢?”抬起眼望着身后的男人,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迹,却无损他的英气和王者风范,只是让他更加的内敛。

     “有你孤就觉得幸福了,至于杰儿,孤永远忘不了他同孤争夺你的那段日子,所以,以后只要有你就行了。”低头望着怀中的女子,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什么,只让她更加成熟妩媚,更加令他爱恋至深。

     低头吻住那袖唇,虽然他从来不把那个该死造物神放在眼中,但是,现在他要感谢他,感谢他将这个女人带到他身边,即便再也不回神界,即便再也不做战神,他也愿意,只要能生生世世同她相恋,他不介意再次坠入轮回,从此神界再不会有战神了,他只要她……

     神界:

     “历史已经改变了,主,我赢了?”

     “卡鲁尔,别忘记还有一个条件没有达成。”

     “那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最难搞定的两个都已经下去了,其他人不成问题。”

     “你有没有想过,从此神界将不再有神,即便那样你还执着的留下么?”